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玄幻小说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正文 第545章 高手过招(下)
    “总司令……总司令!大事不好,艾莉亚小姐意图行刺女王,叫无垢者抓起来了!”

    “噗忒,什么?”听到消息时艾格正在吃早餐,闻言惊得连嘴里嚼到一半的食物都吐回了盘中,“什么时候的事,她现在在哪?”

    罗柏此刻正带着四家北境诸侯的军队向临冬城赶来,打算领他们向丹妮莉丝称臣效忠,最晚后天便能到,要是他回了家却发现自己的小妹被当做刺客关了起来,会怎么想怎么做?

    这绝不是巧合,瓦里斯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导演策划出这桩事情来!

    “就刚刚!您嘱咐我们注意异常情况,所以有人看到就立刻向我报告了。现在好像被带到陛下面前去了,就在客室。”

    “这该死的狗太监。”怒焰腾一下被点燃,艾格蹭地站起来,起身瞬间还握紧拳头重重锤了一下桌面,震得木板和碗碟都哐啷乱响,把周围还在吃早餐的众将士吓了一跳,“带我过去!”

    他大步向门口迈去,连保暖的大衣都没顾得上披便推门走入寒风中,这副火烧火燎要赶去找人拼命的架势迅速感染了餐厅内其他人,就连并非今日执勤甚至根本不是侍卫的人员也放下手中的早餐,抄起家伙跟了上去。

    ……

    出于向君主展示顺服和对冰火世界两大搅屎棍的忌惮,艾格自拿下临冬城并迎到丹妮莉丝一行后便“趴低”了身子,将当惯了老大养成的傲气结结实实憋在肚子里。无论是在女王、培提尔还是瓦里斯面前都收敛锋芒、小心翼翼,生怕给这群未来新王朝权力核心中的上级和同僚留下嚣张猖狂或极具威胁的印象。

    但这一回,瓦里斯的手段把他点炸了。

    再怎么低调和气,以守夜人为核心的赠地军都是七国眼下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他也是颈泽以北目前事实上的老大。在黑衣军团实际控制着整个临冬城内外的情况下,这太监竟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拿他在乎之人的生命安全挑衅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以艾格的涵养和好脾气,想彻底惹毛他其实还真有点难,但这回瓦里斯成功了。

    他可以利用艾莉亚洞悉她父亲最新想法动态,他可以靠艾莉亚将她兄长忽悠得团团转,他可以扒了艾莉亚的裤子打她的屁股……但其他人,动这姑娘半根汗毛都不行!

    没有理由,就是不行!

    为了筹备接下来北境诸侯向丹妮莉丝效忠的仪式顺利安全,他这两日都是忙碌到后半夜才入睡,天一亮就又爬起来。刚才在用早餐时,他困倦得差点眼睛都挣不开。但此时此刻,他精神抖擞、怒火中烧、杀意沸腾地快步走向城堡中央的女王下塌地,完全将冷静和藏拙的打算抛到脑后……不断想象着将瓦里斯剁成碎片的画面,以至于直到被无垢者的长矛顶到鼻子底下,才发现局势有点不太好看。

    领着四五十个拿刀带剑的人气势汹汹地直奔女王居所而来,这场面叫谁看了都会误以为是一场兵变和逼宫的,也难怪守门的女王卫队如临大敌,把武器都举了起来。

    “你们在干嘛?”艾格恢复了一丝理性,皱眉转身,朝背后大手一挥:“不是今天执勤的立刻解散,不许逗留,执勤的在外面等我!”

    把压根不知道他想干嘛但就是热血沸腾地凑热闹跟来的士兵们驱散,又下令轮班侍卫在屋外等候,看门的无垢者才放下长矛,放艾格一人进入了客室大楼。

    临冬城那个能容纳五百人的大厅已经被充作了赠地军的营地,客室一楼的最大房间便被女王暂时征用来会客和处理事务。艾格进入时里面约莫二三十人,其中大半是无垢者士兵和丹妮莉丝的侍从或宫廷成员,由于面积不大的原因,已经显得有些闷热和拥挤。

    丹妮莉丝面色平静地坐在最前头的高椅上,弥桑黛和瓦里斯一左一右立于她身边,而艾莉亚则站在人群围出的一小片空地中央——正好是前天因被小指头设计而挨鞭子那几个倒霉蛋站过的位置上,像个展品一样顶着所有人的视线。不过叫艾格松一口气的是,培提尔已经先到了一步,此刻正抓着女孩的一条胳膊站在她身边,多半是在阻止艾莉亚顶撞女王或头脑发热说出什么胡话来。

    他挤入人群,强抑着情绪走到场内同样站到艾莉亚身边,和小指头一左一右地把她夹在中间,向女王行了一礼:“早安,陛下……谁能来告诉我,这边发生了什么吗?”

