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10 公车府和造纸钱
    皇宫。

    腊月将至,皑皑白雪覆盖大地。

    这日一大早,寒风萧瑟,一头壮硕的大青牛拉着一个大板车,在地上撵出两道长长的雪痕,来到皇宫的公车府前。

    牛车里竹简堆积的满满的,大青牛都喘着粗气歇息,快拉不动。

    几名小吏浑身是汗,正在往公车府里搬运这些竹简。

    每逢岁举,全国各地来的举子都要把各自的举荐书,一起交到公车府,等待朝廷的审核,朝廷审核过了方准许参加腊月初八举行的考核。

    这显然是举子的举荐书。

    正巧,一名三十余岁披着厚袄子的青年官员走了出来,见满满一车竹简,笑道:“咦,今年的举荐书,这么快全都齐了?好像比往年好像多了点啊!”

    公车令杨绛,公车府的第一把手。

    小吏憋着红脸,拱手道:“回公车令大人,这只是一份《自荐出仕书》,刚刚从平王府拉过来的...您还是自己看吧!”

    “一份举荐书?”

    公车令杨绛吃了一惊。

    这整整的一牛车,至少有数百卷竹简之多,够上百人用了,怎么可能只是一份自荐书?

    谁能写一牛车的自荐书!

    但是从平王府拉过来的自荐书,他也不敢怠慢,拿起一卷竹简。

    却见这卷竹简上,用了足足一卷,辞藻华丽,赞美自己小昏侯脸蛋的俊美。

    自比《诗经》记载的春秋第一美男子都,“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杨绛呆了半响。

    又拿起一卷。

    这一卷,旁征博引,痛骂商纣王酒池肉林,把自古以来的纨绔骂了一个遍,然后对比自己这个小昏侯,也就花了点小银子,是何等的节俭。

    “这...!”

    杨绛瞠目结舌,望着眼前的满满一牛车。

    全是小昏侯的《自荐出仕书》?

    他是认得小昏侯,有数面之交。

    以前只知小昏侯纨绔作风,从不知他的文笔居然如此雄丽!

    他见过有人自夸的。

    但是从未见过有人用满满的数百卷竹简,把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处,无死角的自夸成花。

    这是何等文采,才能洋洋洒洒,写满这数百卷竹简?

    杨绛飞快的看了十卷之后,每卷都不重样,花样翻新的编,彻底服了,叹服的五体投地。

    自愧不如啊!

    自大楚行举荐制以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当年他写举荐书,厚着脸皮写了几行自赞,便没脸再多写。

    小昏侯能写满数百卷竹简,可以砌成金陵城一堵墙。若将这满车竹简制成竹箭,都可射退一波千骑匈奴兵了。

    按理,公车府要对举荐书的每一句话都审核一遍,以防有不妥之处,无意间触怒圣上。

    但杨绛对这份自荐书已经是望而生畏,不敢去审这份自荐书。

    还是让丞相府去审,最后将这一牛车送皇帝批复,是否允许小昏侯参加殿试。

    他赶紧吩咐小吏,“别搬了。公车府处理不了,这道自荐书直接拉去丞相府吧!...请谢主相审核,他老人家经验丰富,应该知道怎么处理这份自荐书。”

    “是,公车令大人!”

    小吏们得了吩咐,苦着脸又把搬下来的竹简搬上车,拉到宫里的丞相府去。

    ...

    楚天秀忙着弄纸,他需要更多的纸,解决茅房之急用。

    私塾的麻纸,肯定是不能再去动了。

    再去取纸,贾生这老酸儒,非气的找他拼命不可。不小心把贾生给气死了,岂不成了他穿越人生,高尚德操里的一大污点!

    况且私塾一月也才十多张,根本不够用。

    麻纸,质劣,偏偏还又贵的离谱。

    他记得,蔡伦以麻纸为基础,改造发明出了蔡侯纸,令纸张的品质大幅上升,成本也大幅降低。

    纸终于彻底取代了笨重的竹简,流行后世两千年之久。

    楚天秀也没指望造纸,能替自己挣银子。

    身为上门的赘婿,他是没有私人财产的,不去想什么挣钱的事情。

    但平王府也不能薄待他小昏侯,总要给他提供最低的生活保障水准——纸,把茅房堆满吧!

    “本小侯爷花点心思,把蔡侯纸发明出来?品质好,产量极高,关键是价钱还非常便宜。这样,我就算把王府所有厕所都堆满纸,也绰绰有余。这辈子再也不用为上茅房操心了。”

    楚天秀想到这里,顿时拿定了主意。

    他需要一座麻纸作坊,娴熟的麻纸匠人,来改进造纸工艺。

    他立刻叫来祖儿,商量造纸一事。

    祖儿对麻纸了解不少。

    她说在长乐街的箍桶巷,有一座巧匠坊,聚集了众多的各行业匠人。其中有一间小型的麻纸作坊,平王府的麻纸,就是从这个作坊生产出来的。

    只是作坊的麻纸产量很低,放在竹简店铺售卖,只有高门贵族,才会少量买来试试鲜。

    姑爷想要造纸,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把这间小作坊买下来,有几个匠人,又有场地,便可以自己造纸了。

    不过,要买下一座小型的麻纸作坊...估计需要一大笔银子。

    至少需要几百、上千两银子,才能买下这间小麻纸作坊。否则,人家麻纸作坊主,凭什么要把作坊卖给你?!

    银子啊!

    楚天秀立刻头疼起来。

    他不仅要买下一座小小的麻纸作坊,还要将它扩建升级为一座大规模的造纸作坊。

    这需要有大块的空地,聘请一批掌握造麻纸技术的娴熟匠人,造出一批造纸工具——归根结底,就是一大笔银子,才能办成这件事。

    要投几千两银子的钱,进行造纸工艺升级,兴建更大的作坊,采购造纸的原料,扩大生产规模。

    可这笔钱从哪里来?

    换成以前花天酒地的小昏侯,几万两银子都打水漂了,根本不会愁这几千两银子的开销。可对于上门赘婿的他来说,成了一个大难题。

    他没有“嫁妆”。

    古代女子上门,都会带些嫁妆,算是女方自行使用的私财,男方家不可动用。

    有的赘婿上门,有时也会带点个人的小财货。

    可是昏侯府一毛不拔,老昏侯一棒子打昏他,送到平王府,他身上一文铜板的私人财产都没有。

    丫头祖儿兜里,供她使用的最后那两枚铜板,也换一杯冷酒喝掉了。

    这笔造作坊的银子,只能找平王府出。

    楚天秀思来想去,只能让祖儿,去把平王府管事的钱大总管找来,让他从王府的账房,拨个三五千两银子出来使唤。(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