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71 愚公不一定移山
    “但是,愚公不一定要移山啊!”贺六浑说出最厉害的一句。

    上古时有位年近九旬的北山愚公,因苦于门前太行、王屋两座大山阻碍出入,就立志铲平这两座山。家人、邻里都来相助。他们终日劈山运土,往返于渤海和太行之间,常年不息。河曲智叟讥笑愚公“愚蠢”。愚公对智叟说:“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他们每天挖山不止的精神感动了天帝,天帝就派夸、蛾氏二神把大山背走了。

    更巧的是,愚公的故事就在济源,离开怀州,中郎城就是不到五十里。

    愚公移山的确精神可嘉,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一根筋的死磕啊。

    费穆立马笑道:“你不敢打,怎么办?所有的船只都被毁掉,怎么过河?你过河,就不担心白袍军的追击吗?”

    贺六浑笑笑说道:“没有船就不能过河了吗?”

    尔朱荣现在立马想通了,点点头示意贺六浑继续。

    “这些天我了解了一下整体的情况,发现其实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陈将军所率领的白袍军,其实是已经被排挤,然后来驻守在黄河北岸的中郎城。伪帝自己驻守在洛阳城实际上面,他的兵马战斗力非常虚弱,他完全是靠白袍军才支撑到现在的局面。我们的兵马无论是从人数还是从战斗力上,都远远的超过伪帝自己所率的兵马。那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地方与中郎城陈将军的白袍军死磕呢,为什么不可以换一个角度进军洛阳了?”

    “现在我们大军有20多万,只要留下精锐部队与白袍军对垒。只要我们守住营垒,不与他进攻,不与他拼,那么我们就可以牢牢的把她困在中郎城。其他的部队可以趁机渡过黄河,直接与伪帝对抗。如果说我们面对白袍军有一些吃力的话,但是面对伪帝的兵马那是没有任何的障碍可言。”

    “黄河天险固然可怕,只要找对的地方,用一定的工具完全可以渡过黄河。以前我们就用羊皮筏子渡过黄河,所以10万大军渡过黄河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我们真正开始渡河,这场大战就已经赢定了。”

    这一番话出来,极大的震撼了所有人。

    一直沉默的高道穆马上出来说道:“贺侯爷说的太对了。元颢以蕞尔微小的兵力,占领京城洛阳,致使皇帝乘舆飘泊零落,人神恨愤,主忧臣辱,实在于今。大王拥众百万,辅佐天子而令诸侯,自己即可分兵于黄河水边,缚筏造船,处处遣渡,径擒群贼,复主宫阙,这是当年桓文之举也。况且一旦纵敌,数世受其祸患,今天如若还师,令元颢重新修好防守设备,征兵天下,正是所谓养虺成蛇,悔之不及的行为。真要过江,不仅仅羊皮筏子,而且岸边都是树木,砍伐树木做成木筏一样渡江。我愿意领一军作为先锋!”

    高道穆是代表皇帝派驻在尔朱荣部队当中的,任中军将军、给事黄门侍郎、安喜县开国公。贺六浑听说过这个人,高道穆,为官性情耿直,不畏权豪。担任御史中尉时,孝庄皇帝的姐姐寿阳公主,行车时,违反了“警戒”。当时拿红色木棒的卫士,大声喊她停下。寿阳公主仍然我行我素,拒不遵规。高道穆便命令卫士,用木棒打破了寿阳公主的车驾。也是一个元匡一样的牛人,而且与元匡交情莫逆,就是元匡发掘了他。

    尔朱荣哈哈大笑道:“哪里需要开国公亲自上场,尔朱兆,你来做这个前锋如何?“笑话,自己的军队怎么可能交到孝庄帝亲信的手上。

    尔朱兆当然高兴,出来施礼道:“遵命!”

    然后看了贺六浑一眼说道:“晋王,此计乃贺侯爷所出,能否派贺侯爷一同前往。“

    尔朱荣摇摇头说道:“贺侯爷要留在中郎城,对付陈将军白袍军。贺侯爷可派一位熟悉情况的将领辅助你即可。”

    然后对着所有人大声说道:“今晚请大萨满再次为我等卜卦,一切都有长生天的意志。如得长生天护佑,那么我等必当誓死杀敌,攻破洛阳。”

    当晚,一众人等围站在大堂上。

    好久不见的大萨满,依旧是老样子。一袭黑纱挡住了脸,莫名其妙的衣裳看起来就是一只怪鸟。只有真正见识过她身体的贺六浑,才知道她的窈窕与野性。

    占卜程序主要有祷祝、祭祀、灼骨、释兆和处理等几个步骤,这一次也不例外。例外的是,不是用一块骨头,而是一块美玉。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系列过程之后,大萨满用一根烧红的针扎进玉石。

