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骨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夜宴(三)
    “哎呀,这不是李大人吗?”

    李长寿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他眼神一沉,望殿外看去,满殿官员避之不及的让开一条道路。

    这句话的腔调,乍一听很是欢愉,但实际上颇有些阴阳怪气……之前李长寿喊住玄镜,就是这个口吻。

    一身朴素黑袍的宁奕,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向着李长寿的方向走来。

    在天都大部分官员的眼中,一位西岭小阁老,一位蜀山小师叔,应该是第一次碰面……但现在看来,这两位年轻大人物似乎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

    一息之后,李长寿眼中的阴鸷便扫荡而空,他的面上看不出有丝毫负面情绪,笑着向前迎了一步。

    结果却与宁奕擦肩而过。

    宁奕根本就没有在李长寿面前停步,他完全无视了这位小阁老,一路面带微笑向前步行,最终来到了书院派系的席位,一位神情错愕的老者面前。

    老者的官职并不大,头发已经花白,受书院政策扶持,前不久刚刚登上执法司少司首之位……而能够受邀来到这次殿宴,便已经是天大的幸运,此刻满是讶然地望着宁奕,有些不知所措。

    “宁先生……你……认识我?”

    宁奕的目光先是与不远处的声声慢对了一下,他微微眨了一下眼,收回目光,诚恳开口道:“李贺先生,晚辈先前在书院名单上看到过您的名字。”

    他微微一顿,认真道:“为中州学子筹银开学堂,增印古籍,潜心下沉,还在南疆驻办地待了十四年……如今像你这样的实干派可不多了。”

    李贺怔住了。

    老人的眼神有些湿润,他看着这位宁先生,联想到前些日子书院接受到赠书的消息,以及自己被升官的训令。

    老人望向声声慢。

    带着师妹坐下宴位的女子,对着他微微点头,算是示意。

    琴君的神情始终平常,在宁奕赠卷之后,蜀山和书院便算是一同进退,而她将书院的势力脉络,以及一部分的战略计划透露给宁奕……在后者的建议下,书院决定提拔一个叫做“李贺”的老人。

    换而言之。

    李贺能够来到殿宴,也都是宁奕和声声慢的授意。

    而这一幕……此刻却是带满了讽刺。

    宁奕人未入殿,声便先至。

    遥遥喊了一声李大人——

    满殿文武都让开一条道路,等着宁奕和李长寿会面,想看看着两位风头最盛的年轻人遇在一起,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

    结果宁奕口中的“李大人”,竟然就是这么一个名字都未曾听过的小人物。

    刚刚提拔上来的执法司少司首?

    在南疆驻办地待了十四年,头发花白的老人?

    一时之间,圣山也好,三司也罢,已经有人忍不住笑出声了。

    西岭小阁老的权势虽大,但还不够让所有人都忌惮……此刻孤零零站在殿上的李长寿,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他余光瞥见东境羌山的方向传来一些笑声,除此之外,便是刚刚落座的玄镜。

    那个小姑娘悠悠啃着面前玉案上的黄桃,看傻子一样看着逢场作戏的李长寿,眼中的讽刺意味再明显不过。

    李长寿来到宁奕身旁,笑着打招呼,“宁兄。”

    正在与老人交谈的宁奕,说话声音被打断,演技很好的呀了一声,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笑道:“您是?”

    宁奕深夜在剑行侯府与李长寿见过一面。

    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出去。

    所以严格来说,这场殿宴,是宁奕和李长寿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下碰面。

    小阁老淡淡一笑,极其洒脱的回道:“西岭三清阁,李长寿。”

    “久仰久仰,我们见过吗?”宁奕有些不好意思,按照礼数回了一礼,笑道:“阁下有些眼熟啊。”

    书院扶持的那位老人,很识趣地向后挪步。

    李长寿温和笑道:“不知为何,我见宁兄如见亲人,春风拂面。”

    宁奕点了点头,人畜无害的笑道:“小阁老客气了,千万别说这话,平南王爷听到会生气的。”

    玄镜噗嗤一声没忍住,啃到一半的桃子都快笑喷出来了。

    殿上谁人不知?李长寿出身显赫,乃是红拂河平南王爷的独子!

