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22 昏侯纸继续大发酵
    吃完这顿午膳,楚天秀和李虞便回到虞园。

    楚天秀忙着和祖儿,一起鼓捣他那些纸,做成一本本精良的纸书,准备自己写书用。

    李虞和狄儿则在书房。

    造纸作坊正在全力开工,这后续几批昏侯纸已经源源不断的送到虞园,除了最早的一小批纸被小昏侯送去小竹林填茅房。剩下的量太多了,都被囤在虞园空闲的厢房。

    小昏侯送给她几十斤的昏侯纸。

    她手里的昏侯纸,多的发愁...用不完。

    李虞好奇,甚至偷偷的羞涩的试用,看看究竟有多好用。是否真如儒生士子们那样狂热的趋之若鹜,为了求一纸而去小竹林。

    果然是好用,舒适无比。

    夫君真是个懂享受的人!

    “《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君子,淑女好逑!”

    李虞用尖细毛笔,在纸上小试。

    一行娟秀的蚊蝇隶书小字,落在淡粉色的昏侯纸上,下笔极为流畅和舒爽。不见丝毫墨汁扩散模糊的迹象。

    狄儿趴在旁边看着,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无比惊讶,“好漂亮啊!郡主的字迹,再配上这淡粉的纸,简直就像梦幻一样。狄儿从未想过,纸书,还能写的这么美!”

    李虞心里也美滋滋的。

    听祖儿说,小昏侯为了让她喜欢,特意往纸浆里添了梅花,做成粉色纸,闻之淡香扑鼻。

    就这份心意,也没辜负她花了这五千两银子。

    “我这段时间,把书架上的《诗》、《春秋》、《六韬》、《孙武》竹简,全部用纸书抄录下来,估计能忙碌写到除夕了。以后再也不用捧着那些几斤重的竹简看书了,看完一卷手都酸了。”

    李虞揉了揉玉腕,笑道。

    “郡主,可是咱们的纸也太多了吧,就算把书架上的竹简都写完,也用不了多少纸张。多的用不完,但姑爷却执意不愿拿出去书简铺去卖。作坊产量很大,造出的纸,全都堆在厢房里,都快堆满一个厢房了。”

    狄儿都在犯愁了。

    李虞想了想,将一叠百张昏侯纸,道:“狄儿,你将这一叠昏侯纸,送去给项凌公主。

    上次我请她向皇上为夫君美言几句,好让他顺利出仕,也不知事情进展如何了。

    我尚未答谢,没有合适的赠礼。这些新纸,市面上见不到的稀罕物,她见了定然会喜欢。”

    “那是,这纸这般漂亮,谁不喜欢呢!这些天总是下雪,都憋在府里没事干呢,公主正好用新纸写写字,妙不可言。”

    狄儿嬉笑着点头,立刻去了一趟项凌公主府,将新出炉的这一叠昏侯纸送过去。

    项凌公主见到这些昏侯纸,果然极为喜欢。

    但狄儿奇怪的是,项凌公主的神色似乎还有点复杂。

    ...

    平王府小竹林的茅房,被平王李荣亲自一道命令给直接关了,免得再损及平王府的名望。

    金陵城的儒生、士子们,听闻这个消息,顿时一片哀鸿遍野。

    虽然他们痛骂小昏侯的纨绔作风,将这等奢靡之风,视为斗争批评的对象。

    但他们至少可以在小竹林茅房,免费拿到一张昏侯纸,尝个新鲜,试试这新纸究竟有多好用。

    现在,茅房被王爷一气给关了,连一张都拿不到了。

    这下惨了。

    整个市面上,根本没有昏侯纸卖,他们连一张纸都拿不到了。也不知该怎么才能再拿到昏侯纸。

    那些痛骂小昏侯的人,瞬间销声匿迹。

    而之前,被一些儒生士子们从小竹林带出去的昏侯纸,大约有一二百张的数量,被炒的价钱暴涨,三四十文铜钱都买不到货。

    很多儒生士子都亲眼见过昏侯纸,知道这新纸有多出色,虽然价钱贵,但物有所值。

    一纸难求的昏侯纸,名气却是越来越大,几乎传遍了金陵城。

    连各大门阀、官邸的贵妇人都听闻此事,极为好奇。她们不写字,但是...想用啊。

    贵妇们派自己的亲信丫鬟、嬷嬷,去平王府求纸。

    市面上没得卖,但平王府肯定还有昏侯纸。

    她们有自己的门路,不走前门,走后门。通过平王府的老丫鬟,再找虞园的祖儿、狄儿,这不就有纸了吗!

    可见不是没纸,关键是要找对人。

    那些金陵城的各府邸的郡主、县主、大小姐,跟李虞有些交情的,则直接派人来求郡主。

    只要给钱足够,总是有办法弄来昏侯纸的。

    从平王府拿到昏侯纸,回来试用,贵妇、小姐们无不感叹,“小昏侯,果然是世间最顶尖的男儿。难以置信,他居然用这般上乘的香纸来拭秽!”

    “金陵第一纨绔,名至实归啊!”

    “啐!小昏侯这个纨绔....太会享受了,咱也跟着享受一回。”

    各门阀的贵妇人们之间惊喜的谈论,甚至传到了宫里。连宫里的贵妃、嫔妃们,私底下都派宫女来平王府买纸。

    她们也不讲价钱,直接一百张、一百张的买。

    ...