    “不用你来装好人!”小母狼下意识地嚷嚷道,显然还没从艾格背叛北境此事的别扭中走出来。

    “别胡闹!”艾格扭回头去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闷喝一声。

    他居然吼自己!明明更委屈更生气了,但不知为何,这混蛋不容置疑的语调和随之而来的威严气势就是有种叫人心颤神摇的奇怪魔力,艾莉亚被慑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不仅忍不住想听他话,就连屁股上和腿心间快痊愈的伤肿都重新开始隐隐作痛。

    毕竟没蠢或想不开到不要命的程度,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中而艾格打算保护自己,她气哼哼地嘀咕两声,抿嘴不再说话。

    于是房间内的所有视线都被吸引到了新来的守夜人总司令身上——大家早已认识这位女王“新宠”,但一直以来艾格给众人的印象都仅停留在“很会做生意”和“很能打仗”这个层次上,他们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位大人还有如此强硬的一面。此刻站在史塔克小姐身前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正在护崽的猛兽,龇牙咧嘴,侧漏出一股择人而噬的气势。

    片刻的安静后,丹妮莉丝身边的小文书弥桑黛得到女王的点头默许站了出来:“艾格大人,史塔克小姐刚才拿着这把剑在城堡内闲逛,守卫发现后便把她请了过来,询问情况。”

    艾格定睛一看,弥桑黛手中的不是别物,正是自己先前为装逼才没收走,让艾莉亚自己保管的小刺剑——“缝衣针”。

    莫非这疯丫头真又动了刺杀丹妮莉丝的蠢念头?

    仿佛听到了艾格的心声,女孩立马恼火地叫了起来:“什么叫闲逛!我只是心情不好,到藏书塔顶去吹吹风罢了!”

    立于女王身边另一侧的瓦里斯带着他标志性的慈祥笑容摇摇头:“史塔克小姐,请容我直言,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带着利器在城堡里随意走动,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请闭嘴,瓦里斯大人。”只听完这一轮对话,艾格心中便已对事情的大概有了眉目,在定下心来的同时,怒火越发旺盛——以艾莉亚的直肠子,她若真想刺杀女王,绝不会怂到被抓了却矢口否认。他强抑着杀意开口,决心不再温文尔雅,“陛下,请问当时将艾莉亚小姐‘请来’的那几位士兵在屋内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除了劳勃·拜拉席恩外,还真没人在瓦里斯话说到一半时让他闭嘴过。艾格一改往日沉默寡言忽然莽起来的这番出格举止不仅让太监楞在了当场,也让丹妮莉丝颇感有趣地坐直起了身:“在呢,黑壳,你来回答总司令大人的问题。”

    “黑壳”是一名普通的无垢者,和他们的领袖“灰虫子”一样,在被丹妮莉丝解放的那天自己选择了这个奇怪的名字作为终身代号。他因为知晓通用语而担任小队长,在听到女王的命令后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向艾格点头示意,肃立等待他的询问。

    “你好,黑壳。你今日‘请来’艾莉亚时,她是在藏书塔的塔顶吗?”

    “没错。”

    “藏书塔离女王居住的客室近两百尺远,且两座建筑并不互通,是什么原因让你觉得,她对女王造成了威胁?”

    “从藏书塔顶可以俯瞰客室,而且这位小姐带着一把剑。”

    “呵呵……”艾格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抬头望向前头已经从错愕中恢复正常的瓦里斯,就这么盯着太监,问了无垢者最后一个问题:“黑壳阁下,你作为女王的守卫,应该在客室周边的地面上警戒才对,怎么会发现远处高于你的藏书塔顶上有个女孩,还看出她带了一把小剑?”