    至此,宁奕和李长寿的关系便很明朗了。

    这位蜀山小师叔入殿便为书院解围,面对李长寿的交好,揣着明白装糊涂,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殿宴的一些官员,已经开始嗑瓜子,准备看好戏了。

    只不过宁奕和李长寿都没有再交谈,宁奕笑着目送李长寿返席,饶是那位小阁老养气功夫再好,此刻也不太能笑得出来,不过也没在公共场合下撕破脸皮,李长寿周围正是道宗如今所交好的势力。

    南境执法司的官员。

    西境圣山中的小无量山。

    还有三清阁内阁的几尊大席位。

    这些人围住李长寿,那位小阁老重新恢复笑容,一个一个与之交谈。

    宁奕同样也入座,蜀山和书院相距不远,刚刚坐下,一堆“朋友”便迎了上来,商议书院和蜀山的一些项目……

    百忙之中。

    玄镜小丫头掷了一枚果子,“噗通”一声,落入宁奕碗碟,滴溜溜打转。

    宁奕一边应付人群,交谈自如,一边微微转头,瞥了一眼。

    小姑娘瞪大眼睛,压低声音。

    口型是在问。

    “谷小雨呢?”

    宁奕也不嫌弃,捡起果子啃了一口,笑着传音过去:“栓马去了,待会就到。怎么,想我那宝贝师侄啦?”

    玄镜瞪大双眼,传音入秘,怒骂:“拴马还使唤他,他真的是你宝贝师侄吗?宁奕,你不是人!”

    宁奕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总不能说,谷小雨这厮在殿外磨了好久,看着一群陌生人涌入大殿,始终不愿进来,这小家伙跟玄镜不一样,几乎没怎么跟生人打过交道,殿宴开始前避不开的那些交谈,对他而言就是一场折磨。

    最后宁奕只能妥协,让谷小雨在殿外候着人群进来,最后半刻钟再入场。

    “宁先生,书院若是在西境召开学堂,您看……”

    “宁先生,蜀山的剑修基本法,一直不曾有过拓本,不如……”

    应付着这些琐事,宁奕也没空搭理玄镜,只能视小姑娘的怒目圆瞪威胁怒骂于无睹,后者挤眉弄眼一段时间之后也果断放弃了纠缠,刚刚准备从殿宴席位离开,去殿外找一找谷小雨。

    大殿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宁奕抬眼,看到对座不远处的李长寿,笑着站起身,带着一群随从官员,迎向大殿……今夜的殿宴,看起来就像是泾渭分明的党派勾结。

    李长寿如日中天,投靠附属他的人也是最多,但进入大殿,会迎来如此热烈欢迎的,这是头一位。

    玄镜眯起双眼,眼神不屑地注视着这一行入殿者,她也好奇,能被李长寿如此迎接的,到底是谁?

    “杜大人,何仙姑,束薪君。”李长寿笑着行礼,迎接三人,然后注意到另外一个年轻人,亲切问候道:“杜公子伤好了?”

    宁奕皱起眉头。

    入目所见,西境执法司大司首杜威,三清阁阁老何帷,还有小无量山束薪君竟然走到了一起,两人身后,圣山骨干弟子,还有杜淳,一行人有十数个,皆受邀来此殿宴,此刻看起来浩浩荡荡,极有派势。

    这三股势力,在李长寿的作用下,拧在了一起?

    宁奕八风不动,将身边的事情应付完,此刻李长寿与一行人正好走到近处。

    那位西境大司首杜威,忽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望向宁奕。

    “嗡”的一声,宁奕四周的空间似乎都凝固了。

    绿柳街那股窒息的氛围再度重演——

    高手!