    平王李荣最近去太尉府处理军务,有点烦,又有点莫名的喜。

    也不知那些太尉府的官僚们,还有那些小官吏,哪里打听来的消息,说平王府昏侯纸,非常好用。

    他们在私底下找到他,求购一点昏侯纸写字...不多,只要几十张,百来张就行了。

    都是同朝官员,要么是同僚,为了纸都求上门来了,他总不好拒绝吧。

    哎呀!

    瞧瞧他们,不过就是几张昏侯纸嘛,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么眼巴巴的渴求。明儿他派人问贤婿要来便是。

    这真是烦恼的事情啊!

    王爷的嘴角,都不由扬了起来。

    ...

    这日。

    谢灵云又来平王府,登门求见姑姑谢丽元来了。

    “侄子,这回来找姑姑,想求一些昏侯纸来做书籍。...这纸书实在是太方便了,去和其他士子切磋,不用再拿沉重不便携带的竹简。对侄儿求学,大有益处。”

    谢灵云有些脸红。

    他曾经拜访王府,去小竹林的茅房拿过一张。拿回去书写,惊为天人。可是一张根本不够用。

    他那书房的竹简堆成小山,换成纸书至少要几百张昏侯纸,才勉强够用。

    二夫人听的心烦,面上也是为难之色。

    这几天的功夫,已经不知多少人找各种关系、门路,求到她这里来,都被她回绝了。

    要昏侯纸也不难。

    问题是,她这几日刚刚和李虞、小昏侯明争暗斗了一场,不想落下面子,去找小昏侯要纸。

    只是这谢灵云,是谢氏门阀里跟她关系最好的侄儿,也是她颇为看好的金陵第一诗赋才子。

    二夫人沉吟了一下,问道:“我听下人说,沈府最近也新出了一种纸,名为沈氏纸,正在卖,而且才五文铜钱。你何不去买些沈氏纸来用?”

    都是纸,想来也差不了多少吧。

    “我见过,那沈氏纸不过就是以前的麻纸,稍微改进了一下而已,过于粗陋,品质相差甚大。侄儿...还是想用昏侯纸!”

    谢灵云连忙诉苦道。

    他经常要出去跟金陵城里的其他门阀、官宦子弟,切磋交流。

    一群士子们各个拿雪白漂亮的昏侯纸。

    唯独他谢灵云手里拿着一卷泛黄、粗糙的沈氏纸?

    他还要脸吗?

    谢家丢得起这个人吗!

    沈氏纸五文铜钱,昏侯纸二十文铜钱,也就那么几个铜钱的事情。他图的是昏侯纸的漂亮,又不吝啬这几个铜。

    否则别人还以为他谢氏门阀,宰相之孙,穷的没钱买纸呢。

    “罢了,你回去吧,姑姑派人给送些纸过去。”

    二夫人左思右想,也知道面子对谢氏门阀子弟事关重大,绝不能落人于后,叹了口气。

    为了方便谢家侄儿求学,不至于在众门阀、官宦子弟面前丢面子。

    她也只能放下二夫人的面子,派钱大总管去一趟虞园找小昏侯,均一点昏侯纸纸。

    记得当初小昏侯说过,二十铜一张就能拿到纸。

    ...

    钱大总管得了二夫人的吩咐,去虞园,找姑爷小昏侯求纸。

    正巧,他的本家侄子今天也求到他这里,想要花二十二文铜钱一张纸,拿一批出去倒卖。

    反正姑爷是,谁给银子就给纸。这一转手,一张纸他便白白赚个几文铜钱的差价。

    这钱来的正当,又不贪,又不是受贿,他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忙去找姑爷求纸。

    两件事情干脆一块办了。

    钱大总管来到虞园,却见院内一座厢房门口十分热闹,早就有一群不知是哪个府邸、官宦家族来的丫鬟、嬷嬷,怀里揣着一些鼓鼓囊囊的东西,在排队翘首以盼。

    几个仆人在吆喝着,“排好队,二十文铜钱一张,一包一百张二两银子。不散卖,限购十包!”

    楚天秀翘着二郎腿,坐在庭院的太师椅上,摇着扇子,脚下烘着暖炉,看着这热闹的场面。

    祖儿从暖棚弄来的西瓜,正给他喂西瓜,笑嘻嘻的。

    钱大总管有些奇怪,连忙来到楚天秀旁边,立刻恭笑,“姑爷...那个...小人有点小事...”

    “买纸?”

    楚天秀瞥了钱大总管一眼。

    “对对!”

    钱大总管连忙点头称是。

    “排队吧!”

    楚天秀指了指众丫鬟、嬷嬷们。

    钱大总管朝众人围着的厢房一看,直接傻眼了。

    这厢房内全是一包一包的昏侯纸。

    在厢房的另一旁,却是一口一口打开的藏银箱,里面一枚一枚散乱的银锭子。

    几个仆人们吆喝着,一边收钱,一边拿纸,根本来不及收拾那些银子。

    关看这银锭子的数量,少说也有一千两银子。里面没有一枚铜钱,因为姑爷不散卖纸张。

    “这...这才几天,就收了一千两银子?”

    钱大总管心都一颤。

    他管着平王府的钱粮库房和收支账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分明就是一口聚宝盆啊!

    本来,都可以归二夫人和他管。这里面油水多大,随便挤一点差价出来,都能吃的满嘴流油!

    他心中顿时无比的酸楚。(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