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8 茅房的沉思!
    虞园书房。

    祖儿丫头抱着头,趴在书桌上看着姑爷写自荐书。

    良久,肚子饿的咕咕叫,恰好狄儿送来了一大碗肉粥和温热的美酒。

    她美滋滋的吃完舔干抹净。

    渐渐扛不住睡意,在书房的卧榻上熟睡了。

    楚天秀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给她批了一件衣袍。

    好在炭炉生暖,书房的冬夜暖如盛夏,也不会冷。

    ...

    等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太阳洒进窗来,晒屁股了。

    她才悠悠醒来,睡眼惺忪,发现楚天秀还在埋首书写。

    祖儿不由趴着看楚天秀认真书写的脸庞,一时看的痴了。

    姑爷认真写字的时候,怎么这么好看呢...!

    哎呀,想什么呢,真羞人。

    “姑爷,您的自荐书,还没写好?”

    祖儿俏脸微红,糯糯问。

    “快了...还差一半!”

    楚天秀笑道。

    通宵熬了一晚,奋笔疾书。

    他两只眼眶都发黑,但这份他寄予厚望的《自荐出仕书》,终于写完了一小半。

    这没办法啊!

    他身上的闪光点比寒毛还多,俯仰皆是,想要全都写下来,熬一个通宵根本写不完。

    今天白天还得继续写。抓紧这两天写完,也好尽量早点把自荐书送到金陵皇宫里去,免得错过今年朝廷腊八举行的岁举。

    一年就那么一次的机会,抓不住的话,他就要在平王府里多熬一年。

    “祖儿,再取竹简来!”

    楚天秀发现竹简不够用了。

    祖儿这才发现书房里的空白竹简用光了,惊的面色如土,“姑爷,府上的竹简存货,都被您用光了?...我这便派人去竹简作坊买些回来,不过得要半个时辰!”

    “好吧,尽快让人去买。我正好写累了,先歇一歇,到花园里去透透气。”

    楚天秀无奈的放下笔,带着祖儿在王府的花园里,踏雪闲逛。

    休息一下,顺便找点灵感。

    祖儿找来几个下人,吩咐他们去长乐街的箍桶巷竹简店,采购些竹简回来。

    ...

    楚天秀正在去花园的路上,被寒风一吹,肚子忽然有些咕噜咕噜的疼。

    估计是昨夜在大街上受了些寒气,夜里又吃了一大碗大补的鹿肉粥和一壶热乎乎的美酒。

    现在一早又被寒风吹了一下,顿时感觉肠胃不适,有点闹肚子。

    很不巧。

    在去王府花园的路上,楚天秀居然碰上一个昨夜在鸿门客栈,小吵一架的老熟人——平王府的私塾先生老酸儒贾生。

    平王府的私塾,在王府内的一座偏院。

    李氏门阀在金陵城有数百名李氏子弟,五到十余岁的少年子弟不少,都要在李氏唯一的一座私塾内求学。

    冬至尚未放假,依然要上学。

    贾生每天要来王府给李氏学子上课,读书识字,传授儒家典籍。

    贾生一大早来了王府,兜兜转转没去私塾,装模作样的瞎转悠,就是在等小昏侯出现。

    “哎呦,贾生见过小侯爷!”

    贾生一见楚天秀,连忙笑迎了上去。

    却见小昏侯一双黑眼圈,分明是一宿未眠。

    他顿时心头乐开了花,拱手恭敬道:

    “小侯爷您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熬夜在写《举荐文书》?

    昨夜贾某在客栈,忘了一件大事,您可能不会写《举荐文书》。

    这也无妨,小人最是擅长,可为代笔,美言一番。圣上就算不会给您授官,但也会对您更顺眼一些!”