    “我没有发现,是米泽丹告诉我:他看见史塔克小姐带着剑朝藏书塔走过去了。”

    “这是我家!我想去哪里,你管得……”

    “非得我让你也闭嘴吗?”艾格又扭头瞪了艾莉亚一眼,把她剩下半句叫嚣都憋了回去。

    和他所料完全一样,无垢者是不可能脏自己的手替瓦里斯对付史塔克家的。他们仅忠于丹妮莉丝,这回只是和前天被培提尔利用一样——被有心人当枪使了罢了。

    艾格不认识这个“米泽丹”,但他可以肯定:就算自己向女王请求召来此人并质问他是受谁指示,他也只会回答说自己是偶然路过看到了一个持剑女孩,于是便善意提醒了守卫们一句,并未指使无垢者们去抓她。

    作为要对丹妮莉丝负责的女王卫队,无垢者们就陷在这样一个责任困境中:一旦有人向他们举报疑似威胁的情报,就算再不以为然甚至猜到了这是个坑,也得出于谨慎和程序正确的原则跳进去。

    别说瓦里斯这样做事滴水不漏的高玩,就算是艾格自己,也知道该怎么遥控指挥,才能让他人无法将矛头指向在幕后主使的自己。

    他刚才怒怼了瓦里斯一句叫他闭嘴,本还有些暗暗期望他还嘴反击,可惜并没有等来,看来今天是没法当众向这太监发难了。但无所谓,当务之急是先把艾莉亚护住,该怎么对付敌人,可以回头再思量。

    “那么,陛下,我觉得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艾格移开紧盯着瓦里斯的视线,努力放松凶狠的神色,重新看向了丹妮莉丝,“我是艾莉亚的剑术老师,这把小剑从小就陪着她长大,几不离身,她带在身上只是出于习惯,绝非是对您有恶意;藏书塔到陛下所在的客室楼隔着一个校场,根本没法悄无声息地接近,若强说她是在高处进行侦查为刺杀做准备,她居住的主堡本身明明就很高了,何必舍近求远?”

    “总司令大人,您误会了。”弥桑黛作为女王的贴身侍女,只看情形脸色也知道此时该替丹妮莉丝安抚一下麾下臣属,“陛下没有怀疑史塔克小姐是刺客,也没有刻意为难她,只是出于谨慎考虑,稍作询问罢了。”

    艾格不打算接受这说法,而是待小黑妹说完后,仍旧保持着先前的语速和音量继续发言:“除此以外,我还希望能向各位指出一点:临冬城是史塔克家的家堡,陛下虽然是他们所效忠的君主,但在此地也是客人。主人将偌大客室整栋腾出作为陛下的临时行宫,已经算得上礼数周全,在此楼内外和周遭,无垢者卫队执行怎样严格的安保措施都不为过,但离了这栋楼……艾莉亚作为史塔克家一员,她想在身上带剑带刀还是带长矛,想在藏书塔、武器库还是校场闲逛,都是她作为此地主人的权力,没有义务向任何人报备和解释!客人莫名其妙将主人‘请来’到此地,像审问犯人一样做‘询问’,才是极大的僭越和无礼。我在此向陛下请求,即刻释放艾莉亚小姐,并让造成这场误会的黑壳,向史塔克小姐赔礼道歉!”

    一片吸气声中,屋内重归寂静,艾格听到了身旁小指头叫他冷静的低声提醒,但选择装作没听见。

    他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了吗?也许有点,但绝没到让他失去理智、意识不到这个要求略显霸道和过分,会让丹妮莉丝不悦的程度。

    但他还是决定这么做。

    带领赠地军奇袭北境一夜拿下临冬城在军事上是一次足以载入史册的胜利,但在政治上却让他花费多年时间好不容易刷完的“北境声望”和“史塔克好感度”双双归零甚至变负。但既然罗柏已经老老实实地向丹妮莉丝投诚并开始以封君身份劝说北境诸侯同样站队,那艾格将史塔克家作为“北境自治方案”中核心家族的计划便多半不会有变——狼家都是老实人,而老实人更好控制,与其换人,还不如就让知根知底的他们保持原位。

    而既然决定让史塔克继续担任北境守护,那对这么一个实权家族,自然是要抓住一切机会,重新把声望和好感度刷回来了。

    当然,如果仅仅出于这一考虑,便冒着掉“丹妮莉丝好感度”甚至“女王宠信值”的风险当众护崽,显然有拣了芝麻丢西瓜的嫌疑。驱动艾格这么做的更大动力在于:她不想再让艾莉亚受这委屈。

    这是他在这个举目无亲的世界里屈指可数真正关心和在乎的人之一。改旗易帜进攻临冬城炮击主堡已经伤透了她的心,但那是无奈之举,但如今培提尔和瓦里斯的争斗又殃及池鱼,这对她而言就真是无妄之灾了。进屋半分钟艾格便已意识到丹妮莉丝无意把事情闹大,他若只是想保住艾莉亚性命,啥也不做都行……但艾莉亚是他的便宜徒弟和小情人,他今天不单要确保她身体无虞,还要任性一回,替她讨回公道,要个说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http://www.5mwx.com/4_4351/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