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58 拜见皇后姨母
    李虞和楚天秀坐在沈太后身边,陪着老太太聊了一会儿。

    随着进宫请安的贵妇们,在金銮殿内越来越多。两人也不好一直坐在沈太后旁边独宠,便欲起身离座,去别的地方转转。

    “虞儿、天秀,也别光陪我这老太太。去向你皇姨母请个安吧,你也好些年没见她了吧。这亲戚啊,要多走动走动,才显得亲近。”

    沈太后点头慈祥的笑道。

    “是!”

    李虞、楚天秀立刻躬身告退。

    得了便宜的老昏侯楚庸也见好就收,趁机告退,带着楚天秀、李虞,去见崔皇后。

    此番进宫参加皇宫大宴,有三位是楚天秀必须去请安的。

    沈太后沈莲,皇帝项燕然,然后就是崔柔皇后这位姨母。

    皇后崔柔,和昏侯府夫人崔彤是同胞姐妹,都出于金陵十大门阀之一的崔氏门阀,九卿郎中令,大儒崔浩然之女。

    楚天秀定是要去给崔皇后请安。

    至于其她贵妃,没什么亲缘关系,则是可有可无,不是必需去请安。

    他娘和崔皇后是同胞姐妹,关系亲近,相处起来也更融洽。

    而他这个侄子,从小到大,几年也未必见崔皇后一次,哪有多少亲近。见面也热络不起来。

    楚天秀轻叹,“唉,娘跟皇后娘娘虽是亲姐妹,咱家也算是沾了皇亲国戚的边,可是皇后甚少照拂我们昏侯府!”

    论起来,他和项凌公主、太子项天歌,还是表妹表弟。

    可惜...没啥用,项凌公主态度古怪,太子恨不得拿剑砍他。

    “崔皇后和你娘虽是亲姐妹,看着好像很亲。但皇后也要先顾了皇室,再顾崔府那一头,实际上隔我们昏侯府太远,自然是照拂不上。”

    老昏侯摇头。

    皇后这位置,可不比沈太后一般可以独尊天下。

    皇后上要尊太后和皇帝,下有贵妃、嫔妃争宠,朝廷百官盯着,哪敢有疏忽之处。

    哪怕崔皇后有金陵十大门阀之一的崔氏门阀为后盾,也依然谨言慎行,小心打理后宫,不敢丝毫懈怠。

    这皇宫大内,以崔柔皇后、杨妍贵妃,最为得皇帝宠。

    一个贤惠秀丽,一个貌美。一个是郎中令大儒崔浩然的女儿,一个是大司农杨褚的女儿。

    这位得宠的杨妍贵妃,出身金陵十大门阀之一的杨氏门阀,家世丝毫不弱,眼巴巴的望着这皇后之位。

    身为皇后,自然要谨慎小心,不能被抓了把柄。

    至于沈太后,有一位皇帝儿子,自然是高枕无忧了。

    太后就算摆明了照拂谁,若执意要做什么。皇帝孝顺,也只能顺着她。

    外戚沈府白手起家,却得势,短短数十年成为江南丝绸第一豪商。

    所有大臣们都知道沈府靠的是沈太后,捞银子捞到手软。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心的托着。

    皇宫里的门门道道,极为复杂。

    皇亲国戚之间,地位相差悬殊。

    “对了,爹,娘今日怎么没来?她来了,也能和皇姨叙叙旧。”

    楚天秀疑惑。

    “这种场合,你娘来了尴尬。爹和你娘走一起,那不就露馅了吗!这白得的几千两银子,定然是拿不到手。”

    楚庸一笑。

    “也对啊,娘不能来!”

    楚天秀顿时明白过来。

    老昏侯根本不要脸,自可以穿乞丐补丁衣,到沈太后面前装穷哭一场。先声夺人,把欠下的债都安在“养儿子”头上。

    一招就把各处潜伏着的明枪暗箭,给全都挡下。

    但娘乃是儒学传家的崔氏门阀出身,面子薄,当着如此多王侯三公贵妇的面,可装不了穷。她定是要盛装出席,把昏侯府的面子撑起来。

    两人这截然不同的装扮,走一起太不搭,的确不合适,娘干脆不来了。

    “爹,反正你都一身乞丐服装穷了,干脆一装到底,到皇后那里再蒙点银子回来。”

    楚天秀怂恿道。

    “行啊!”