    这举荐书,不是谁都能写好。

    《举荐文书》必须言简意赅、言之有物,文采好,让皇帝一看便觉得此人非常不错,留下一个好印象。

    平王府乃陇西门阀出身,太祖时迁徙金陵,李氏子弟世代尚武,沙场上求取功名利禄,名将辈出,但文采稍逊。

    所以平王府每年举荐子弟出仕,大多都会让他这位饱读诗书的私塾老先生,来代笔润色。

    他贾生满腹诗书、文采横溢,写这种文书,自是信手拈来。

    现在,就是他贾生一年一次展露才华的机会。

    当然,重点还是能得一笔不菲的润笔费...十两银子总是要的。

    对于一个日子过的拮据的老儒生来说,这是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反正小昏侯也当不上官,这笔钱他不挣白不挣。

    “哈,贾老先生言之过早。本小侯爷的《自荐书》很快就写完了!我要去茅厕,不跟你闲扯。”

    楚天秀一甩衣袖。

    他哪有功夫去理会这个故意在他面前卖弄本事的老儒。

    正闹肚子,有点内急,只想赶紧上茅房。

    ...

    平王府,竹林偏僻一角。

    茅房。

    楚天秀郁闷。

    小小私塾先生,酸儒一个,居然也敢在本小侯爷面前摆显。自荐文书有什么难的,求职信又不是没写过。

    贾生和鸿门客栈的一群酸儒,连举荐出仕的资格都没有,也就只能酸溜溜的叽叽喳喳,羡慕嫉妒他的份。

    走着瞧吧...本小侯爷正期待,你们这些儒生们,冰雪金陵大裸奔呢。

    半柱香。

    他解完。

    呃...

    哪个...这茅房的...纸呢?

    他瞪大了眼睛。

    只看到茅房的墙壁上,插着一根根长短不一的竹板、木板,它们妖娆多姿,争奇斗艳...似乎在等着他临幸。

    楚天秀懵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严重而恐怖的问题。

    眼前这些竹板,莫名的眼熟,都是些什么玩意?...不会是古代传说中,专门拭秽用的“厕筹”吧?

    用这些搅屎棍,来擦自己的屁屁?

    纸呢?

    完蛋了!

    自己居然忘了,这个大楚朝代,书籍都是用竹简,他在虞园书房里压根就没有见过一张纸。

    竹简就是古代的“纸”,所以竹简被古人用来拭秽?

    难怪后世子孙都喜欢纸来擦屁屁,原来是沿袭这个老传统!!

    楚天秀脸都憋紫了。

    气死我啦!

    老子穿越了两千多年,好不容易成为尊贵的小昏侯,被皇帝贬成上门赘婿也就算了,不跟你老天爷计较。

    现在连上个茅房的纸,都不给我准备好!...老天爷能打个商量,让我穿越的时间,往后挪个几百年吗!

    唉~完蛋球了!

    从此以后,都要用厕筹来伺候我的屁屁。

    这玩意用多了,会不会得痔疮?

    楚天秀左思右想也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任命的捏着鼻子,两根手指捏了一根最漂亮的厕筹。

    仔细打量一番,看看是否有毛刺。

    他记得那位写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南唐后主大诗人李煜,就干过一件离谱的事情。

    李煜和周后信奉佛法,去帮庙里的和尚削厕筹,削完之后在脸上蹭一蹭,看看是否有刺,有刺就再打磨光滑。

    当皇帝还要操心庙里和尚的厕筹有没有刺,这当皇帝是几个意思呢?

    但也可见,天下大事那么多,皇帝也极其糟心屁屁遭罪的事情。

    嗯,还好,这根修长、光滑、无毛刺,估计仆人把它洗干净了,这根不错。

    他小心翼翼的擦屁屁。

    “嘶~!哎呦,我那娇贵的小侯爷屁股!”

    他根本不会用,不小心戳错了地方,痛的一个激灵。

    赶紧丢了那见鬼的厕筹。

    冷静!

    不要动怒!

    我是个现代穿越过来的文明人。

    一定有其它办法,解决这个可恶的问题。

    楚天秀蹲在茅房,陷入沉思...腿都快麻了。

    “祖儿!”

    “在!”

    “问你个问题?”

    “姑爷,您说!”

    祖儿踮起脚跟,站在茅房门外,仔细聆听。

    她知道姑爷一整夜都在写自荐书,姑爷定然是想到了重大的问题,需要人来帮忙一起思考,她必须认真回答。

    “郡主,还有你和狄儿,你们如厕之后,身上...臭怎么办?”

