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14 本侯的纸一定要香
    楚天秀听了孙老匠的苦劝,不由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看来,古人还是知道,树皮远比麻皮要廉价。如果能够用树皮纤维来造纸,他们自然不会非要用昂贵的麻皮造纸,跟平民百姓争布衣原料。

    但知道归知道,解决不了技术问题。

    树皮里含有大量的木素、果胶、蛋白质,份量远比麻皮高。这直接导致了树皮脱胶打浆的难度,远高于麻皮。

    树皮脱不干净胶脂,造出来就是“油纸”。水都粘不上,更别说墨汁了。无法书写的纸,古人拿它来干嘛?

    造纸需要好碱。

    有了优质的碱,才能造出优质的纸。

    蔡侯纸就是解决了这个关键难点,才得以真正普及造纸术。

    “树皮难脱胶脂,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生石灰的碱性不够。直接改用碱性更强的草木灰来脱浆,效果好许多。”

    楚天秀一笑。

    孙老匠人用的是生石灰。

    蔡伦改用草木灰。

    都是天然存在的碱,石灰和草木灰的碱性强弱的改变,令树皮可以用于造纸,给造纸带来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自蔡伦之后,后世一两千年造纸,几乎都是用草木灰。

    但在这之前,麻纸匠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草木灰的用途。

    “草木灰...这能用吗?”

    孙老匠人一听,心里犯嘀咕。

    这草木灰比生石灰的来源更容易,灶台底下全是草木灰,都不用本钱。

    可是,他没听过,草木灰可以用来替代石灰。

    也不知道这位从来不干粗活的小侯爷,是哪里来的信心?

    “试试便知道!”

    楚天秀道。

    这座麻纸作坊囤积了一些原料,造纸工具也都是现成的。

    他们在简陋的麻纸坊,实验草木灰的效果。

    楚天秀让孙老匠直接用两口大锅,沸水熬煮麻皮,分别加入草木灰和石灰,看看脱胶脂的效果。

    一个时辰之后,两锅麻皮出锅。

    孙老匠人粗糙的手不断搓揉两种麻皮,仔细打量。

    一口锅已经完全脱胶,而另一口锅却只脱了很少量。用草木灰熬煮的麻皮,脱胶的效果,明显要高于生石灰熬煮麻皮。

    他看到两种麻皮的脱脂效果,终于露出惊色。

    改用了草木灰,脱胶效果果然是大幅提升。用来脱树皮的胶脂,效果定然也要比生石灰好太多。

    这就是匠人最心动,梦寐以求的技术啊!

    “好...太好用了!”

    孙老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低廉的树皮一旦能够用于造纸,那么造纸的成本大幅降低。

    整个大楚买纸的书生文人,多的如过江之鲫。

    他这小造纸作坊能卖多少纸啊!

    楚天秀笑道,“本侯爷在城外有几十亩荒地,准备造一座大型造纸作坊。已经派人去平整土地,兴建作坊,请一批工人来了。

    孙老匠,你坐镇这新造纸作坊,负责给本侯爷造纸。

    记住,造纸术最关键的技术,此乃本小侯爷的不传之秘,不得外泄,免得有人跟我们争造纸业。”

    他寻思着,时间久了,造纸术最后还是会泄露出去。

    但至少前几年要严防死守。

    把造纸作坊的本钱挣回来...最好还能挣一笔银子给李虞,省的她以为自己这小昏侯,只会胡乱花银子。

    “是,小人定会严加保密!小人亲手造脱脂水。其他人只帮衬一些不相干的粗笨活,不让他们参与秘术。”

    孙老匠人连忙。

    楚天秀随后又参观了一下孙老匠的简陋麻纸作坊,看看孙匠人家用的造麻纸术。

    孙家的造麻纸术,简直是粗糙的惨不忍睹。

    孙老匠的老婆负责削剪麻皮。将削好的麻皮,放在一个小池子里浸泡,泡上一个月,耗时极久。

    “以后不要泡了,直接熬煮!”

    楚天秀道。

    然后将泡软的麻皮,捣碎打成纸浆。

    这个活是孙老匠的三个儿子干,用手工石锤,不断的捶打。

    累死人,效率还极低。

    “这手工捶打,以后改成水磨捶打、牛磨捶打!丰水季用水力,枯水季用牛力。”

    楚天秀道。

    最后,是烘纸。

    孙老匠买不起炭火来烘纸,放在屋顶太阳自然晾晒。孙家三个大傻儿子,轮流守着免得被偷。

    若是不出太阳,就无法晒纸。

    这纯粹就是老天爷赏一口饭吃...连续十天、半个月都是阴雨天的话,那就吃糠吧!

