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63 甩不掉的黑锅!
    皇帝项燕然坐在大殿宴席的上首,淡然的脸庞,终于再次露出错愕之色。目光如炬,洞察天下的眼眸,尽是不解之色。

    上一次他如此错愕,还是殿试的时候。

    小昏侯献了一篇《禁私铸铜币策》,请求禁止诸侯门阀铸币。连昏侯府废铜山和郡主的铜山也一起封。

    忠心耿耿到自己捅自己一刀的份上,这份赤胆忠诚和无所畏惧的勇气,远在董贤良、主父焰和晁方正之上。

    他这皇帝,也不好意思不给小昏侯一个岁举殿试优甲。

    没想,这才几天功夫,小昏侯又一拍胸脯要拿十万两银子来资助李自然炼仙丹,献给皇帝和太后。

    这是对皇帝、太后的忠心,简直到了掏心掏肺掏心肝的程度啊!

    小昏侯这是图个啥啊?

    项燕然对李自然老神仙在众人面前吹嘘自己能炼长生仙丹的话,很是将信将疑,并未放在心上。

    这世间吹牛者众。

    像什么力举千斤大力士,胸口碎石刀枪不入,种谷子可得金。

    听听笑笑也就是了,不必当真。

    李自然老神仙是大楚皇朝境内,数万计道士的头领级人物,游遍四海,名望极大,也的确做了一些祈雨求福,救济百姓的事情。

    大体来说,这位老神仙并未打着神仙的幌子,招摇作恶。

    况且,李自然也没找他这皇帝要银子,也没来找太后要银子,只是在这酒席间醉酒吹吹牛皮,算不得什么大错。

    他当然不会施以惩戒。

    要是“李老神仙”敢打着幌子,找他这皇帝求财炼丹,早就被拖出去斩了喂鱼。

    可是,小昏侯这人也不傻啊!

    怎么就凭李自然的一句话,就信了呢?还主动热切的为老神仙献上十万两银子。

    看小昏侯这副急切献银的摸样,谁要是劝住他,怕是要干一架。

    项燕然很恼火的发现,他真心弄不明白小昏侯的脑子在想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拍一下他和太后的马屁,就舍得出十万两银子?

    居然有他看不懂的人。

    但是,小昏侯上门女婿没银子,这是铁定的。否则他也不至于欠了平王十万两还不上,沦落到当上门赘婿。

    项燕然坐在座上,也不说话,淡淡的喝着小酒看这场戏。

    哼!

    朕,倒要看看。

    究竟是你这小昏侯,拿不出十万两银子来炼仙丹,犯下欺君之罪!

    还是这位自诩能炼不老仙丹的李自然老神仙,牛皮吹破了天,却根本不敢接下这十万两银子的炼丹钱!

    一个大言不惭的金陵大纨绔,一个爱吹牛的“老神仙”,今天总有一个要倒霉!

    ...

    这满殿的王侯公卿,贵妇们,无不震惊错愕的望着小昏侯。

    他们更想不通,小昏侯为何要说这番话。

    孔寒友忍了许久,终于忍无可忍,拍案怒斥道:“哼,小昏侯,勿要在这金銮殿上胡闹!

    满口的胡言乱语,怪力乱神,这世间哪有什么长生仙丹!秦皇之鉴,尚在不远。徐福耗费如此巨资出东海寻灵药,杳无音信,一去不返。秦皇一怒杀了多少方士。可见这长生不老术有多荒唐。

    你欲献仙丹给陛下和太后,拿不出来,这可是欺君之大罪。再敢造次,休怪本御史大夫在早朝上奏你一本。”

    他受不了了。

    这李自然吹嘘自己什么山西祈雨,什么东海寻灵芝。

    沈太后爱听老神棍这满口没边的吹嘘。

    你吹嘘就吹嘘吧!

    他这御史大夫,就当没听见,反正不花钱的吹牛皮,谁都会。只要不费朝廷的钱粮,他懒得去管。

    可小昏侯,居然要献十万两银子,请李老神棍去炼丹。

    这是要浪费多少民脂民膏,用在这虚无缥缈的鬼神之事上,空耗国力。

    皇帝要是被小昏侯给带进了这沟里,沉迷于长生仙丹,疏于朝政,那这大楚皇朝就完了。

    他这御史大夫,身负劝诫皇帝,监察百官之责,岂能坐视不管!

    李自然老神仙正愁着不知怎么接小昏侯的招呢,听到孔寒友这一顿怒叱指责,立刻缓过劲来,长舒了一口气,呵呵一笑,“孔大人,您是三公高官,这高帽子可不能随便给贫道戴啊!

    徐福东渡,这海上风浪何其之大,翻了船也未尝不可。他在淼淼大海上杳无音信,这是一宗迷案,未得证据,不可枉定罪名。

    况且,贫道从未有一句话,索要钱财,炼这长生仙丹。这满朝的王侯公卿,皆可为贫道作证。

    这是小昏侯非要出十万两银子炼丹,可非贫道要他如此做。您老痛骂小昏侯便可,勿要牵连贫道。

    这长生仙丹实在是太难了,贫道去名山大川苦寻灵药,非得折十年寿。贫道委实在不愿去炼。

    小昏侯,孔大人,两位还是饶了贫道。”

    李自然借助孔寒友的叱责,轻飘飘的把自己身上担子,甩了一干二净,保全了自己,责任全丢给小昏侯了。

    “哼!”

    孔寒友冷冷的看了李自然这个老神棍一样,很想痛骂这老家伙一顿,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这老神棍太狡猾,滑不溜秋,不承认自己招摇撞骗,抓不到把柄。

    要是继续痛骂这老神棍,又没铁证如山,沈太后定然更加厌恶自己,得不偿失。

    至于小昏侯...他岳父平王李荣就在座,看在太尉的份上,他也不好骂的太狠。

    算了。

    只要小昏侯自己识趣,不再提这事,就此揭过。

    ...

    但小昏侯是这么识趣的人吗?

    显然不是啊。

    楚天秀很郁闷的说道:“李老神仙,您老别被孔大人这一句话,就吓得打退堂鼓啊!

    这天下又没别的道士会炼仙丹了,我就指望着您来炼这仙丹,您要是不炼出来。我拿什么献给太后和皇上?要不,您介绍个会炼仙丹的道士给我!”

    “你...”

    孔寒友难以置信,这小昏侯这么作死。

    他已经刀下留情了,非要往刀上撞?小昏侯觉得,他这把刀不够利,非要亲自试一试。

    李自然正松了一口气,顿时呆呆的望着小昏侯。

    他当然也不能介绍别的什么炼仙丹道士给小昏侯,这不是说天下还有比他更高明的神仙吗!

    小昏侯!

    贫道真不会炼仙丹啊!

    我只是吹嘘,您怎么就信了?

    难道非要逼着他,在这皇宫大宴上承认自己不会炼仙丹?他一世英名,岂不毁之一旦。

    ...

    “别吹了,你没有银子!”

    终于,殿内有一个声音飞快的喊了一句,戳穿了小昏侯的老底。

    殿内众王侯公卿们不由四下张望,却不见是谁喊的。

    这喊话的,显然怕得罪小昏侯,捏着嗓子喊的。

    也不知是太子项天歌,还是沈府沈万宝,藏头露尾的掐着嗓子尖声喊了那么一嗓子...他们两个挨的有点近,听不出是谁。(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