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72 玉兆与瓦兆
    尔朱兆乘兴而归,差不多已经醉了。

    贺六浑对尔朱兆的情感是复杂的,因为的的确确如果从心计的角度上看,这个家伙太直接太简单了。这样的人往往在复杂的斗争过程当中,很容易完蛋被别人利用倒在最前面。但是如果从做兄弟的角度来看,那个家伙值得一交,的确是有血性,而且也愿意替朋友担当。更何况从目前来说,自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尔朱家的内部已经分成了两派,自己已然不可能再和尔朱菩提搞好关系,现在只能死心塌地的跟尔朱兆了。

    送完了尔朱兆,贺六浑回房间擦洗一下脸。

    之后,贺若敦就进来了,说道:“师兄,我已经查明,大萨满的住所是在晋王驻地边上的小楼。现在出发吗?“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确定没有人跟踪吗?”

    贺若敦点点头,这个肯定有保证。这个世界武术上比自己高的人,肯定不多。真能够瞒得过自己的人,那肯定自己也没有办法。

    对于贺六浑而言,但是这一次出去是必须的,不见大萨满肯定不行。这个人物对自己来说实在太重要,如果能够控制,不对应该说影响。如果能够影响到大萨满,让她在关键的时刻给自己一些帮助,那是胜过了自己再多的努力。

    已经习惯了在黑幽幽的夜里,穿上夜行衣的贺六浑与贺若敦两个人在怀州的街上飞速的奔驰。战争期间,城市里一般都是宵禁。街上除了巡逻的士兵,没有任何人影。所以只要关注到巡逻的灯光,就完全可以避开那些正在值周的队伍。

    差不多走了,有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一座小楼下面。

    这是一座三层的小楼,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见任何灯光。

    贺六浑转过身来悄声问道:“的确是这里吗?”

    贺若敦点点头。

    “这个地方一点灯光都没有,他们已经睡觉了?”贺六浑有点疑问。今天自己在大堂上应该是有所暗示,对方也应该知道自己一定会来找。因为他相信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一些默契的,特别是在这么混乱的年代里面,每个人都需要一些盟友。更何况自己和柔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系是无法割断的。

    “师兄我们从侧面翻过去。”贺若敦一指小楼边上的另外一栋院子。大萨满虽然自身不会对尔朱荣构成什么威胁,但是对这个人物的监控那是肯定不会放松的。毕竟这个人物对尔朱荣来说太重要了。外围的一些安排保护是肯定有的。

    两个人迅速窜上隔壁的院落,这里估计是一个富家大户的院子。里面早已熄了灯,黑压压的,没有任何声音。贺若敦走在前面一直跑到了第三进院子,然后翻上院墙。

    后院的一栋厢房内亮着灯光,也是黑夜中唯一的灯光。

    趴在院墙上,贺若敦提醒道:“师兄,小心一点。大萨满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要凭空受损。“

    贺若敦自认为身手高强,但是 一想到大萨满的神衣,从前是用龟、四足蛇、蛙、蛇等兽皮缝制而成。现已改用染成红紫色鹿皮,再用染成黑色的软皮剪成上述各种爬虫的形状,缝贴在神衣上。怪里怪气的,看起来心里就发憷。

    特别是外罩神裙上附属品的太多了。前幅,有布带20多条、皮带4条、铃铛9个、小铜镜5面、龟3个、蛇3条、四足蛇3条、有珠3串、求子袋9个;后幅还有铃铛4个。走动一下,叮叮当当响,说不出的瘆人。

    加上房间里面乱七八糟的坛坛罐罐,皮皮草草,贺若敦胆子很大,也不敢乱碰。

    贺六浑轻笑道:“不会那么麻烦,每次来都有招呼,哪里会有问题。”

    果然,一个侍女走出房门,朝着围墙上招手。

    贺若敦坚持不下去,从贺六浑点点头。

    贺六浑明白这个意思,于是自己一个人翻墙而下,跟着侍女进了厢房。

    无视这些坛坛罐罐,因为里面一个性感的美女正在看着自己。脱下神衣的大萨满,完全没有那种诡异的感受,活脱脱一个熟+女风范。

    侍女倒了杯茶就退下了,留下灯光下的孤男寡女。

    贺六浑 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更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因为两个人接触过很多次,都是在私下的场合。自己面对着这一个熟+女,也有说不出来的感受。但可以对天发誓的事,自己绝没有想侵犯的意思。毕竟这个人物的内心秘密太多了。

    “好久不见,你一切可好?”贺六浑笑嘻嘻的问道。现在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而且有一个非常漂亮的老婆,也应对过那么多美女,早已经不是那个青涩的小年轻。特别是现在碰到老朋友更是轻车熟路。

