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74 看望
    尔朱荣最后说道:“贺侯爷,这次安排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贺六浑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感动。刚开始征询自己的意见,以前他下决定的时候,哪里会听下属的想法。

    “完全没有,尔朱国公爷那边我还派了两位大将去帮忙,确保在渡江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问题。这大事情属下一定会尽力的配合好。”贺六浑表态。虽然说这个建议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执行者不一定要是自己。而且更重要的是,尔朱兆这个人本身就是属于自己这一边的,当然更加的完美。

    “本王也知道你和国公爷的关系非常好,这也算是理所应当吧。”尔朱荣认真的看了贺六浑一眼,这一眼里面有太多的含义了。

    贺六浑揣着明白装糊涂,点点头。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毛爷爷总结出来的规律,所以每一个集团里面它都会有各自不同利益的代表者。现在尔朱家族是大魏王朝最权势显赫的家族,里面出现一些利益的争夺也是非常正常的。

    更何况自己哪里,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去,那都是逼不得已嘛。

    “本王思考了很久,决定还是让尔朱兆为先锋。之后本王也率军过河,直取洛阳。这里就全部交给贺侯爷你了。”尔朱荣最后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这个决定自然是最终的决定,那是不可抗拒。而且贺六浑也非常的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击败葛荣,那是一个任何一个将军都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但是攻下洛阳,进军洛阳,收复洛阳,那就不是任何一个将军敢做的事情。

    就像原来刘邦与项羽争霸的时候,处于劣势。就算他收复了长安,他都不敢自己占据皇宫。一个人的才能要和自己的品德相匹配,才能够获得相应的成功,同样的一个人的荣耀功绩赏赐与他的地位也要相吻合,不然的话带来的只会是灾祸。

    所以尔朱荣决定自己亲自去收复洛阳,这应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而且也是必须去做的事情,做完了这件事情之后,那么他的地位就完全的稳固和确立了,不可撼动。

    但是后半句话的容量非常之大,有点不太一般。这里就全交给自己了,那么也就是说自己这一点人马就能够困得住中郎城吗?还是其他什么意思?

    尔朱荣继续说道:“围困中郎城的人马一共是10万,这些人马,都交由你统一率领。”

    贺六浑一听到这里之后,立马就拒绝。哪里敢呢?要知道这些人马里面都有哪些人?那些小部队将领且不用说,尔朱度律,尔朱仲远,费穆这些人哪一个资历不比自己深,而且功劳不比自己大?自己怎么可能能够领导着一些人马。

    尔朱荣说道:“本王说的就是,谁敢不从,杀了便是。”这句话杀气腾腾,一点都不带虚假的。这位王爷可是连自己的亲外甥都敢砍下头来的人,其他人还敢不听命吗?

    贺六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在推脱那就矫情了,而且会更大的麻烦。现在自己就只有接受这个任务,而且尽可能的完成这个任务才是。

    资历浅的人做主管,去管理那些功劳大资历深的人。而且面对的敌人穷凶极恶,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战胜的恶魔。这真的就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王爷,请问卑职的任务是什么?”贺六浑觉得这个问题要问清楚。

    “拖住,不要影响南岸进攻即可。”尔朱荣笑道。这10万人马的确比较重要,但是相比于自己收复洛阳来说,那就不值得一提了。

    贺六浑明白了,这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拖住敌人,而不是击垮敌人。这个任务相对来说要舒服很多,相信自己还是有办法的。

    接下去才是正规的升帐议事,尔朱荣宣布了决定。在众人诧异的眼光当中,贺六浑接受了任命,成为了主管一方的督帅。还有一个令人值得高兴的事情,那就是费穆这个家伙也被调离,跟随在尔朱荣的身边。但是尔朱度律,尔朱仲远的兵马依旧在自己麾下。还有尔朱家族其他几个远房的子侄等等。

    尔朱荣最后说了句:“这一场战事乃是终局,胜则奠定大魏百年气运。凡我军上下必须同仇敌忾,共同遵守号令,如若有违反杀无赦。”

    众将领命。

    议事结束,自然而然那些围困中郎城的军队将领留下来与贺六浑见面,要听示下。

    费穆看见了这一幕,哼了一声,甩脸离去。

    贺六浑其实心里非常高兴,虽然说自己比较年轻,而且爵位也不是最高。但是尔朱荣给了这个平台,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换句话说以后自己就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成为某一方面军的主管。