    绝对是高手!

    这位大司首的修为境界……在星君之中也是拔尖,不过看起来没有之前的师姐强,应该还没到极限星君那一步。

    宁奕眉心溢散一圈无形涟漪,化解压力,对着杜威微微一笑,算是见过。

    明显能够看出,杜威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只不过瞬间便掩去,两人的匆匆一眼,以及“交手”,不过电光火石。

    束薪君的身后跟着三个少年,一出场便引发了大殿的讨论。

    “这就是小无量山的‘三星’,果然气宇轩昂,人中龙凤!”

    “据说莲花阁再开星辰榜,前十之中,小无量山会占据三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这三个少年,额头显化一缕修为,分别昭现紫青金灿之异色。

    三人身上,各自显化佛道儒三教的神圣气息,看起来便如同三尊小圣人,任谁来看,都能看出头角峥嵘,而三人的面色也是一片傲然,全然忘了先前在蜀山战败的事情。

    宁奕眼神平静,这三个少年的确是天才,刚刚打完架,全都有奇遇,修为境界破了一个瓶颈……小无量山算是捡到宝贝了。

    不远处的玄镜,看着三人,满脸嫌弃,听到星辰榜几个字之后,撇了撇嘴,道:“看起来人模人样,打起来却不咋地。星辰榜有啥用,加在一起也打不过谷小雨。”

    这句话被三人之中的“度天”听见了。

    白袍度天停下脚步,盯着玄镜,幽幽问道:“谷小雨?”

    不等玄镜开口。

    他冷笑一声,望向宁奕身旁空空荡荡的席位,道:“你在说那个乞丐模样的蜀山风雷山传人?我可听说,有人在马厩那见到了他……别是一身破烂,不敢入殿,怕丢人现眼。”

    玄镜气结,一向口舌伶俐的她,此刻竟然说不出话,只能怒目瞪着小无量山一行人。

    度天话音说完,殿内便是一阵哄笑。

    小无量山,还有道宗的一些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见过谷小雨,穿得像个乞丐,面黄肌瘦,别是在大殿外面被拦下来了吧?”

    “蜀山风雷山传人……啧啧,好吓人的名头啊。”

    一声声讥笑。

    宁奕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时辰快到了……谷小雨还没入殿?怎么回事?

    宁奕念头刚刚浮现,殿外便响起了一道钟声,海公公来到了殿门之处,此刻殿内几乎都快到齐。

    “东厢徐姑娘到——”

    这句话打断了所有的声音,满殿的喧哗都随之消散,无论男女,此刻都屏住呼吸,注视着殿外的方向。

    暮色之中,一身宫廷华服的徐清焰缓缓踏入殿内。

    她低调的戴着帷帽,黑色叠纱遮掩了上半张面孔,但仅仅露出的唇角一抹弧度,仍然惊艳了所有人。

    徐清焰的右手,还牵着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的发丝梳的一丝不苟,束成了一个发髻,脊背挺得很直,仪态非常完美,面容稍显苍白,但神情从容,像是一位贵公子,眼中既没有胆怯,也没有懦弱,瞳孔深处像是藏着一团桀骜不驯的野火,随时都能点燃。

    远远看去,这个少年平静的气度之下,藏着如狮子般的张扬和不羁。

    殿上的从宴者都惊呆了,在这场夜宴之前,没有人见过这个少年,也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

    徐清焰牵着少年一路走过,到了宁奕的位置上停了下来。

    “师叔。”

    谷小雨恭恭敬敬喊了一声。

    所有人的眼睛都快惊掉了,这少年喊宁奕师叔?

    坐在旁边玉案的玄镜,手中的梨子咕噜噜滚落在地,她看着“谷霜”,完全无法与自己印象中那个又破又烂的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剑骨 http://www.5mwx.com/4_4201/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