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86 突然一战
    说说笑笑之间, 箕山山谷已经出来了。之所以大家都要这样故意的说说闹闹,就是因为要掩饰住自己内心的那种彷徨与忧伤。只要看到了山谷里的那种惨烈的情景,除非是特别神经大条的人,不然的话都会在心里留下一个阴影。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大家不知道,但是有没有报应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清楚。那么强大,那么桀骜不驯,那么嚣张的白袍军就这样完蛋了,一点声音都没有留下来。估计这片手臂森林的模样会留在大家的印象中一辈子。

    刚刚出了山谷不远,队伍正在集结,休整。贺六浑等人也正坐在一处平地上休息,这时前面一阵骚乱。

    “怎么回事?派人过去看看。”贺六浑对聂阿大吩咐道。

    还没有等人过去,这个时候司马子如就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不对,应该说是扶了过来。两个士兵架着一个几乎都走不动的,满身是血的人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事情啊?”贺六浑一看就知道出事了,但是有一点纳闷,怎么会这个时候又出事了呢?因为离开豫州城已经不远了,大概就是四五十里路的样子。难道不成是豫州城里面出现了变故?

    那个满身是血的人,是个斥候。贺六浑现在带兵越来越谨慎了,因为他现在明确的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越是在战争的环境当中,越是要小心谨慎。因为很有可能一次的疏忽,就会导致万劫不复。人的生命毕竟只有一次,所以在战争当中任何的疏忽不能够出现,因为那一可能就是致命的一次。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指挥能力和水准才逐渐的上了一个层次,越来越能够达到大家的风范,稳定缜密,不疏漏。

    斥候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开始禀报:“启禀侯爷,我们20个斥候,在前面侦查的时候遇见了一只军队。当时一看是豫州城的驻军,军队的着装和旗帜都是大魏,所以我们就上前去联络。结果哪里知道我们靠近了之后,他们就把我们包围,全部射杀。兄弟们拼死掩护,我才逃了出来。”接下去就是泣不成声,毕竟那些天天在一起生活的兄弟已经都完蛋了。这也就是战争的残酷性,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开玩笑的,各式各样的兄弟,今天因为一件事情,可能就全军覆没。再也找不到这一些兄弟来聊天,吹牛打屁。

    司马子如补充说道:“这个士兵跑回来的时候,他的身后还追着100多骑兵。那些骑兵看到我们的军阵之后,就退了回去。”

    现在已经毋庸置疑了,肯定豫州州城里出现了大的变故,再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整个豫州城肯定已经叛变投敌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司马悦不是一个儒将?读书人对他的口碑都很好,都说他观察入微,体贴民情,是一个好官。”崔蒿这时已经走了过来,发出了自己第一个疑问。

    司马悦是大魏豫州刺史,也是边防上的一个重要的将领。司马楚之之孙,司马金龙之子,源贺之女所生,司马纂之弟,一直以来任豫州刺史。

    “在怎么观察入微的人,这又不影响他投降。”薛延凯说道。他自己就是一个投降过来的人,所以他对投降的人都有天生的好感,都觉得都是被逼迫的,实在没有办法。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司马悦肯定不可能投向南朝的,因为他自己的家族本身就属于皇族的分支,而且他的父亲,爷爷都是属于朝廷的大官。一家老小,一个宗族都在我们北方,怎么可能投向南朝?”崔蒿解释道。

    “有没有可能他的父亲爷爷被晋王在河阴之变当中都杀掉了。”贺六浑问道。河阴之变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多少宗族,士子都对尔朱荣恨之入骨。很多的官员,地方大族对大魏朝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但是对于尔朱荣那的的确确是完全的不支持。因为他蛮不讲理地一次河阴之变,就让大家对他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应该没有。”崔蒿摇摇头。

    “那就奇怪了,怎么会这个样子?”贺六浑纳闷。“你再说说,司马悦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他什么事情?”

