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其他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2494章 池少新篇,池家那变态(2)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态度不卑不亢,江年华姿态傲娇、面色平静,周身优雅妩媚、连点波动的气息仿佛都没有,刹那间倒反衬地两人像是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一般。

    看了眼身边淡定、即便穿着最休闲的T恤短裤都能艳压众人的姐姐一眼,江静好的怒气瞬间也仿佛消弭殆尽,挽着姐姐的胳膊,跟着帮腔道:“是啊!你算哪根葱?

    你们又算什么东西?

    我姐姐肤白貌美、天生丽质,比那些不知道动了多少刀子的僵尸鬼不知道好多少倍,追我姐姐的才俊公子多的是,随便拉出哪个来不比你强千百倍?

    大明星苏秦不好吗?

    允城最富盛名的赫公子不香吗?

    她又不是眼瞎了还非挑个瞎眼的?”

    脸色一黑,宁绍的目光不悦地又冷了几分:“你说谁瞎眼?

    江年华,你就是这么管教你妹妹的?”

    一点没教养!安抚地拍了拍妹妹的手,江年华却冷冷地瞪了回去:“我怎么管教妹妹是我们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再说,我妹妹也没说错!宁绍,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是我甩的你,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稀罕你,你也少招惹我!我江年华宁可嫁给池赫那变态的土肥圆,也不会吃你这棵长粪的回头草,你还是把你这自恋的心揣回到你的狗肚子里去吧!丢人现眼!”

    “我们走!”

    话音落,江年华便拽着妹妹宛如斗胜的公鸡,大摇大摆地从两人身侧走了过去,留下的两人却是满脸错愕、呆若木鸡,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里侧过道的十字走廊处,还站着两抹身影,一抹身型高大、面容冷峻、深眸微谙,眸光的焦距就消失在走廊的一角,而他身侧还站着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脸色土灰,嘴角抽搐,眼角的余光疑惑地扫过身侧比自己高了一头有余的男人落在了自己凸出的啤酒肚上:他这样的若都算土肥圆,那自己该叫什么?

    汗~这女人,眼睛是长到天上去了吧?

    什么话也敢说?

    还嚷地这么大声?

    这可是允城啊,在允城,池名集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真是动一动,整个城市都要跟着抖三抖的,作为现任当家的池赫,谁敢不给面子不恭敬地称呼上一声“赫公子”,这女人倒好,真是胆大包天啊!说他这人神共愤的样貌是土肥圆就算了,居然还敢说他是个变态?

    关键是还被某个正主给听到了,不是嫌自己命太长是什么?

    以前多少倒也有听过类似的传闻,说是池赫有什么隐疾,好像患有什么冲动型的精神疾病,犯病失控的时候会变得癫狂变态,大约就类似家暴那种情况吧!不过也只是隐约好像是有那么点风言风语,从来没有可靠消息也没人见过,倒是池名集团在他接手之后不止没有败落,反倒蒸蒸日上,赫公子的大名是日渐的如雷贯耳,再加上他的妹妹嫁给青城四少之一后,池家更是如虎添翼,在允城商圈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池家的门槛只差没被踏破了吧?

    别说嫁入池家、哪个女人不以攀上赫公子为傲?

    话说这朵奇葩是从哪个地缝冒出来的?

    哪来的迷之自信?

    张着嘴巴,男人大气都不敢喘,片刻后,才颤颤出声道:“赫~赫公子?”

    池家原本就是允城首富,而今更是遥遥领先,一众富商也只能望其项背,身为池家唯一掌舵人的池赫自然也是声名赫赫,而关于这“赫公子”的由来还有一段小故事。

    之前,大家也都是习惯性地称呼他为“池总”、“池少”或者“池老板”,听说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池赫跟某个贵公子起了点摩擦,结果被人身攻击了,因“池”与“痴”谐音,被编排出了不少的骂词当时圈里闹地还挺轰动,两人吵完估计都没往心里去,结果隔天池赫因为会见了英国一个挺有名的人物两人撞衫握手的照片因为太过养眼一度还上了热搜,因为他的气度样貌完全不输英国皇家出身的那个名人,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很多人都说他才是真正的贵公子,从那儿以后“赫公子”知名便不胫而走,慢慢地,至少允城这个圈里很少会再有人喊他姓氏的称呼,多是称呼他“赫公子”!对于称呼,池赫好像从来都没什么多余的反应,称呼他“池少”他不会生气,称呼他“赫公子”他也不会明显高兴,表情都是淡淡地。

    收回目光,池赫淡淡地对他点了下头,还示意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何总——”随后,两人继续往一边走去。

    一路拉着妹妹出了俱乐部,江年华虽说心里也不舒服,面上却看不出什么,倒是向来软糯好脾气的江静好还是气得呼哧呼哧地,不管怎么说,江年华也是靠形象吃饭的,所以,沉着脸,她也没敢表示,两人就快速地先上了车。

    车门关上,江静好就忍不住了:“气死我了!这个负心汉、人渣、臭不要脸的!道貌岸然,不得好死!这个宁绍是不是真眼瞎了?

    那个女人明明怎么看都比你差地远了!”

    一口气骂完,江静好又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姐,你真的没事吗?”

    毕竟是差点成为她姐夫的人,也是姐姐承认过的男朋友,被她撞破这一幕,肯定不好受吧!想着,禁不住懊恼地她又咬了咬唇。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淡淡笑了笑,江年华摘了墨镜,收拾了下周边,直接扣上了安全带:她能说,她其实并没有那么爱这个男人吗?

    但说一点都不难过,其实也是假的!毕竟也是多年感情、曾经想过要过一辈子的人,只是没想到最后会分手还分地这么难看!“姐,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宁绍好端端地为什么突然跟你分手?”

    以前,他可是近乎跪舔式地追求她,她能看出来,至少那个时候感情很真挚,不像是假的!(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http://www.5mwx.com/8_8162/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