    楚天秀闷问。

    “郡主和我、狄儿姐,每次在如厕之后,会立刻焚香沐浴,身上不会臭啊。...姑爷,您是要我去准备澡盆?”

    祖儿讶然。

    楚天秀掩面无言。

    茅厕后洗澡,这法子倒是简单。就是每次都要洗澡,有点麻烦。

    罢了,不该那样拐弯抹角的问,

    “我不需沐浴,我需要纸!祖儿,赶紧拿纸来救姑爷啊!”

    “好嘞,姑爷要多少?”

    祖儿非常爽快道。

    姑爷说的纸,应该是麻纸。

    她知道哪里有麻纸。

    平王府私塾里有,但数量极少。

    私塾的麻纸,简陋粗糙,偏偏价格又昂贵,是专门用来供李氏门阀的一些高门嫡系,练笔书写所用。

    她以前在王府私塾,陪郡主念过学。虽然没学到什么作诗吟赋的大本事,但是读书识字都懂。

    王府现在没竹简了,姑爷忽然要用麻纸,定然是想到了用麻纸来写《自荐书》。

    “有就行。多多益善,赶紧取来!”

    楚天秀大喜。

    没想到这个世上有纸,喜出望外啊!

    “好嘞!”

    祖儿立刻一溜烟飞奔去私塾。

    她把私塾里所有的十张麻纸都取来,顺便还从私塾捎带了一只墨水毛笔,一起塞给了茅房里的姑爷。

    “姑爷,麻纸来了。您省着点用。”

    不多,一共也就十多张而已。

    她满心期待姑爷能完成自己的自荐大作。

    姑爷真是太勤奋了。

    在茅房里上个厕所,都文思泉涌,忍不住要奋笔疾书一番。

    姑爷这般勤奋,要是不能被皇帝看上,简直没天理了。

    楚天秀惊喜的接过祖儿塞进茅房来的一小叠麻纸,仔细端详了一番,“咦,还真有麻纸!”

    麻纸,是蔡侯纸的老前辈。

    做工粗糙、纤维长硬,偏偏还贵...有点像上坟烧纸钱的那种纸张。

    麻纸其实不太适合用来书写,在古代从未真正流行和普及过。

    说它贵,当然是因为它的制作材料是“麻”。

    麻可是古代战略级的经济作物,是平民用来制作麻衣、步履、绳索的主材料,最重要的生活物资。

    用麻为材料制作纸张,跟人争衣、鞋、绳,材料稀缺,价钱肯定会贵的离谱。

    况且,麻纸这东西又是一次性的东西,写几行字就做废了。

    跟经久耐用的麻衣、步履比,太不经用了,利用价值太低。

    平民谁用得起?自然根本用不起。

    有钱的富户也不太想用麻纸...因为现在的工艺还太粗糙,质量有些糟糕,墨水渗透容易四面扩散,不适合制作成书籍。

    也就少数权贵府邸,买来尝尝新鲜。

    “看来大楚的造纸业,有些落后啊!”

    很快,楚天秀就露出嫌弃。

    不过,麻纸再怎么差,也是纸。总比一根根冰冷硬邦邦的竹厕筹要好啊!

    ...

    很快,楚天秀拍拍屁股出了茅房,束起腰带,整了整衣袍,神清气爽无比。

    就是蹲久了,两条腿有点发麻。

    祖儿左瞧右瞧,脸色有些疑惑。

    姑爷,您用麻纸写的《自荐书》呢?

    藏哪里去了?

    她也不敢问...但是她心头隐隐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楚天秀大摇大摆走后。

    她连忙偷朝茅厕瞥了一眼...顿时羞愤,掩目。

    大楚有规,茅房要求‘常具厕筹,不得失阙’,并明文规定:‘不得用文字故纸’。

    连皇宫里用的都是厕筹。

    姑爷您真是胆大包天,也不怕被天下儒生、文人骂死。

    --------

    求收藏+评论+新书投资!( 楚氏赘婿 http://www.5mwx.com/9_9487/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