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73 做曹操挺好
    谈得来的人,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是深夜了。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些事情吗?”大萨满问道。

    “不是,我还有一事相求。那就是。。。”贺六浑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要求人就得委曲求全嘛,声音自然也小一点。

    “就这些事情吗?”大萨满说道。

    贺六浑点点头。老天爷啊,对你来说一句话的事情,对我来说,那就是大事了。

    “好吧,你可以走了。”大萨满突然情绪低落。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告诉我。”

    其实贺六浑觉得奇怪。两个人在一起,居然一句话没有提及阿兰公主,没有涉及到柔然,就这样聊天居然一晚上。而且谈得很顺畅,很舒服,感觉不错。

    但是最后的结尾有点不太舒服,感觉有点类似于做—爱突然间中断,破坏了一些杏子,本来要有一点缓缓离去的感受,那就更好了。但是别人已经下了逐客令,自己就不要再这么不出去,所以很礼貌的告别。

    出来的时候,大萨满也没有送。

    男人和女人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所以二者不能够用同一个思维来衡量。所以如果用同样的心态去揣摩,那一定有遗漏;如果用同样的方式来处理,肯定出大事。更何况贺六浑从来没有把大萨满当着女人来看,怎么可能了解其他的心思。

    很熟练的翻墙上去,贺若敦突然间问道:“大萨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你偷看了是不是?”贺六浑立马反应过来。看来自己这个师弟也不是个什么好鸟,非常喜欢来窥探自己的隐私。

    “师兄啊,你说谁不对这个女人感兴趣啊?他可是大萨满啊,而且没有人靠近过。但是他为什么就喜欢你呢?而且每一个时段你要贱都可以贱到没有任何的问题。我可是听说很多人想故意接近还是送命的呢?”贺若敦摇摇头叹气道。

    “不会呀,她这个人非常好,而且长得也不难看。”贺六浑笑道。每个男人都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那就是某个很特殊的女人对自己有青睐的时候。这就有点像雄孔雀,经常会展示自己靓丽的羽毛而忘记自己光屁股。

    “身材怎么样?”贺若敦问道。

    “咳咳咳,好啦好啦好啦,这个问题就打住。”贺六浑不想再谈下去了,因为他觉得有点冒昧,毕竟还在别人的地盘上开始讨论别人的相貌身体是不是在下一步还要探讨更深入的话题,这有点不太好吧。

    “下次我还是一定要陪你进去,我自己来看。”贺若敦嘿嘿嘿笑道。

    “欢迎贺小将军有空多来亲自指导。”突然间一句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贺若敦吓得扑通一声就从墙上摔了下来。

    贺六浑回头一看,大萨满神不知鬼不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正好站在墙的下面。但是已经完全戴上了面纱,没有披神衣,身材还是那么曼妙挺拔修长。

    “大萨满难怪我师弟就是这么口无遮拦。改日再见。”贺六浑轻轻笑道。

    大萨满点点头,面纱抖动。“以后有事就让你的这位小师弟来和我的侍女做沟通,欢迎随时回来。”大萨满恢复到那种平静的语气。

    贺六浑挥挥手,跳下墙。怎么没有听见墙内的这个女人,嘴里也在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话。那些话自然是说给自己听的。

    贺若敦自然一点事都没有,跟在了贺六浑的后面,嘟囔道:“师兄这个大萨满不得了,他怎么会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吓死我了。”

    “可能是晚上吧,女人步子轻吧。”贺六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是练武之人,再轻也应该能够感受得到,实在是太诡异了,这个地方还是以后少来为妙。”贺若敦还是真的被吓到了的的确确这个现象太奇怪了,难道是他真的有武功吗?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第二日一早,贺六浑本来就准备回到驻地去,但是尔朱荣派人来传,要贺六浑去晋王大堂。

    这当然不能迟疑,所以策马赶奔,很快就到了。

    大堂上冷清清,就只有尔朱荣一个人。

    贺六浑对此虽然有点压抑,但是已经不觉得奇怪了。尔朱荣为人处事经常出人意表,而且他也发现尔朱荣,其实很多时候愿意听自己的一些观点。再换句话说就是尔朱荣实际上面已经逐渐的把自己慢慢地当做一个很重要的谋士,已经慢慢看得重自己。有点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不然的话尔朱荣根本就是不用正眼看。

    “贺侯爷,昨天我感觉你有些话没有说完,今天还是和本王吧,心里话都说说吧。”尔朱荣说话一向很直接很大胆,所以一开始就开宗明义的说清楚。

    “敬请王爷吩咐。”贺六浑点点头。

    “上党王告诉我,你也赞同称帝,只是有些犹豫?”尔朱荣两个眼睛开始盯贺六浑。那是一种非常犀利的眼神,一般的人看到会腿软。

    贺六浑早有准备,所以恭手施礼说道:“王爷 ,我想先评价一个人物,讲一个故事,您看如何?”

