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53 已亥年末,庚子年初!
    除夕夜。

    皇宫,金銮殿。

    大殿上空荡荡的,只有皇帝项燕然,太尉李荣,以及蔡和大太监等寥寥数人,气氛肃穆。

    宝座台上,放置着一卷巨大的《天下堪舆图》,要比郡主李虞书房那份更为精准而详细数倍。

    太尉李荣禀报:“陛下。自小寒以来,北疆诸军镇频频来报。塞外匈奴缺粮,屡屡进犯扣边,洗劫商旅和边民,多达一百余次,劫掠边民数千之众。”

    项燕然沉默,忽然问道:“平王,山丹军马场那边的战马,有多少?”

    “山丹军马场,已育战马十万匹。骑兵十万,步卒三十万,随时可征战!”

    李荣沉声道。

    项燕然目中炽烈。

    他起身,眺望着北方。

    十余年前。

    那年大雪,匈奴请求大楚和亲,通商。

    但,自太祖项羽立朝以来,大楚对匈奴奉行“不合亲,不割地,不纳贡!”

    不服就干!

    早就和匈奴打过不知多少仗,打的匈奴望风而逃。

    只是太祖逝世之后,大楚频频生出内乱,皇帝几年一换,以至于无暇顾及匈奴,令匈奴逐渐坐大。

    匈奴和亲不果,恼怒之下屡犯边境,劫掠边民,军报频频。

    项燕然三十余岁,正是年青气盛之时,一怒便效仿太祖皇帝霸王项羽,率三十万大军御驾亲征。

    另以李荣为大将军,单独率五万铁骑为策应,北征匈奴。

    大楚军一路横扫大草原,打的匈奴部落节节败退往草原深处。

    可惜。

    大楚军不熟悉草原地形,未占地利之便,他因前番多次小胜而御驾冒进,被匈奴以败退诱敌之计,数十万的重兵围在草原深处。

    李荣率军为策应,接到紧急军情,亲率以李氏子弟为核心的五万骑兵,杀入匈奴重围之中,护驾突围。

    此役,李荣三子为护圣驾突围,齐齐阵亡。

    李荣中十余箭矢,几近垂死。大楚军虽斩杀匈奴过万,但自身也损伤数万,士气丧失,只能退回大楚境内。

    所幸的是,平王李荣回大楚后养伤数年,终于康复过来。只是伤在腹部,伤及了精气,再无后裔。

    剿灭匈奴之战,功亏一篑。

    此后十余年,大楚皇朝再未兴兵,休养生息,再不轻言战事。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朕十余岁登基,父皇盼我有朝一日,能登燕然山,刻石记功,故名我为‘燕然’。

    朕一日也不敢忘怀,父皇临终的嘱托。有朝一日‘燕然勒功’,朕纵身死北疆,也能含笑九泉,对得起项家的列祖列宗了!”

    项燕然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李荣。

    他心中有一团汹汹的火。

    希望能再次出征,亲手横扫匈奴王庭,将匈奴王斩于燕然山下。

    若是太尉李荣觉得时机成熟,可以一战的话,他有再战匈奴的冲动。

    “我大楚备战多年,固然随时可战。只是...时机,还不成熟。臣已让宋镶老将军,去一趟西北,巡视边镇加强防备,抵御匈奴的袭扰。”

    李荣沉默,摇了摇头。

    大楚在上次大战之后,历经十余年的休养生息,虽然已经恢复元气,兵强马壮粮草充足。

    但是实力并未比当年强太多。

    况且,内忧、外患,隔三差五的此起彼伏。

    数十万大军出动,人吃马嚼,损耗太大了。

    此时出征,一切顺利倒也罢了。

    但若是战况焦作不利的话。稍有不慎,四处燃火,四面楚歌,便是满盘皆输,大楚动荡。

    项燕然沉默。

    对于平王的顾虑,他心中自是了然。而且了解之深刻,非当世任何人所能及。

    李荣觉得时机未到,定然是觉得把握不大,出战的风险太高了。

    也罢!

    朕已经忍了十多年。

    再忍忍吧。

    再花些年,扫除大楚国弊,多屯粮草,为北征匈奴扫除一切障碍。

    “外面好大雪...瑞雪兆丰年。明年粮食该有个好收成吧!多屯些粮食,边镇的士卒也能吃饱些。”

    项燕然望着金銮殿外,忽然笑道:“对了,你那上门女婿,观之如何?朕看他还是有点本事的,才给了他殿试优甲。”

    “小昏侯...还好。就是花钱的毛病,非常人所能及。以小侯爷之身入赘我平王府,他这是受罪了。皇上恩赐,臣是受之有愧啊。”

    李荣苦笑。

    这也是皇上“独断专行”,否则哪个小侯爷愿意入赘王府。

    “朕欠你三个儿子,没法还!只能给你一个赘婿,聊当弥补了。平王府,不能无后!早些生个孙儿,也好继承平王之位。”

    项燕然叹道,“平王,你这段时间辛苦了。先回去吧,弟妹还在等你回去!明儿正月初一,皇宫大宴群臣,还要早点来呢。”

    “是!皇上也早点歇息!”

    李荣躬身告退。

    ...

    金銮殿内,再次安静下来。

    项燕然在宝座上,翻看了北疆的诸多奏章。

    有些心烦意乱。

    这大楚虽有“盛世”之相,但是隐患也是极多,千头万绪,从何处开始解决呢?

    今年的岁举。

    他便不满意。

    年年岁举,皆是金陵十大门阀的子弟占了小半,官宦子弟占了小半。可是看看这些门阀士子的才能,都是平平之辈,勉强守成,无一惊艳之才。

    反而是董贤良、主父焰、晁方正这几个“优等”平民儒生,有些不错的头脑和主张。

    至于“优甲”小昏侯楚天秀,他也不是金陵门阀,历代昏侯从来不混官场....但前朝楚氏虽衰,底蕴犹在啊。

    当务之急,是得天下才,为己用。

    可是岁举,年年撒网,却捞不着几条可堪一用的大鱼。滥竽充数的反而极多。

    项燕然忽然想起来,董贤良写的策问答卷《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策》。

    他看了很多遍。

    早已经默记于心。

    项燕然沉思许久,这董贤良还是挺有几分才能。

    此等人才,若是能多出一些,何愁大楚不兴。

    “春节元宵之后,百官上朝,当推行新政!让群臣上策,投石问路。”

    他心中暗想着。

    “皇上!”

    蔡和大太监看皇帝一直在沉思,也不知还要多久,小心翼翼道:“今儿除夕...太后,崔皇后,杨贵妃,众嫔妃们,正在后宫等您吃年夜饭呢...太后那边催了好几回了!”

    “哦!”

    项燕然惊醒过来,站起身来。

    出了金銮殿。

    却听,金陵皇城内外,到处是“噼里啪啦”的爆竹响。皇宫里也能听到外面的热闹。

    过了守岁。

    到了新年了。

    “已亥年,过去了!”

    项燕然站在金銮殿大门外,望着远方的天色,淡淡忧色道:“庚子年,多灾多难...愿天佑朕吧!”(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