    大萨满点点头,依旧是那种独特带点嘶哑的嗓音:“要恭喜贺侯爷,现在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身居高位了。”

    “我这点东西算什么?大萨满你接触的都是最顶级的人物,而且你能够直接与长生天沟通,我们对你都要顶礼膜拜了。”贺六浑继续打趣道。

    “哦,可以呀。”大萨满居然真的接过话去。

    贺六浑很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又不是真正草原的人。大萨满不会真的要我五体投地吧。”没有想到好久不见,大萨满居然也犀利起来,而且可以开玩笑了。

    大萨满轻笑道:“原来侯爷是说说而已。”

    贺六浑赶紧咳嗽一声说道:“今天见识到了大萨满的功力。玉卜我倒是第一次见,还真的是不明白里面的意思。”摆脱尴尬的最好方式就是转移话题。而且最关键的是,今天自己也有点不太清楚,这个纹路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一提到专业问题,大萨满就正色说道:“今天整体来说这个玉卜是比较顺利的,肯定这一次会成功。至于后面的深意,今天我就没有去多说了。”

    “哦,我还真的是不懂这些东西,今天到底这一卜怎么样?”没有人会对算命不感兴趣,管你再坚强的人都会有怀疑自己的时候。特别是人类都会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所以说明这个行业才会自古到今都非常的兴盛。

    “你听说过太卜吗?掌三兆之法:一日玉兆,二日瓦兆,三日原兆。其经兆之体,皆百有二十。其颂皆千有二百。”大萨满专业问题专业回答。

    贺六浑摇摇头,听得云里雾里。

    “ 玉兆者,玉裂则纹微也。又日:玉兆者,金兆,金不裂而玉裂,故言为玉。瓦兆者,土兆,土不裂而瓦裂,故言为瓦。原兆者,水兆,水不裂而原裂,故言为原。”大萨满继续说道。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一下你今天的最后意思就可以了。”贺六浑实在是听不懂里面的名名堂堂。

    “今日卜象为瓦兆。次等,事情最终会成功,但是后续的发展不会很好。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证明占卜之人不可能登上帝位。这一生最多位极人臣。”大萨满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哦。。。。”贺六浑没有想到大萨满占卜居然是真的,还真有这么多的明堂可言。实际上面对于风水,周易八卦等等这些东西,现代社会是统一称之为迷信。但到底有没有用,那就看个人心里的造化了。

    “不知道现在大萨满教义研究的怎么样?”贺六浑笑道。这件事情也是自己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情,如果能够制造出一个宗教来,那简直是一个莫大的喜事,特别是那种成就感自然非凡。

    提到这个问题,大萨满眉头舒展开了,看来已经颇有成效。

    “上次你说的我都记下来了,的的确确萨满教没有始祖、没有教义、崇拜多种神灵,没有组织、没有固定的庙宇教堂、没有专门的神职人员。这些东西会极大的阻碍发展,所以现在我已经在编写教义。主要说来,就是尊崇唯一天神长生天。以“苍天”为永恒最高神,至高无上的权力。然后接下来的风雨雷电等都是自然神,他们遵从长生天的意志管理自然的运行。而我等就是长生天的代言人,负责解释《长天经》的教义。任何人只要遵从教义,最后一定能得到长生天的眷顾,永远陪伴在长生天身边。而且更重要的是,准备好了一种祭礼,每十天,所有人都要参加祭拜。。。。。“一说起这个,大萨满滔滔不绝。

    贺六浑完整的听下来,觉得大萨满肯定快要成功了。教义清晰,程序简单,祭礼统一,而且有专门的神职人员,一切OK了。

    为什么*教创教最晚,却成为发展最快,信众最多的宗教呢?原因就在于信奉这个宗教的*难以被同化,有独特的教义,祭礼,风俗习惯。

    “那信奉长生天的人,可以结婚吗?”贺六浑突然间问道。

    大萨满突然脸红了说道:“奉献给长生天的神职人员当然不能结婚。”

    贺六浑摇摇头说道:“最好不要限制。还可以赞同一夫多妻制。你这样,男人会开心,而且更主要的是下一代信众更多。”

    *教的宗教体制是提倡大力生育,但是佛教和基督教却没有这么做,他们对人的欲望是比较保守的,在这种情况下*教的教众数量就会增加。

    “你们男人真的就想一夫多妻吗?”大萨满有点怪异的问道。

    “能娶上多妻的,自然是最有本事的。至少能养得活下一代才能这样做。你规定与否都不重要,但是这个是一个态度。而且草原上,更需要这样的格局。不是赞同,而是不限制。”贺六浑总结道。(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