    “晒纸,要改成烘烤墙,以炭火烘纸。每天不间断的生产纸张。”

    楚天秀摇头。

    也难怪这间麻纸作坊的月产量,只有一百张麻纸,低的可怜。

    “是是,小侯爷!”

    孙老匠谦卑的跟在楚天秀屁股后面,拼命点头,竖起耳朵倾听,生怕漏了半个字。

    这可是小侯爷传授给他独家绝活,当然要仔细记下,保密的死死的。

    他此刻的信心已经是大增。只要跟着小侯爷埋头苦干,他三个儿子说不定都能娶上老婆。

    楚天秀正准备离开孙匠人家的麻纸坊,忽然又想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对了,最后一个程序,竹席洗纸的时候,在水中加一些香料粉。造出来的纸,一定要有香气!

    回头我派人给你送一点香料过来。这是重中之重,比我上面说的其它都重要!”

    他正色叮嘱道。

    “小侯爷,水中为何要加香料?”

    孙老匠人面色一呆。

    草木灰的神奇效果,他已经完全理解了。其它工艺的改进,他这老匠人一听就明白,心服口服。

    可这香料又是起到什么神奇的作用,比草木灰更有用处?

    再说,这香料贵的离谱啊!

    金陵城的香料,很多都是西域商人冒死运过来的,一两香料一两金,都是达官贵人才用得起。

    往纸里加香料,成本岂不是飞上天,比麻纸成本都高许多。

    “本侯造的纸,当然要闻之心旷神怡,芳香四溢!才能镇压...气运!”

    楚天秀笑道。

    孙老匠还是没明白小昏侯想干什么,他想了一下,小声建议道,“小侯爷,若是纸上生香...其实用花香也行!城外野花多,不费钱。”

    “花香?这个法子也不错,省了香料钱!”

    楚天秀诧异,琢磨了一下,立刻道,“孙老匠,你估算一下,树皮造纸的成本会是多少?”

    “树皮的来料太便宜了,城外郊野取之不尽。小侯爷要的纸上生香,用花瓣也没增加什么成本。

    这种纸的制作成本...小人估计,最高也就麻纸的百分之一成本,剩下的都是匠人、工人费。

    如果是一座大作坊来大量造纸,纸价出奇的便宜。”

    孙老匠人飞快的盘算了一下,满脸都是喜不自禁。

    “行,明日便开工!”

    楚天秀微微点头。

    孙老匠人是造麻纸的行家,世代干这份活,自然懂造纸的成本。

    只要捅破了诀窍,剩下的根本不用楚天秀去多提点。

    他已经吩咐狄儿,去金陵城郊外,立刻开工建造一座庞大的新作坊。

    按照他的设计,要利用河流的水利,造水锤捣浆,以节省人工费用。从各个环节,大幅改良工艺,提高造纸的效率。

    新作坊一旦建成,日夜造纸,产量可以非常大。

    “嗯!城外的作坊还没造好之前,你先在这麻纸坊用新工艺尽快造纸,给我抓紧造出第一批纸,本侯急着用!”

    楚天秀吩咐。

    “是!”

    孙老匠连连点头。

    ...

    随后的几日日子,楚天秀每日带上孙老匠,去金陵城郊的新造纸作坊,亲自指点造纸的全流程。

    因为楚天秀要求最快造好作坊。

    狄儿一口气从金陵城内,请了上百名石匠、木匠,兴建作坊。

    造纸所需要的切皮、洗涤、浸草木灰、蒸煮、捣碎、打浆、抄纸、烘晒纸、揭纸的各种刀具、蒸煮、烘烤工具,同时开工建造。

    其实蔡侯纸的工具,非常简单。

    最大的工具,也就是水磨锤和牛磨锤。丰水季节,用水力石锤捣碎树皮制浆,旱季,则用牛力碾压原料打浆。

    房子都是木头搭建的茅屋。

    新造纸作坊的兴建速度非常快,短短两日便见雏形。

    把新造纸作坊所需的工具配齐,也就花了两千两银子不到。

    孙老匠跟在小侯爷后面,倾听小昏侯对造纸的每一个细节的指点,兴奋无比。小侯爷太厉害了,简直就是神人。

    他这一两天功夫,学到的新技术,比他半辈子积累的还多。

    新造出的水利石锤,只需一人操作,便抵得上十个大汉累死累活的手工捣浆。

    他三个儿子一起捣浆,便抵得上原先三十多个人工的人力。

    熬树皮,大幅加快脱胶脂的速度。建了好几堵几十丈长的炭火墙,用来烘晒纸张,不管阴晴,日夜不停的出纸。

    新造纸作坊一旦建成,出纸的速度简直难以想象。(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