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56 哭穷
    项天歌太子狼狈而去,项凌公主等人也先告辞离开。

    李虞满怀心事,楚天秀一头雾水,带着狄儿、祖儿,不疾不徐的往金銮殿大宴方向而去。

    很快,后面又来了一拨公卿大臣。

    众人中间的赫然是皇家外戚,金陵第一豪商沈氏父子,两人都是一身粗布衣、布鞋,宛若农家父子的打扮。

    要不是沈氏父子太有名气,守宫门的禁卫军认得,他们俩恐怕连宫门都进不来。

    走在宫道上的王侯、公卿们,看到沈氏父子这一身粗布衣的平民打扮,都是大为吃惊,无不动容。

    这正月初一皇宫盛宴,王侯公卿们都是衣冠鲜亮,穿金戴银,华贵无比。没人愿意自己有丝毫的丢脸。

    沈太后的弟弟沈大富和侄儿沈万宝,却是穿的如此的落魄,这...这是怎样震惊的事情?

    “沈兄,何以至此?”

    “沈府这是怎么了?一套华服都买不起了?”

    一些大臣们纷纷惊问。

    “唉,我沈家落魄了,穷啊!”

    沈大富苦着脸,唉声叹气。

    至于被谁坑,众大臣们问,他也不说。

    卖个关子,才好让众王侯公卿们,好奇心。等下见了沈太后,他再狠狠的哭诉一番,引起众公卿们对昏侯府的强烈讨伐。

    “国舅爷,沈老弟,你们怎么了?”

    楚天秀看见沈大富和沈万宝这副摸样,也是惊诧。

    前段时间他们沈氏父子两个都是出手无比的阔绰,一万两银子造纸作坊,眼都不眨一下啊!

    这才几天呢,父子两人就变成平民布衣,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唉,我沈家如今是太穷了,真是一言难尽啊!”

    沈万宝苦着脸。

    眼皮底下却是难掩的得意。

    他还等着,老爹在太后面前告昏侯府一状,扬眉吐气一番。

    ...

    很快,李虞和楚天秀夫妻、沈氏父子等一群人,抵达了金銮殿。

    正月初一的皇宫大宴,在宽宏巨大的金銮殿内举办。只是离正午还早,人还尚未到齐,没这么早开宴。

    沈太后却是已经到了。

    凤冠白发,慈眉祥目的七十余岁老太太,坐在盛宴的首席上,正受着公主、郡主、众朝廷贵妇们的拜礼,被她们众人围着,聊着天。

    沈家父子匆匆挤到人群的前面,正要拜见沈太后。

    忽然,人群中传来哭诉声,他们两个都是懵了一下。

    只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浑身补丁破麻布,神容憔悴的老乞丐,正拜在沈太后的跟前,嚎啕大哭。

    这哭的是悲从中来,惨不忍睹,令人闻之落泪,黯然神伤。

    周围一群公主、郡主、贵妇们,都手里拿着娟帕,抹着眼泪,显然是被这乞丐的悲惨哭声,给感动的哭了。

    “乞丐也能进皇宫?”

    沈大富大吃了一惊,仔细定睛一看,却是老昏侯楚庸。

    他顿时极度警觉起来。

    这老昏侯楚庸,穿着乞丐服,跪在沈太后跟前,在干什么?

    “太后,我昏侯府过的好苦啊!这一身衣裳,是洗了又洗,穿了又穿,补了又补。我已经两天没吃饭,早上喝了一碗粥垫肚子,赶来见太后。”

    老昏侯匍匐在地,哭的嗓音沙哑。

    “老昏侯,何至于此?”

    沈太后眼眶微红,长叹道:“哀家还记得老老昏侯的时候,昏侯府是何等风光。那时节,金陵城的女子,哪家不想嫁入昏侯府。这才多少年的光景...便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回想起当年,她记忆犹新。

    那个时节,她还是一名年轻懵懂的平民小宫女。对昏侯府的风光传闻,那是羡慕又神往。

    她曾经跟着主子出宫,去参加昏侯府轰动一时的大婚。

    跟着主子坐在前面,她只看了老老昏侯一眼,那风流倜傥,冠绝金陵的绝代之姿,简直惊为天人。

    那一眼,她仿佛天旋地转,如梦如幻....此生再也未曾忘记,那绝代风华的容颜。

    满朝公主、郡主,金陵十大门阀,谁家女子不梦想着嫁入昏侯府?!

