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30 押题
    楚天秀的心思,当然不会跟李敢年说。

    他招李敢年前来,只为询问殿试策问的经验。亲身参加过,才懂得一些窍门,这是最宝贵的实战经验。

    平王府,二夫人这样的一府女妇,是敢给小昏侯脸色看。

    但像李敢年等李氏众旁支子弟,完全依附和仰赖主支,不敢对小昏侯这位上门姑爷有丝毫的不敬。否则被逐出主支门户,顷刻间便沦为永无出头之日的平民。

    李敢年立刻将他的殿试经验,毫无保留,一五一十回答。

    每年腊八岁举,朝廷头等政务,考题是皇帝亲自出,评卷也是皇帝独自一人评卷,将答卷评分为“优、上、中、下”四等,按等级进行赐官。

    连辅佐帝王的丞相府,在此事上都插不上手。

    所以,没人能知道今年岁举的考题。

    甚至连考题的答案对错,也不可能有人知晓,都全在皇帝的喜恶和判断。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皇帝不喜欢的答卷,答的再漂亮都没用。

    项燕然这位皇帝,在大楚皇朝风评还算不错,除了年青时北征匈奴御驾被围困,出了一场乱子,即位的这些年大体没出错,有一代明君的美誉。

    但帝心莫测。

    谁也猜不出来皇帝会出什么考题,又想要一份什么答案。

    殿试答题,有时限。

    时限为一炷香。

    一炷香是多久?

    大约一刻钟,换算成后世也就是十五分钟左右。

    要在这短短一炷香时间内,回答皇帝的这份完全没有痕迹可循的策问,给出一个皇帝满意的答案,难度极高。

    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很多举子们恐怕连问题都还没想明白,更别说给出一个答案了。

    之所以殿试策问的时限这么短,估计跟早朝制度有关。

    皇帝在早朝一旦有疑问,朝堂大臣们都必须当场略作寻思,便要立刻提供对策。

    不可能给一二个时辰,深思熟路之后再来回复——那样的话,整个早朝,估计就只能处理一两件事了。

    这需要官吏们拥有非常雄厚的积累和见识,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给皇帝提供一份合适的对策。

    故而,每年岁举,殿试策问上,也就那么三两位考核“优等”的举子,有幸被直接授予“县令”等官,顺利踏上仕途。

    “优等”举子,在皇帝心里有好印象,仕途上升最快,治理郡县出色,三五年便升官提拔一次。很有机会晋升朝廷九卿。

    其余“上等、中等”举子,皆派遣为天下各郡、县的底层小吏,历练一番。运气好,立了功,可替补为县令。

    或者在金陵城公车府留用,待朝廷各部门小吏有缺,前去填补空缺,熬资历等提拔升官。

    还有少部分答题最糟糕的“下等”举子,直接被驳回,甚至受罚。

    楚天秀仔细算了一下,感觉自己答题时间不够。

    后世的高考语文作文,写一篇八百字作文,还需要考虑一个小时呢。

    殿试,却仅仅一炷香,约十五分钟的时间来答题。根本没有时间去深思,皇帝一开口,考生便要立刻写答案。

    这要是还能写出一份完美答卷,那肯定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时间这么短,你们都能答的完?”

    楚天秀诧异。

    李敢年一副神秘状,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姑爷,临场应对,肯定是来不及的!这其中的诀窍,在提前押题。”

    “押题?”

    “正是。殿试策问,不会偏离朝政大事、国计民生。只是国政繁多涉及方方面面,数千上万,难以计数...考生唯一取巧的办法,就是押题。

    把去年一年朝廷发生的大事,选个五、六,十余件,分别定下题目。然后自己深思熟路,每一个题目先好写一份‘对策’。

    甚至每一个题,不同角度,正面反面,给出不同的答案。

    待上了殿试,皇上提出策问之后,若是侥幸押中了题。那便可不假思索,直接在一炷香内,一气呵成,写出一份异常完美的答案。”

    李敢年连连点头。

    事先没押中考题,临场发挥想得“优等”,那都是极少数的旷世奇才,方能做到的。

    他脸色有些懊悔,道:“这是殿试策问关键诀窍。能得皇上欣赏的答卷,几乎都是侥幸压中了当年的考题。没押中,那就倒霉了。

    前年我赴考,便是没押中题,脑中乱的一团糊涂,也不知在竹简上写了些什么....希望今年能押中吧!”

    “行,我知道了!”

    楚天秀不由大笑。

    这法子,跟高考考生们的押题作文,简直一模一样啊。只是他们写的是普通作文,皇帝考的是国政。

    难度有着天壤之别。

    押题!

    对于身经百战的后世考生来说,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

    “姑爷,我的经验都在这里了。这押题和答案,每位举子都是各有不同。我且先回去了,今晚再押一两道题。

    您今晚也尽量多押几道,以免在殿试上失了方寸。明日凌晨,我来找姑爷,一同前往皇宫参加殿试。”

    李敢年起身,拱手道。

    两人一起商议押题,这没有多少意义,要是答案一个模子出来。皇帝岂不是会怀疑你们两个在抄卷子。

    “行!你先回去吧。”

    楚天秀点头。

    李敢年躬身告辞,披上箬笠披风,冒着寒雪而去。

    楚天秀在书房内来回踱步,对参加殿试有了一些眉目。

    殿试虽然从未参加过,但押题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押题要准,前提是资料要准。

    他对大楚皇朝,已经有了一些模糊的认识。

    项燕然皇帝治下的大楚皇朝,大约相当于西汉初期。先秦之前的历史没变化,也就这六七十年的历史发生了改变。

    他曾经看过的史料不少。

    平王府除了虞园书房之外,还有一座平王府藏书库,藏书大约数千卷竹简——这是寻常儒生绝对无法拥有的巨量资料。

    但换成百页的纸书,文字量也就几十本的样子吧。

    里面,不乏有一些大楚立国之后的史料。

    现在还早,到晚上有几个时辰的时间。

    楚天秀立刻去藏书库,翻了翻这些竹简,看看里面有没有自己用得上的东西。

    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砍人未必够利,亮出来吓唬人还是足够的。

    这一看,果然被他翻到不少史料好东西,看的津津有味。

    古人的思想,就是跟今人截然!很多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事情,古人却未必如此。

    等到了晚上,楚天秀才心满意足的离开王府藏书库,回去书房美美睡上觉。

    皇帝,你随便出题。

    且看本小昏侯如何应答,让你知道本小昏侯的见识有多强大!

    ====

    下章,估计在0点。(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