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18 沈府重金造纸!
    沈氏父子心急火燎。

    昏侯纸这才刚刚面世,这波风潮刚从平王府传出,已经在金陵城的儒生们中间掀起一波骚动,许多读书人都在求纸。

    看这形势风头,纸的潜力巨大,大有取代竹简之势。

    必须赶在纸张大火,全面取代竹简之前,把沈氏造纸作坊新建起来。

    大量产纸,一二十枚铜板一张纸,既能赚个盘满钵满,又能让沈氏名扬天下。

    这种好事情,百年难得遇上。

    沈万宝一咬牙,豪气的拿了一万两银子出来,在金陵城郊外买了一百亩的荒地,开工建造巨型作坊,比小昏侯的数十亩作坊规模还更大。

    沈大富将当初被请去造小昏侯作坊的那上百名木匠、石匠,全请过来了,原样照搬建一座作坊。

    这些匠人都是老手,手里做过一遍的活,能直接大量造出来。

    小昏侯作坊用的水磨锤、大煮锅、抄水池、烘纸墙等工具,他们也一模一样造出来,甚至数量更多。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昏侯纸的工艺配方,跟以前的麻纸已经截然不同,得到大幅改进。

    这才是昏侯纸的绝密独门技术,作坊里的工具只是为了大规模产纸而已。

    沈氏父子二人自己不懂造纸,便重金请来了金陵城里的十几名麻纸匠人,一起来研究昏侯纸,想要破解其中的奥秘。

    麻纸匠人们看到沈家找来的一张精良无比的昏侯纸,都是惊叹。

    “听说昏侯纸用的并非麻皮,而是树皮。”

    “真有此事?树皮极为低廉,可以让纸的成本大幅下降。”

    “真的。昏侯作坊已经在大量收购树皮,几百斤几千斤的大量收购。城里一些贫民百姓,闻风而动,都冒着风雪去郊外伐木削树皮挣钱。”

    “但是树皮的胶脂非常厚,他是怎么给树皮脱胶脂的?”

    “这就是关键了!”

    麻纸匠人们都十分惊奇,百思不得其解,苦苦研究。

    沈府给了他们每家五百两银子的作坊购置费,把自家的独门技术贡献出来。还许诺,聘请他们为沈府作坊的造纸匠,世代为沈家造纸。

    能够投靠当今的国舅爷,众麻纸匠人们当然欢天喜地,无不应承下来。

    可是,改造技术真的很难。

    如果这么容易解决这个艰难无比的问题,他们早就不用昂贵的麻皮为原料来造纸了。

    一日...

    两日...

    三日...

    这座占地一百亩的沈氏大型造纸作坊,已经拔地而起,差不多完工了,可是新纸配方还是没有重大进展。

    沈氏父子两人,亲自在沈氏造纸作坊督工,和众麻纸匠人们一起研究昏侯纸的配方。

    还别说,沈家虽然是皇亲国戚,是世人眼里的暴发户,但沈太后、沈大富这一代都从平民底层起家,依然能吃这份苦。

    只是,吃苦归吃苦,依然是没头苍蝇一样,对昏侯纸的配方一头雾水。

    沈大富甚至派了一些人,去小昏侯造纸作坊附近转悠,打听造纸配方的情报,但是毫无所获。

    坊主孙老匠守的严实,不让其他人插手最关键的脱胶打浆技术,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干。其它的工人,甚至他的儿子,都只干那些粗笨的重活。

    小昏侯作坊甚至还有郡主派去的一些侍卫,在看守大门。谁敢不要命,得罪平王府,进去里面窃取造纸机密?

    好消息没打听到,沈氏父子反而探听到一个噩耗——小昏侯作坊的第二批昏侯纸,已经造好,即将面世。

    这一批昏侯纸的数量非常大。

    大到平王府的茅房恐怕都用不完...既然茅房都用不完了,富余的肯定会拿去卖掉一些。

    昏侯纸一面世,大楚的书生们定然会有一波尝鲜的抢购。

    沈家父子却依然待在沈府造纸作坊,不断的进行纸张的试验,一个个蓬头垢面,像烧炭工一样,心头焦急无比,眼红耳赤。

    死活就是造不出来。

    这可怎么办啊?

    沈大富急的嘴角都起泡了。

    沈家已经砸了一万两银子,上百亩地的新作坊都造好了,十多名匠人和几百名工人嗷嗷叫等着开工,甚至连树皮原料都屯满了一个木屋仓库。

    可就是没想到,小昏侯轻而易举研究出的昏侯纸,他们一群人却还是没研究出一点影子来。

    沈万宝也是急的眼睛赤红...。

    这是他金陵第三大纨绔鼓起勇气,和小昏侯这金陵第一大纨绔,在金陵城造纸擂台,进行的一场旷世大战。

    想要一举斗垮小昏侯,让小昏侯没面子。

    他此刻却是急的挠头....他发现自己,居然上不了战斗擂台。造不出纸来,他还跟小昏侯斗个屁啊。

    最后没辙!

    总不能让沈氏作坊,就这样一直闲着不开工吧。

    沈万宝想到了一个歪招。

    既然麻纸匠人们造不出昏侯纸来。

    那就是对现有的麻纸进行改良,把麻纸的品质提升的更出色,并且大幅压缩麻纸的各种成本。

    这些麻纸匠人各有所长,手里都有一两门独有的绝活,把各种法子凑起来,对麻纸工艺进行改造。

    竭尽全力提升麻纸的品质。

    只是,不管怎么改进,新麻纸终究还是麻纸。

    色泽偏黄。

    质地依然有些粗糙。

    辛辛苦苦改进了不少的工艺,品质提升了一倍。但一眼看上去,依然比漂亮的昏侯纸差了一个大档次。

    “完了...咱们的沈氏纸,成本高,质又低,肯定拼不过昏侯纸!下次遇见小昏侯,定然遭他奚落。”

    沈万宝心哀。

    “万两银子都已经花出去了,总要回本吧。罢了,昏侯纸卖十文的话,咱们就卖个五文。

    我们沈氏纸,底价卖。很多穷书生,出不起高价买昏侯纸,便会来买我们的低价沈氏纸...总能挣一笔钱!”

    沈大富痛惜的咬牙道。

    麻纸的成本尽量压缩,节省工人费,在自家的店铺卖纸,省掉竹简店铺的中间商差价。

    他五枚铜钱的价格卖纸,还是能赚个一两文钱。

    原本指望着,沈氏纸和昏侯纸品质一样,他跟小昏侯打价格战,凭借雄厚财力击败小昏侯的作坊,独吞大楚造纸业。

    到时候他再去请沈太后,给皇帝出主意,“令天下以纸代竹简”。大楚上百郡国的书生们狂求纸,沈府一夜赚个大爆啊!

    可惜无奈,沈氏纸的品质不行。

    现在也只能和小昏侯平分造纸业,让小昏侯去占高档纸,他靠低廉的价钱去占领中、低档。

    两家平分秋色,各吃一口肥肉。(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