    次一等家世的官宦之家,根本不敢去多想。因为自家门槛太低,高攀不上昏侯府。

    后来她被老皇帝醉酒临幸,诞下了皇子项燕然....便卷入了宫廷内斗,再也无暇它顾。

    她谨小慎微,带着年幼的小皇子,熬过宫廷内一场又一场宫斗和大乱,走马换灯一般,熬死了一个又一个皇后和太子,终于熬到了项燕然登基当上皇帝。

    大楚纷乱了数朝的国政,也终于稳定下来。

    前段时间,平王府入宫状告昏侯府,说老昏侯欠了十万两银子没还。

    平王李荣那可是皇帝的结义兄弟,战场上出生入死,用李家上百口人命把皇帝从匈奴重围之下救回来的,皇帝如何能忍。

    皇帝一怒,想夺了昏侯府的封爵。

    她好说歹说,终于劝了皇帝平息怒气,让小昏侯入赘平王府,抵了这笔巨债。

    却不曾想,昏侯府还是落魄到这等田地。

    “你借的那些银子呢?”

    沈太后疑惑道。

    “太后,您也知道!太祖皇帝赐了我楚家昏侯爵位,历代昏侯都谨遵太祖皇帝圣命。”

    “小昏侯是他爷爷,老老昏侯亲手带大的。

    老老昏侯总是夸孙子,说他天赋异禀,是我昏侯家历代以来最出色的一位昏侯,一定要好好培养。

    小昏侯自幼娇生惯养,受不得一点委屈。

    宰一头羊,他只吃一口羊心尖肉,其余都吐掉。一亩地里的菜,他只吃每棵菜的最嫩一片菜心叶,其余皆不要。昏侯府的开销,几乎全都花在他身上。”

    “我这当爹的,苦啊!”

    “可是,为了孩子,我宁肯自己苦些,也不能让孩子受到半点苦。就算我这侯爷穿补丁,上街讨饭,到处苦求借钱,欠下一辈子也换不完的巨债,也不能委屈了小昏侯!

    小昏侯在家的时候,府里是顿顿盛宴。自他去了平王府,我昏侯府每日都是稀粥凉水,省吃俭用,薄度余生,节俭下每一文铜板用来还债。”

    老昏侯楚庸匍匐在沈太后脚下,仰着面,两行老泪纵横沧桑的脸庞。

    众贵妇们都是闻之伤心流泪,老昏侯太伟大了!这是一个好父亲,勇于承担责任的伟大父爱。

    楚天秀听到熟悉的哭诉声,不由垫着脚在人群的最外围,好奇的往里面张望。

    许多公主、郡主、贵妇们发现小昏侯也来了,她们不由纷纷回头朝楚天秀看来。

    瞧瞧,小昏侯这一身华衣冕服、玉带、玉佩,少数好几千两吧。

    看他面色红润,唇红齿白,如温玉,一副翩翩王侯绝代公子的摸样,养的多好啊!没有大把的银子,能养的这般滋润。

    再瞧瞧,老昏侯这满身补丁的乞丐摸样,也就几个铜板的衣裳。面容苍白,神色憔悴,好像饿的快昏过去了,连粥都喝不起了。

    这昏侯府落败,定然是钱全都砸在小昏侯身上。

    老昏侯之言,真是说得半点不虚啊!

    她们终于知道,老昏侯的父爱,是何等的深沉。小昏侯是享受了这世间最伟大的父爱。

    甚至,连李虞都忍不住回眸望了楚天秀一眼,夫君养的这般滋润,原来大部分功劳都在老昏侯身上。

    楚天秀惊呆了,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脸长的好,也能怪我自己?

    老爹,你几天没吃饭饿成这副摸样,有你这么坑儿子的吗?

    昏侯府历经数代才衰败,你们几代昏侯花的银子,跟小昏侯也差不多吧。怎么这口大黑锅,全我一个人背了?

    沈大富和沈万宝,父子俩人都听懵了。

    看看老昏侯这一身补丁乞丐衣和悲惨摸样。

    他们再看看自己们身上的一套崭新的布衣...瞬间感觉,沈府的小日子,别提过的有多好了,远不到昏侯府山穷水尽的地步啊!(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