    玉石从中心开始裂开,发出兹的声音。一股焦糊的味道弥漫整个屋子,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对着玉石片。

    其实,没有人能够看懂。如果玉石断裂,那就完蛋了,现在这个应该没有问题。

    “ 玉裂则纹微,丝顺而成网,此乃长生天之眷顾,方有此等顺畅。恭喜晋王,先忍辱而后勃发,必大胜也。”大萨满用故意刻画出的尖利声音叫道。

    大堂上所有将领都露出笑容,开心不已。贺六浑不由得感叹,迷信的功力实在是太大了,这种精神的愚昧也好,让每一个人都充满信心。

    尔朱荣其实也非常紧张,看完之后长出一口气,大声喝道:“长生天还在指引我们的方向,进军洛阳!”

    满房间的人都在高喊:“进军洛阳,活捉伪帝。”

    贺六浑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能感觉到大萨满的眼睛在看着自己。所以轻轻的点了三下头,对方应该看懂了。

    一次占卜,又把所有的士气都激励起来。

    这就是精神控制的魅力所在,仔细想想。中国古代有哪一次起义不和宗教迷信带点关系?因为百姓相对愚昧,再大的道理不如鬼神有作用。

    众人散去之后,贺六浑到了驿站住下了。结果,尔朱兆找来了,必须两个人喝酒。而且也没有出去,就在驿站里面摆开来,喝小酒。

    贺六浑知道尔朱兆有话说,所以前面不停的灌酒,很快尔朱兆就有点醉意。

    “兄弟,你说这个前锋有没有危险?”尔朱兆其实有点担心这个问题。尽管贺六浑说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尔朱兆觉得还是有点悬。毕竟陈将军的白袍军没有被消灭,就在身后。

    贺六浑笑道:“你说呢?“

    “我是懒得动脑子的人,你在我不问你问谁。更何况这个鬼点子是你出的,你当然知道里面的风险,所以我才来问你。”尔朱兆毫不掩饰自己的笨拙。如果论到喝花酒,问道比武、冲锋陷阵,他还有话说,轮到计谋这一块,那的确是他的弱项。

    “你放心大胆的往前冲,没有问题。而且这一次更是你斩头露角的一面,要让所有的人都明白,你才是尔朱家真正的后起之秀,真正的顶梁柱。”贺六浑斩钉截铁的鼓励。

    一听到这话尔朱兆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赶紧问道:“真的没有问题,那就是大好事了。”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如果我计谋的不错,洛阳城应该是你可以拿得下来。”

    尔朱兆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兄弟你此话当真。”

    贺六浑微微的笑笑点点头。

    “如果有我尔朱兆以后的一天,就有你贺六浑的一天。我在这里对着长生天发誓,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尔朱兆的确非常的高兴,如果是他自己可以拿下洛阳城,那么相比而言。尔朱菩提那个家伙居然丢掉洛阳城。那么对于尔朱家族的人看来,谁才是真正的希望所在。

    贺六浑对尔朱兆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个家伙只要喝了酒,以后什么话都说,见到谁抱抱都是兄弟。这一次他也很慎重的说道: “国公爷安心听,我说几句。陈将军的白袍军的确厉害,但是他的人数不多,而且肯定与伪帝之间出了问题,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一支孤军守在黄河的北岸。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伪帝元灏那就是一个银枪蜡杆头。他的军队的战力,那就是一个杂牌军。据我所知,他所有的军队都是原来大魏投诚过去的。怎么可能和我们军队的战力相比。“

    ” 只要是国公爷你能够迅速的渡过黄河,不顾一切的往前冲。最好是能够突击杀掉他的一两员大将,整个的洛阳城就会崩溃。因为城里的人并不是说忠心耿耿,而都是两边倒的人物。只要看到了你的优势所在,那些人会奋不顾身的冲过来投靠。只要你的兵马行进的速度够快,说不定还能活捉伪帝。“

    尔朱兆现在满眼都是星星,恨不得现在就起兵出发。

    贺六浑最后说到:“我把司马子如和高岳、侯景三个兄弟给你。这三个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精于追踪,冲锋。还有像这种羊皮筏子等等的做法,他们都非常熟络。所以国公爷这一次你一定要打出威风来,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真正的实力。”

    尔朱兆咚咚咚的倒了一壶酒,一口灌下。大声的说道:“好兄弟,你就看着我如何扬名洛阳吧。”(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