    楚庸目光一亮,觉得儿子这话有道理啊。

    他最初这身打扮只想在沈太后面前装穷,免得国舅爷告他的状,也没想蒙银子。

    但沈太后居然赏赐了银子,白捡了几千两银子回来。

    李虞听了父子俩这一副理所当然,在皇宫里坑蒙混钱的对话,都羞愧的掩面。

    这公公到太后、皇后跟前蒙银子,简直是...荒唐。

    但你说,沈太后这么精明的人,皇宫里数十年那么多大风大浪,她能熬到最后胜出,还能看不出来老昏侯这点装穷的把戏?

    沈太后怕是早看出来了。

    谁家有钱谁家没钱,沈太后心里不门清?宫里养了那么多禁卫军,能查不到?

    但沈太后装糊涂,护着昏侯府。

    亲自从慈宁宫送了一千两银子给老昏侯不说,又从沈万宝那里弄了几千两银子的玉扳指给老昏侯。

    这满殿的王侯贵妇人,稍微有脑子的,谁人看不出,沈太后这是在偏袒昏侯府?

    看出来,可是谁又敢说什么。

    这国舅爷父子俩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被憋在肚子里,吭都不敢吭,正在金銮殿的角落里哭着呢。

    唉,这事情没法说了。

    好在,夫君楚天秀根本不屑于装穷,他只恨自己这一身不够光鲜亮丽,恨不能成为暗夜里的一弯皓月,在皇宫里不够亮眼。

    这让李虞多少欣慰一些。

    她这平王之女,丹阳郡主的面子也薄嫩,装不了穷啊。

    ...

    很快,他们几个来到崔皇后这边。

    崔柔皇后早已经来了金銮殿内的大宴席上,向沈太后请了安,便落座。王侯公卿贵妇们的觐见了太后,便来她这里觐见一番,随后各自回座。

    而一向盛气凌人的项凌公主,和霸道跋扈的太子项天歌,都在皇后旁边老实的坐着。

    当然了,还有驸马谢安然也在附近,一副温文尔雅的翩翩文士,看到楚天秀等人过来,温和的淡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若说楚天秀这俊俏在金陵城是出类拔萃,这谢氏门阀谢胡雍主相的长孙,谢安然显然也是一位大帅哥,非一般人可比。

    “天秀,向皇姨母请安!”

    楚天秀老老实实向崔柔皇后请安。

    崔柔皇后相貌端庄秀丽,虽是一身皇后凤冠宝钗,凤披盛装,但并未穿戴太多贵重饰物,也算是颇为朴素节俭了。

    “昏侯、侄儿来了。”

    崔柔看到老昏侯和小昏侯来了,不由笑道:“天秀侄儿,多年不见了,这是长的越发俊俏,妹妹能生你这个好儿子真是福气。虞儿得此佳婿,也是好福气啊!”

    “谢娘娘夸赞。”

    李虞甜甜的笑道。

    崔柔皇后看老昏侯这一身乞丐补丁,知道这老昏侯又在折腾了。

    这昏侯府,就没有不折腾的时候。

    老的小的,一代一代,不停的折腾。

    她叹了一口气,“昏侯,虽然节俭是美德,但这补丁如此之多,身为侯爵穿着终究不太体面。

    今日皇宫大宴,皇上看了你这一身打扮,怕是不喜。你还是随宫女,去偏殿换一身新的侯爵冕服吧。

    此外,宫里有些多余的绫罗绸缎,都是沈府最近新送入宫里来的,送几百匹上好的绸子,去昏侯府吧。勿要再失了体面!”

    旁边的宫女立刻领命。

    “多谢娘娘厚赐!”

    楚庸面带喜色,连连道谢,跟着宫女去换一身新侯爵冕服。(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