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灵异小说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深藏不露,多管闲事
    “别惊讶,我没觉得是什么好事。”眉千笑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呢喃道,“店家不认得杨丞相,说明他压根就不是那里的常客。今日突然在那喝早茶,我觉得有两个可能。”

    “什么可能?”胡来好奇道。

    “第一,真就是心血来潮……走离丞相府十多里远的距离不嫌远,来这吃一顿早餐。第二,就是奔着我来的。”眉千笑自己也很纳闷,“就好像专程过来帮我解围一般,当真奇怪。”

    “他什么意思?他知道你的身份了?不对啊,看穿你的身份他应该报官去了吧。”胡来搓着自己的小胡子思索道。

    “不清楚……这人深藏不露,我看不透,个中玄机也参不透。”

    眉千笑低头继续嗦粉,暂时置之不理。毕竟这个丞相出现得太无厘头。

    他又怎么能猜到是皇上昨晚修书一封让杨士奇来给他洗脱嫌疑的呢。

    皇上和杨士奇当朝多年天下昌盛不衰,脑瓜子都是聪明绝顶的主。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用心一推敲就猜到眉千笑的套路大抵如何,杨士奇便早早来这附近准备给他做个假证。无论眉千笑上不上这店家、碰没碰到杨士奇,杨士奇都会给李梦瑶说看到眉千笑从金凤楼那头走来,给他坐实昨晚的去处。

    眉千笑喜欢去金凤楼这事向来不是什么秘密。

    “说回正题,你又找我来做啥?上次找我来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歹招呼我去天下闻名的金凤楼或者春风阁参观参观!”胡来捧着新送来的肥肠粉也嗦了起来,越说越气。

    两人这样捧着粉唠嗑倒十分接地气,没人能猜到这一个是魔教教主和一个是天下奇医。

    “上次情况危急,你也看到,在皇宫中乒乒乓乓打得多激烈,不赶紧走小心皇上秋后算账,你脑袋都保不住!”眉千笑没好气用筷子指了指胡来那不值钱的脑袋,“再说,医者父母心,你好意思给老子说要去喝花酒?你对得起你的列祖列宗,对得起你的忠实患者吗?”

    滚!有忠实患者这一说吗!他们该有多喜欢生病!

    “你说的对,医者父母心,我这不是想去挽救一下失足妇女,她们经历世道沧桑定有暗疾难忍,我给她们坦诚相对地把把脉、开开骨、推推穴……难得大发善心,这次不收钱。”胡来一本正经地笑道,只是满嘴满胡子的红油加上他那猥琐的外貌,好比一个“贱”字灵活灵现贴在脸上。

    你还想收钱?!

    眉千笑真想扇一巴掌过去,怎么有人比他还不要脸,把PC说得那么清新脱俗!

    “人家那是高档地方,不适合你这种俗人!行了行了,我叫你来是帮我查点东西。”眉千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里头装的是从洪七那分来的一点他死去老婆的血,“你精通血理,帮忙研究一下。这是一个死人的血,血中验得有断足草的成分……断足草你知道吧?”

    “知道,断足草难溶血,算是世上比较好从血中验出成分的玩意。”说到自己专业上的东西,胡来摇头摆脑自信道。

    “你帮忙查下这断足草在血中到底有何用处。”眉千笑将事情经过简单和胡来说了一遍。

    对洪七的老婆又下药又强杀,犹如脱裤子放屁道理上说不通,不得不从现有线索再研究一番。

    “检查到成分容易,但要了解它用来做什么……其实很难。”胡来眉头紧锁,晃了晃小药瓶,“无论什么草药,用量多少或是掺杂了什么东西,都能影响药性。而只凭血中有断足草成分去查它到底起什么作用,太难了,可能有千千万万种可能,没有长年累月的实验得不出有效结果。这你得找精通药理的大行家。”

    “找了,也没什么头绪,毕竟断足草已近绝迹,又不是常用草药,如你所说需要许多实验,想得出结论没那么容易。所以才让你从你的角度查一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毕竟这是唯一仅剩的线索。”药理大行家是皇宫中的老御医薛太医,皇上那头已经找过他了,得到的也是这番结论。

    “行行行,我把这点死人血能有的成分全给你查来……”胡来没好气道,“该上心的不上心,这点小事让你那么上心啊?”

    “受了点小恩惠。还有,洪一公中毒昏迷也需要你偷偷诊治,此事有危险性,我会让青衣教和洪七助你。你看,连洪一公都中毒了,能是小事吗?江湖怕是要出大乱子!”

    “原来如此,居然连洪一公也……”胡来神色严峻起来,缥缈的眼神遥望虚空,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发自灵魂地问道,“洪一公是谁来着?”

    眉千笑今天把一年量的白眼都翻尽了……他也真是傻,和一个搞无痛人流黑诊所的庸医说江湖人物顶个蛋用!

    “反正你好好查就行了,哥不亏待你!”眉千笑愤愤摆下吃空的碗,又捧起另一大碗肥肠粉嗦了起来。

    他是真有点饿,昨天为了看美女糕点没吃着,今天因为丞相的鸟早餐也没吃着。其实昨晚他也能猎点野兽啥的回来用火堆烤吃个宵夜,秉承尊老爱老的中华美德分点给两位老大哥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扫地僧是个和尚,人家不吃荤。

    再以扫地僧那德性,他能乖乖看着他们大口吃肉?必定上来一通训诫不让他们吃……不听是吧……往肉上面吐口水,大家都别吃……唉,他实在太懂这些人的尿性了。

    “亏不亏待我另说……别亏待有些人就行了。”胡来不经意般说道。

    “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明白?”眉千笑低头吃粉,只当听不懂。

    “那晚你和日护法突破殿顶打到天上去了,我看那妮子忧心忡忡追了出去……莫不是担心你啊,傻小子?”胡来脸庸心不庸,看事可透彻了。

    这两人当初两小无猜的时候他是见证人,闹到今日这番田地,你说他不觉得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没你说的那些事……我们把事情说开,已无瓜葛。”

    “你们的破事能说得开吗?一个要给挖眼珠子的、一个要给送全身血的,那个你侬我侬生死与共哟……要不找个机会我上门和她说说?去哦,拉上那个臭算命的,他口才好,定能说通那妮子……”

    “江湖恩怨你懂个屁,吃你粉,少多管闲事!”眉千笑气不打一处来,把胡来的头摁到碗中,等他被辣味呛得眼泪和鼻涕乱飞才拎起来。

    “你!你!你这臭小子这样对我,我和你恩断……”

    “金凤楼和春风阁你是不够格调了,今晚我请你去南京临近县城的怡红院倒是可以,去不去?听说那边的姑娘最喜欢有点性感小胡子的怪大叔……”

    “这还差不多。”胡来把脸上不知是眼泪鼻涕还是红油的液体随手一抹,傲娇道。(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http://www.5mwx.com/4_451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