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43 鸿门宴
    楚天秀和祖儿同乘一匹骏马。

    已亥岁举,殿试的一百多名举子们,纵马在金陵城内飞奔。

    从金陵皇宫司马门出发,沿着御道主街,招摇过市途径遍地是画舫的秦淮河畔。

    引得诸多画舫内,老鸨和小姐姐们无不凤眸闪亮,莺莺燕燕叽叽喳喳,挥着娟帕,翘首以盼。

    穿过王侯们聚居的王侯巷、金陵十大门阀聚居的乌衣巷。

    举子们最后一路来到城内繁花似锦的长乐街。

    金陵府的一些衙役们正在街头巡逻,看到金陵城内有人纵马,顿时大怒。

    但是衙役头子一看到小昏侯冲在最前面,顿时惊得脸色一变,立刻靠街边站,硬是没衙役敢冲上前去阻拦。

    热闹的长乐街,商旅游人如织,当然是必须来的地方,他们要在鸿门客栈设宴,庆贺放榜。

    鸿门客栈正在长乐街最中心地段,这里人多热闹。

    而金陵第一大豪沈府,也就在鸿门客栈的街对面,两家门对门。

    大楚皇朝的习俗,衣锦不还乡,殿试之后不入鸿门客栈,那相当于白考一趟。

    没办法,谁让鸿门客栈有名呢!

    殿试之后,众同岁举子们必定聚集在鸿门客栈,摆上一场盛大的宴席,大肆庆贺,加深一下感情,日后也好引为朋党。

    这已经成了历年的惯例。

    儒生们也喜欢往这家客栈里钻,结交各大门阀士子和官宦子弟。

    楚天秀瞥见鸿门客栈,立刻吩咐祖儿勒马停下。

    众举子们抵达鸿门客栈,也纷纷下马。

    此时,鸿门客栈的一楼大厅,早已经空了出来,为迎接众举子们前来聚宴做好了准备。

    项大掌柜带着一众店小二们,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迎接士子们的到来。

    楚天秀一想到当初项大掌柜的挤兑,两文铜钱一杯寒酒,心中便没好气。

    “本小侯爷得了殿试头名,今日宴席,我请客。”

    楚天秀朝众举子们说道,看了一眼项大掌柜,摸了摸身上,朝祖儿道:“祖儿,你有铜钱么?”

    “没...最后那两枚铜钱,上次被姑爷换酒喝了。”

    祖儿苦着脸,摇头。

    她可没钱...郡主不让她身上带银子出来,免得姑爷挥金如土的纨绔症又犯了。

    可是她没想到,姑爷身上一文铜钱都没带,居然也一样挥金如土。

    “哎呀,瞧我这记性,本小侯爷今儿又忘了带钱。项大掌柜,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每人来一杯寒酒吧,几百个铜板,本小侯爷还是有办法的!”

    楚天秀顿时惊诧道。

    “这...小侯爷,您就别再取笑小人了。诸位马上都成官老爷,小人如何能怠慢。”

    项大掌柜憋红了脸。

    他刚刚得了消息,小昏侯得了殿试头名。

    这肯定是要被皇上授予县令,指不定过几年就成郡守,然后进入朝堂,位列三公九卿。

    他倒也不怕没权势的昏侯府,小昏侯虽然纨绔也不管不到鸿门客栈头上,就怕小昏侯成了朝廷大官,这可不能轻易得罪。

    但这上百名举子的这顿丰盛宴席,山珍海味不乏其数,再加上各色美酒,那可是一笔惊人的大数目,胡吃海喝,少说花出一千两银子来。

    他也不能让小昏赊账啊!

    小昏侯是那种会还钱的人吗!

    项大掌柜正为难之际。

    却见一名满身绫罗锦衣的华服纨绔子弟,腰间玉带,从客栈二楼下来,大笑道:“哎呦,小侯爷来了,小弟听说大哥中了殿试优甲,在此恭候多时。你就别为难人家项大掌柜了。今日这酒宴,小弟我请了。”

    楚天秀一看。

    金陵第一大土豪沈大富的大儿子,金陵四大纨绔第三的沈万宝。

    “小昏侯”跟谢安然、沈万宝、项天歌,这金陵四大纨绔,经常一起“玩耍”。

    彼此简直比亲兄弟还熟悉,脑中的自然是记忆深刻。

    这倒不是说金陵四大纨绔之间关系好,都是金陵一霸,瞧别人不顺眼,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但物以类聚,臭味相投,也坏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纨绔之间最爱攀比,比谁更厉害。

    这当然要经常一起玩耍,才有意思,否则自己这么纨绔厉害,给谁看啊!

    “本小侯爷今日请客,万宝老弟付账,诸位进客栈随意吃喝!”

    楚天秀知道沈万宝钱多的发慌,也不客气,朝众举子们道。

    他下了马,和众举子们步入鸿门客栈的大厅内。

    众举子们欢笑,纷纷三五成群,各自落座。

    甚至连外面一些儒生,也跟着进来沾光。

    客栈小二们立刻端上早就准备好的菜肴和酒水。

    楚天秀和沈万宝熟归熟,知道一顿宴席的银子对沈府大公子来说,也是一点点小意思。

    但是沈万宝这样“无事献殷勤”,主动买单,怕是有事吧!

    楚天秀瞥了沈万宝一眼,笑问道:“沈国舅近日可好?...听说国舅爷从昏侯府回去,吐白沫,昏厥了好久。这身子不行,要早点看大夫啊!”

    沈万宝想到老爹被小昏侯坑了十万两银子,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

    不过,他今天在此等小昏侯,却是另外一件事情,道:“我爹身子骨硬朗着呢,天天被我气,这点气还死不了。

    小弟其实是有桩事情,找小侯爷商议。

    你看,大楚最大的两家造纸作坊,便属于我们沈氏、楚氏。

    咱们两家不如合并了造纸作坊,小弟我再投个一万银子扩大作坊,联手把整个造纸业拿下,上下通吃,不让别家再挤进来分一杯羹!”

    楚天秀顿时一笑。

    自己一家就能独吞,干嘛要分你沈府一口汤?

    这金陵第一大土豪沈府称霸了江南的绸缎,妥妥的天下第一富商,居然还想从他碗里抢一口食。

    楚天秀立刻摇头:“别的事都好商量,但造纸的事情就别提了。郡主把造纸作坊收去了,我也插不上手...我那造纸作坊挣了那么多银子,她居然一两都没给我留下。”

    “呃...丹阳郡主?”

    沈万宝顿时傻眼了。

    丹阳郡主李虞的威名,在大楚那可是赫赫有名,比项凌公主还难应付。小昏侯的造纸作坊在郡主手里,这可如何是好!

    不远处,一桌的十几名举子,谢灵云等众士子,彼此碎碎低语,带着兴奋的目光不时飘向小昏侯,似乎在商量什么。

    贾生能做的!

    他们凭什么不能做?(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