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38 暖室冰窟
    楚天秀带着祖儿,乘座驾匆匆回到平王府的虞园。

    一路上,祖儿看姑爷一副神色凝重,欲语还休,她也不敢多问。

    虞园。

    李虞正在庭院皑皑雪地里修炼剑术。

    她一袭雪白紧身劲衣,娇柔婀娜,轮廓凹凸有致,玉手中一柄宝剑寒光四射,恣意挥舞。

    一团寒剑光芒在雪花中飞舞,乍徐还疾,疾风破空,迅捷惊鸿。

    狄儿则在给李虞做陪练。

    楚天秀看到两道绝美的娇影,在雪中飞舞着,一时看呆了。

    “夫君回来了!”

    李虞见到楚天秀回来,瞬间收剑,粉颊微汗,笑道:“虞儿先去换一身衣裳。”

    “嗯,我有事和娘子商议。”

    楚天秀点头,回到书房,来回踱步。

    他苦恼着脸,寻思着该怎么跟李虞解释这事情。

    难道他直接说,娘子,为夫这小侯爷在金銮殿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不小心把你的一座铜山给点没了?

    他这英明神武的俊脸上,颇有些挂不住啊!

    片刻,李虞换了一身雪狐裘衣大披风,来书房找他。

    她一看楚天秀一副忧心忡忡的脸色,便知道殿试肯定出了问题。

    不过,其实关系不大。

    反正楚天秀是小侯爷,平王府又家大业大,她这郡主有封地有一座铜山收入颇丰,也不愁缺什么。

    只要楚天秀不在金陵城内和狐朋狗友来往,不在平王府里游手好闲,空闲的时候去鼓捣他那座造纸作坊,便也算是走上了一条正途。

    至于夫君当官什么的...有它没它,一样过年。

    “夫君,这是你初次殿试经验不足,难免紧张。发挥失常也在情理之中,反正年年有岁举,来年再做打算!”

    李虞立刻笑着劝慰道。

    “娘子...为夫不是发挥失常,是发挥太猛!”

    楚天秀越发苦笑,道:“我殿试的时候,见旁边几位举子的对策都非常不错。

    我寻思着,也不能被他们比下去,一时手痒,便写了一道《禁私铸铜币策》,让皇上把天下铜山都收归朝廷,严禁私人铸铜钱。”

    “《禁止私铸铜币》?夫君...这是捅了马蜂窝,惹了大麻烦啊!”

    李虞听了,面色一变。

    “为夫之前也不知道,娘子也有一座铜山。若是知道,定然不会写这对策。”

    楚天秀无奈道。

    李虞错愕了许久,道:“虞儿这区区一座铜山,算不得什么。

    只是,这天下铜山,朝廷仅占三成。其余六七成在各大诸侯王、皇子、公主的封地,还有公卿、各大门阀世家的手中。

    自太祖开朝分封诸侯以来,便允许各诸侯、门阀在自己的封地上,自采自挖,允许铸造铜币。

    大楚上下,自家封地内有铜山的,少数也有上百家吧,清一色皇亲、国戚和重臣。这《禁私铸铜币令》一旦施行,至少得罪上百家。”

    她都难以想象...这上百家的皇亲国戚们,会是什么态度。

    楚天秀惊呆了,掩面。

    感情自己这是放了一个地图炮,把满朝的权贵都炸了!

    难怪,皇帝看了他的对策,态度那么奇怪,居然也不嘉奖他,反而把他给丢出金銮殿外面去。

    朝廷收回天下铜山,能让国库大为充盈,翻个两倍没问题。但这要让各诸侯、门阀权贵割大肉!

    出此策者,天下诸侯、门阀定然深恨之。

    他们奈何不了皇帝,但肯定会想法子来对付他这个小昏侯啊。

    看来,自己这段时间要老老实实的躲在平王府里,不能出门了。

    听听风声,看看外面是否有风吹草动再说。

    李虞仔细想了想,说道:“不过,夫君也不用太操心。皇上就算知道封禁私铸铜币的好处巨大,也不会仓促施行。朝廷大臣们,必然反对者众。

    如今大楚休养生息十余年,朝廷富庶,钱粮满仓。皇上不会轻易动用,这种招来太多反对的计策。

    除非有朝一日,朝廷缺钱...。”

    楚天秀寻思了好一会儿。

    现在朝廷是不缺钱。

    可是,晁方正上书的《削藩策》,这可是要动用大军的国策。

    皇帝项燕然对削藩,未必不会动心。一旦朝廷打仗,数十万兵马和粮草供应,烧钱如流水,肯定缺钱...自然会想到《禁私铸铜币策》。

    楚天秀很不安,说道:“不知皇帝是什么心思。

    不管了,先挖完再说。

    虞儿,你派人抓紧多挖一些铜出来,最好一年半载挖完。等到皇帝哪天缺钱了,想起这一招,会下旨封铜山,再去挖就来不及了。”

    李虞点头,“好吧!我这座铜矿平日里只有几十名矿工在挖,以免铜矿被迅速挖尽。

    大部分的王侯、门阀家中虽有铜山,都是一点一点缓慢挖,也好让子孙后代,都能享受到荫泽。

    现在正是冬日,丹阳县的农户不耕种,都去上山打柴,挣点零钱。我便让我食邑下的三千户农夫,都去铜山挖矿。”

    “如此甚好!”