    中国人其实最看重的就是名。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名不正则言不顺。出处:《论语·子路》:“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名分不正,说起话来就不顺当合理,说话不顺当合理,事情就办不成。

    所以中国古代对于大军出征的时候,一般皇帝都会亲自送,而且要送给他尚方宝剑等等,都是要让大帅正名。的话,手下的骄兵悍将就会为所欲为,甚至不听号令,那么这个军队就要垮掉了。

    当然一旦有了这个名之后,那么你的地位也就提升。说了的话讲出来的意思,别人就必须要认真的去揣摩了。

    当然贺六浑自然是非常的谦虚,说道:“在下何德何能,蒙晋王的赏识,实在是愧不敢当。”

    尔朱度律笑道:“贺侯爷谦虚,本国公爷是第一个赞同。贺侯爷你智谋无双还没有打过败仗,所以我一直是很佩服。你就放心的去做,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都按照你的意思去办。”

    其实这一群人里面最难把握的就是这一个人物,毕竟他的爵位比自己还高。 所以他这样一表态之后,剩下来的尔朱家族的人物自然是一个个表态,必须要坚决按照督帅的意思去办。

    贺六浑非常的感激,连带感动。这个尔朱度律的确也是一个人物,自己还真的是要好好的对待。

    “本候有个建议不知道可否。”贺六浑说道。

    “贺侯爷说了便是。”尔朱度律继续表态支持。

    “尔朱仲远国公爷是真正与白袍军做过对抗的人物,现在受伤在家,我们不如一起去看望他,然后在一起商量定夺如何?”贺六浑说道。

    尔朱度律一拍贺六浑的肩膀说道:“贺侯爷真的是会做人,而且我也非常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们一起去,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他。”

    于是一大伙人离开了晋王府,然后赶奔尔朱仲远在怀州临时的家。

    这也是一座三进的大院子,看起来富丽堂皇。只是门口显得非常冷清。

    不等通报,尔朱度律带着大家就来到了西厢房。而且他是经常来这个地方的人,所以很熟悉路径。

    进了西厢房,大家一看,心里觉得有些凄惨。尔朱仲远斜靠在炕上,脸色蜡黄蜡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衣服是披在身上,明显的可以看得出来有一只袖子耷拉在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支撑。

    一看见众人都进来了,尔朱仲远非常的惊讶脸上说不出的表情,不知道是羞愧难当还是郁闷不已,还是觉得说不出来的怒火冲天。

    “仲远兄弟,大家伙看你了了。贺六浑侯爷现在是督帅,就是专门来为你报仇的。”尔朱度律和尔朱仲远关系好,所以说起话来也是大大咧咧的。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位置给别人带来的优势。自然的其他人都推在贺六浑的身后,把贺六浑显在最前面。

    这个时候也是当仁不让,贺六浑上前一步说道:“仲远国公爷,现下身体如何?”

    尔朱仲远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准备起身。贺六浑当然是抢先一步按住,说:”不要不要就这样就这样。”

    尔朱仲远当然知道自己也不可能真的起身,所以吩咐一声赶紧摆上椅子,整个房间里面也就是尔朱度律和贺六浑两个人坐了下来,其他的将领只能站在一边。

    安慰,寒暄几句话之后,想去谈正题了。

    贺六浑说道:“国公爷,这一次来除了看望你之外,还想请教,接下去我们围困中郎城,应该怎么办?”

    尔朱仲远有点羞愧,而且垂头丧气的说道:“我还能说些什么,败军之将,哪里敢有什么建议?”

    贺六浑劝慰道:“国公爷,千万不要这样。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王爷已经亲率大军准备渡过黄河,直接进攻洛阳。而我等的任务就是围困住中郎城,不要让他去帮助洛阳。国公爷你是亲自与之对战过,所以我们很想知道你的一些建议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这一番语气非常的诚恳,而且把全部的意思都讲清楚了。

    尔朱仲远人本来就不傻,而且原来是一个非常嚣张的人,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被逼的。小胳膊都被砍下来了,这样的屈辱的日子怎么抬得起头来?现在这么多人还特意来看自己,那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荣耀,而且是一种安慰,自己哪里会不领情。(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