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40 放榜
    楚天秀知道自己不小心开了一个地图炮之后,也不敢出去瞎逛。

    这几天一直缩在平王府,整日忙碌着督造暖室和冰窖,掩盖自己的心虚。

    他每日都让祖儿去打听消息。

    但是除了打听到皇帝烧掉了竹简外,没有听到任何风吹草动。

    楚天秀心中不由活络起来。

    皇上当场烧了竹简,也不知他是赞同,还是不许。但是,肯定不想让其他人提前看到这份对策,引来麻烦。

    殿试上,总共就皇上、蔡和太监、自己,三个知道此事。

    一旦外面谣言四起,众王侯权贵群起攻击,皇帝很容易就会想出来,是谁泄露消息出去的。

    蔡和太监不会傻到到处乱说。

    这么说来,这事目前完全被皇上给压住了。

    根本没人知道他写了那道《禁私铸铜币策》。当然也不会有皇亲国戚暴怒,派人来杀自己。

    哈,自己眼下还是挺安全的。

    虚惊一场!

    看来小寒之日,朝廷放榜大喜日子,自己紧绷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出去好好放松一下了,纵马快意金陵城!

    ...

    一晃数日,小寒。

    到了殿试放榜的日子。

    清晨,金陵皇宫最外的司马门,早早的聚集了从各地赶来,数以千计的金陵城的门阀官宦士子、儒生。

    宫殿外面闹哄哄一片,马匹践踏,将宫外的皑皑雪地踩得凌乱。

    参加殿试的虽仅仅只有寥寥百余名举子,但这些人大多都是朝廷未来的官吏,前途不可限量。

    很多金陵门阀同族的子弟,一起相邀前来看榜,准备为他们庆贺。

    甚至还有一些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乘坐着轿子、马车,远远的眺望着,想要在这放榜的大日子,择一位才学上佳,相貌端正的榜上良婿。

    “董兄,今日放榜,你一如既往的淡定,显然是胸有成竹啊!这优等的名额,定有你的位置。”

    贾玉道贺。

    “呵呵,哪里!我只是习惯淡定而已。你没看晁师弟意气风发,那才叫十拿九稳,箭不虚发!”

    董贤良一指不远处被众士子恭维着,谈笑风生的晁方正,笑道。

    他们等一大群举子们,早就聚集在这里等候,彼此谈笑着,兴奋中带点焦虑。

    在今年的岁举举子,名气最大的也就董贤良、晁方正、主父焰、贾玉、公孙鸿等少数五六人。

    不过“优等”名额,通常每年只有三到四人。

    没有揭榜之前,谁也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自己的殿试对策是否被皇帝看中,评为优等。

    唯有主父焰一袭寒衣,冷清又高傲,也不与人交谈,独自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宫殿大门前。

    他从来不怀疑,自己一旦殿试,能中优等。

    他不仅要优等,还要当优等的第一人,让天下人知晓他主父焰的实力。

    至于众儒生们,大多没资格被举荐,心中虽酸,却也想趁机巴结一番这些曾经在同一座私塾求学的士子同窗。

    说不定日后还有被同窗士子们,提携为幕僚、门客的机会。

    虽当不上官,当成为官宦的幕僚,那地位也是远高于普通百姓的存在。

    贾老先生来的很早,心事重重,在一群儒生们中间,东张西望。

    他这年纪早就没希望举荐,也不图出仕,只想看看平王府的姑爷小昏侯,殿试结果如何。

    “不知小昏侯殿试考的如何,被皇上评为几等?...他会不会得个中等?”

    有些儒生心虚。

    冬至日的那天夜里,他们这些人在鸿门客栈,遇上小昏侯,吵闹之下,跟小昏侯立下一个赌约。

    要是小昏侯能当上官,他们就在金陵城头裸奔。小昏侯要是当不上,他们就去裸奔。

    这个赌约,显然马上就要兑付了。

    “哼,这还用说,皇帝一怒烧了对策,将小昏侯丢出金銮殿外,毫无疑问是连最‘下等’都不愿意给!

    贾某早就说过了,当今皇上圣明,慧眼如炬,小昏侯这金陵四大纨绔之首,断然是无法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混个官位!

    他要是能当官,贾某纵然雪中裸奔,也是在所不辞!”

    贾生负手,神态颇为骄傲道。

    “正是,正是!小昏侯要是能当官,我等一同裸奔!”

    附近的一些儒生们纷纷大笑。

    ...