    尔朱荣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不错不错,居然现在还敢跟我讲故事。”在一个场合上任何人看见了心里都会有点发愁,因为这个讨论的问题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而且还会涉及到千家万户的性命。当然贺六浑家族的整个命运都被控制在对方的手里,还能够这么坦然自若,的确是个人物。

    “感谢王爷宽容大度。”贺六浑笑道。然后接下来絮絮叨叨的开始点评了一下曹操。

    “王爷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曹操一直都没有称帝?”贺六浑问道。

    尔朱荣自然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听着。

    “其实原来有一些大臣劝说曹操称帝,但是夏侯惇一听到之后就劝说他,目前不要称帝早操也笑了。在之后孙权主动的开始上诉,要请求曹操称帝。曹操也是置之不理,而且还怕这一个文书直接转给了关羽。这些都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是曹操不敢,还是曹操不想?”

    “要知道曹操没有称帝,但是他的儿子曹丕很快就取代了汉朝,建立了大魏。”

    尔朱荣目光更加犀利了,因为这一个说法的确是有点大逆不道,但是直接把自己对比为草草,这个口碑可不是特别好,毕竟是一代奸雄。

    “其实从我个人的看法来说,曹操不称帝的的确确是有大智谋,而且做得非常妥当。首先第一个曹操绝对不是不敢,他都已经是能够废皇后杀皇子,那你觉得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其次我觉得应该是他不想。毕竟和他一起在战斗的人群当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有汉室情怀的,那么如果这个时候贸然称帝,必然会引发一系列内部的矛盾,完全没有必要。第三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觉得曹操其实已经相当于皇帝,而且比皇帝的权力还更大。他其实是已经相权与皇权合为一体,他有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做不到呢,而且他享受的荣誉已经和天子一样。”

    “曹操不称帝也是有好处的,这也说明了曹操的高明之处。留下汉献帝,他就能打着天子的旗号,在都许之后不久就就轻而易举地收复了豫州。打着汉献帝的名号,去实现征服别人,这样很多人都是又恨又不敢说话。不做皇帝最大的挑战就是自己的欲望,所以曹操非常清楚,不能慕虚名而处实祸。”

    贺六浑说完了,低下头安安静静的等着尔朱荣训示。

    过了很长一会儿才听到尔朱荣说了几句话:“本王现在才知道长生天的意思,原来之所以一直长生天不认可,就是因为我这一代还没有到达应该做的地方。”这个口气听起来既叹息又抱怨,同时也有一点点认命的意思,但是更深层次的能够反映出他内心的那种孤独与无助。

    “本王在洛阳时,与先帝情投意合。甚至很多事,自己都用兄长的名义来相处,心底对我的确确实不错,非常的好啊。长生天也是认可了我们之间的这些情谊,所以才阻止了我的行动。好吧,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你下去吧。”

    贺六浑这一次突然间非常深切的感受到尔朱荣的孤独。原来这个靖王身处高位,但的确没有朋友,也没有能够和他说得来的人。元天穆算是他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朋友只是愿意倾听。但是能够真正得到他认可,在精神层面上,在能力水平上与他同一层次的人,还真的没有。

    自己毕竟比较年轻,属于他的后辈,能够有听自己意见的机会,已经算是不错。

    想到这一个层面,贺六浑突然间有点可怜尔朱荣。一个寂寞的领袖,一个没有朋友的帅才,这难道一定是好事吗?难道走上了高位就注定要孤独吗?就像后代的,王爷之称,都称为孤。皇帝为朕。这都是孤家寡人的称呼,这难道真的是一种快乐吗?

    所幸的是自己还好有一大帮的兄弟,而且还有能够跟自己说脏话,精神上能沟通的一些美女,自己算是幸运的吧。(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