    “本来就是属于皇族的分支,这个大家都知道了。另外这个人特别喜欢文学,他的写字书法都非常的不错。而且颇有才名,有一次断案的故事还被写进历史。所以我们很多读书人都知道他。”崔蒿解释道。

    一次,司马悦下辖的汝南上蔡县有一个叫董毛奴的人在路上被人杀死,随身携带的五千钱也被抢走了。上蔡县令怀疑是本地一个叫张堤的人图财害命,于是下令将其抓捕并从他家搜查出五千钱。在审问的时候,张堤开始不承认,县令便要对其进行拷打,张堤非常害怕,于是招认是他杀人劫财。案件上报到州衙门后,司马悦查阅案件卷宗发现了不少疑点,怀疑案情不实,便传讯董毛奴的哥哥董灵之,问他说:“你弟弟被杀人抢钱,凶手当时肯定慌慌张张,现场应当遗留点什么,你拾到了什么东西?”董灵之说:“只拣到了一个刀鞘。”司马悦于是召集州内的工匠,叫他们传看刀鞘。其中有一个叫郭门的工匠看过刀鞘后报告说:“这个刀鞘是我做的,去年卖给了同城人董及祖。”司马悦派人拘捕了董及祖,一经审讯,特别是看到刀鞘后,他供认了杀人劫财的罪行。司马悦于是依法处死了董及祖。

    “那这样说来这个人是个好官啊,而且肯定老百姓会支持他。而且就这个样子,看来他应该明白事理,我们现在代表的就是大魏朝,怎么还会来杀我们的人呢?”司马子如也是非常疑惑。

    大家还正在讨论的过程当中,这个时候斥候队长飞速来报:“启禀侯爷,前方五里之处,敌军正在整队。看样子好像是要动手了。”

    花弧就跳了起来说道:“还真的是太过分了,居然还敢对我们开始动手,真的把我们当软柿子来捏嘛。”

    薛延凯也是嗷嗷叫。

    其实这一段时间以来,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压抑。因为面对白袍军自己,这些人只能够防守,不敢去进攻。就像是班上成绩差的人,只能够仰望着成绩优秀的人。而这样的场景经历多了以后,就会逐渐的丧失自信心。更多的是一种压抑!

    幸好自己带着一支军队,自信心还是没有丧失,而且一直憋着一股劲。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看到花弧现在的样子,贺六浑心里非常的欣慰,就知道这些人还一直在热血沸腾,一直在渴望着一场战斗去证明自己。

    司马子如说道:“侯爷,看来这场战是不能避免的。但是究竟怎么打,侯爷要拿一个主意。”司马子如现在的的确确开始成长了起来,考虑问题已经不再是那么简单,而是比较全面。

    他现在这个问题的意思就是,我们到底是要跟他彻底的撕破脸,还是要有分寸。毕竟这个人物的身后就是皇族的旁系,那也肯定是和宗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如果现在一场战争打下去,顺手就把司马悦给杀了,都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一些后患。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把他给先击败,最好是能够去抓几个俘虏过来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看下一步。”

    花弧笑道:“现在兄弟们都憋着一股劲,要去看一看自己的手上的狼牙棒,到底是不是已经生锈了?这场战首先第一个先锋就是我了,你们都不许跟我争了。”

    贺六浑笑道:“好吧,我们现在就到前面去,我给你观敌僚阵。”

    真正要开始摆开阵势作战,那就不是这么轻易的事情,而是要有一定的规划和安排。毕竟到了两军阵前,弓箭,刀枪那都不是拿来玩的,而是致命的武器。

    这已经到了河南的南部,马上就到安徽境内,属于典型的南北分界线。这块区域也更多的是丘陵,平原交织。 现在两军对垒的区域,就正好是一块相对的平原。

    来到两军阵前之后,大家仔细观瞧才发现。对方那是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和自己决一死战了。因为他们已经摆出了大阵,厉兵秣马就等着冲锋了。

    贺六浑扭头说道:“崔先生,我怎么感觉对面的步兵部方阵里面有些旗帜不太对头。”

    崔蒿点点头说道:“侯爷估计现在最危险的情况已经出现了。那个步兵方阵里面,大部分人并不是我们大魏朝的。他们是南朝的军队。”

    这话一说出来,将领当中引发了一阵骚动。大家认真去观察之后才发现那个大旗的写法绝对不是魏朝的风格。

    “可是那个两边的骑兵部队和我们装备等各方面都完全一致啊。”花弧说道。

    贺六浑皱眉说道:“那就说明豫州城已经被南朝的人所占领。他们现在已经合兵一处,看来这场战真的是必须要打,而且要打得狠了。”

    自己这支部队接到的任务就是接管豫州城,并且开始驻守。既然现在整个豫州城都已经落到了南朝的手里,那么自己就非得要亲自把它夺回来,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重要了。

    ————

    今天在家写了15000字。虽然说这个作品从订阅量上来说是失败的,但是我自己一定不会让它夭折掉,因为那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再不可爱,也一定会让它慢慢长大。

    休息一下,希望心态调整好

    -(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