    楚天秀点头。

    李虞立刻吩咐狄儿,去一趟丹阳县。

    丹阳县离金陵城不远,也大约一百里,骑马一日可达。雇佣丹阳县封地内的大批农户,前往马鞍山的铜矿挖矿。

    抓紧挖,尽量减少损失。

    ...

    楚天秀干完这些,便在虞园歇着,等着四日之后,小寒的放榜。

    朝廷一旦放榜,大概就能猜出皇帝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他有些心虚。

    自己干了这足以惹得满朝权贵发狂的事情,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出门,会不会被人刺杀?

    算了,干脆在虞园待在,最安全。

    暖炉烧着精炭,温暖如夏的书房,楚天秀躺在一张长躺椅上,吃着冰凉的西瓜,望着虞园庭院里的雪景,也是颇为逍遥。

    祖儿喂完最后一瓣西瓜,有些愁道:“姑爷,这是最后一个了!”这一整个冬天的瓜果,全被姑爷一人给吃光了。

    “这么快没了?王府的暖室不是种了很多瓜果吗。”

    楚天秀错愕。

    他总共也才吃了两三个西瓜啊。

    “王府的暖室并不大,大部分是种蔬菜,只有少量瓜果。西瓜藤只有一条,结了三个,被您吃完了。”

    祖儿摇头道。

    她都还没怎么尝呢,就吃了一小片。

    一个暖房才三个瓜。

    楚天秀有些傻眼了,难道自己冬天没水果可吃了。

    他立刻带上祖儿,去看平王府的暖室。

    温室其实很早就有了。

    秦汉时期,皇宫里便有“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燃蕴火,待温气乃生。”

    这是皇帝方能享受到的好东西。

    平王府当然也有一个暖室,专门冬天种蔬果。

    祖儿带楚天秀来到“暖室”。

    他这才看到,这个暖室果然很小。大约半亩,四面砌墙,上面棚子挡雪,出太阳的时候便打开。

    暖室紧挨着王府的伙膳房,利用灶台的余火余热,给暖室升温。

    这么小的暖室,大部分种蔬菜,少量种瓜果。也只能勉强供应王爷、二夫人、郡主和姑爷食用。

    厨房的管事,见到姑爷来了,连忙躬身行礼。

    “这座暖室也太小了,得扩大几亩才行!要不然冬天岂不是没新鲜的瓜果吃?!”

    楚天秀指着暖房,说道。

    “姑爷,王府里空地是还有...但这几亩地的暖室,每日的炭火,损耗无比巨大。二夫人定然不会批这笔钱。”

    管事苦道。

    楚天秀想了想,指着暖室旁边的一片空地道:“砌墙把这一片都围起来,然后用牛粪、马粪堆肥来沤温。王府马多,足够用了。不必烧炭火。

    对了,金陵城附近有没有温泉?温泉附近买一块地,用温泉浇地,种瓜果,不用炭火,种个几十亩都够用!”

    “这...这能行?”

    管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两种温室的法子,他从未听过。

    楚天秀看他这摸样,也知道从未有人这样试过。

    “祖儿,你去跟郡主说,你家姑爷要银子,去金陵城附近,找一处温泉买下一百亩地来盖温室,冬日种生鲜瓜果。直接运回府来,以后咱们王府里的鲜瓜果,保管够。”

    他朝祖儿道。

    “好嘞!”

    祖儿大喜。要是几十亩温室的话,冬天她也能吃上甜甜的西瓜了。

    楚天秀沉吟。

    俗话说,“冬天鲜果,夏天冰。”

    这古代也没冰柜空调,只能用冰窟!

    “对了,平王府的冰窖在哪里,能储存多少冰?”

    他问道。

    “冰窖?...王府没有,小的听说皇宫里才有冰窖。”

    管事一呆,连忙道。

    楚天秀顿时无言,这么大一座平王府居然没有冰窖。

    他记得昏侯府,就有一座冰窖啊。

    幸好他多问了一句。否则等到了夏天,平王府里没有冰来降温解渴,自己要热死了。

    “祖儿回来。你再去找郡主要一笔私房钱,赶紧在王府庭院的地下,除夕之前,挖出一个几亩的大洞窟!趁着冰化之前,去河里切冰块,把冰填满冰窖。

    对了,管事,你去问问二夫人,她要不要投一笔钱?她不投钱,等到了夏天,没她的份!”

    楚天秀道。

    “这...?”

    管事擦着额头的汗,姑爷真是花钱如水,“小的去请示一下二夫人!”(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