    小寒的一大早。

    楚天秀带着祖儿,乘坐着他那五匹雪白骏马拉着的尊贵侯爷座驾,在李敢年和一队王府侍卫的护送下,来到金陵皇宫司马门外。

    这五匹豪华座驾一出现,立刻引起众士子、儒生们“侧目”,啧啧议论,羡慕无比。

    这是王侯的座驾,他们这一辈子当官的终极追求。

    可惜,如此尊贵的五乘座驾,偏偏是小昏侯坐在上面,令人心痛。

    董贤良显然不介意小昏侯的名声不大好,看到楚天秀来了,不由一笑,拱手道:

    “小侯爷来了!这几日我等同岁举子在鸿门客栈聚宴,畅谈。可惜小侯爷没来,甚为遗憾。

    今日放榜,乃是我等同岁举子的大喜之日,咱们打算去鸿门客栈,聚宴一番。小侯爷这回一定要赏脸!”

    同岁举子,算是踏上官场的第一份人脉,以后在朝廷相互扶持帮衬,也是惯例。

    所以每逢岁举之后,同岁举子都会一起聚宴,联络感情。

    从古至今,也算是概莫能外。

    楚天秀坐在五匹骏马座驾上,道:“正想和董老弟喝几杯!”

    ...

    众举子和儒生们心焦的等了大半个时辰。

    终于见到一名大太监手捧着一卷金黄色绸缎,带着一群小太监们走出司马门。

    在宫殿大门一侧,张贴一道皇榜。

    “大楚皇朝,已亥年腊八岁举殿试考核,皇榜公布。”

    “优等:优甲楚天秀、优乙董贤良、优丙主父焰、优丁晁方正。优等举子,按惯例授县令。”

    “上等:贾玉、公孙鸿、萧子良、王荀、杨冰...等。共十名。上等举子,朝廷各部为吏。”

    “中等:李敢年、谢灵云...等。共八十名。中等举子,郡县为吏。”

    “下等:...共十名。不予录用,举荐者罚俸半年。”

    祖儿紧紧盯着皇榜。

    郡主说了,姑爷只要中等以上便足够了。

    祖儿一眼看到姑爷居然在最上面,惊喜错愕,摇着楚天秀的手臂,难以置信道:“姑爷,中了。您是优甲...皇上这是不是眼花,写错名字?”

    虽然她很想姑爷高中优等,可是姑爷这整日只想着吃吃喝喝纨绔的性子...实在也不像啊!

    楚天秀看到这榜单,却是瞬间心思透亮。

    皇帝这果然是想明白了,决心要施行《禁私铸铜币策》,只是这时间...不知是什么时候。

    楚天秀拍了她的小脑袋一下,恼道:“姑爷中个优等不行吗!姑爷若是不中,难道还指望他们中不成?”

    这份皇榜一公布,顿时皇宫外面等候多时的举子一片哗然,难以置信。

    “优乙!”

    主父焰愕然。

    他的《大一统策》,居然排在“优等”的第三名。在小昏侯楚天秀和董贤良的后面,仅比晁方正高一位。

    小昏侯和董贤良写的什么,让皇上如此动心?!

    他错愕,望向董贤良,和在王侯座驾上和婢女嬉笑的小昏侯。

    众儒生们更是瞪大了眼睛,直接炸开了锅。

    优等里面,排序是很关键。

    小昏侯楚天秀,居然被排在最前面,排在董贤良、晁方正和主父焰这三位最顶尖的举子前面。

    董贤良、晁方正,乃是三公御史大夫,大儒孔寒友的亲传弟子,在儒生们中间更是赫赫有名,金陵城最顶尖出类拔萃的儒门弟子,青年一代儒生的领袖级人物。

    主父焰出身不好,性格乖僻,虽然很令儒生们讨厌,但这人也确实是鬼才,众所公认。

    连九卿大农令杨褚大人只见过他一面,交谈过一次,便愿意举荐他出仕。可见此人才华何等耀眼。

    可是,小昏侯这位金陵头号纨绔,整天花天酒地,哪来的真才实学啊!

    这个在殿试的时候,皇上气的当场把他丢出去的大纨绔,为什么也能评个优等啊?

    “皇上,您太操劳了...定然是眼花手颤,不慎写了个优甲!否则,断断不会有如此高的评等。”

    “莫非...是平王为女婿求了情面?皇上看在义弟平王的面子上,恩赐了一个优甲?

    皇上开开眼吧,小昏侯已经坏了平王府的风气。不要让小昏侯败坏我大楚的朝廷啊!”

    “皇上要让小昏侯当官,治理一方百姓,为祸一方了,这可如何是好?”

    贾生痛心疾首,众儒生们一片哀嚎遍野,捶胸顿足。(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