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70 一边倒的撤退
    贺六浑再次回到怀州,见到尔朱荣的时候,正见费穆跪在地上。

    一直以来,费穆都是比较嚣张嘚瑟的那种,的确也是尔朱荣最亲信的人。嚣张难得可以看见如此狼狈的跪在地上,垂头不语。心里甚是爽快,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尔朱荣面色凝重,沉默不语。大堂的气氛非常压抑。

    贺六浑进来,正好缓解氛围。

    哪里知道费穆突然间喊道:“晋王,在下的确是败了,如何处罚我都愿意接受。但是这个贺六浑见死不救,还用弓箭射我。还请晋王替我做主。”

    贺六浑一惊,但是没有回话。

    最好的辩解不是现在,不是立马反驳,是等恰当时节。

    尔朱荣气的骂了一句:“你输了还有理了,信不信我现在砍了你。”

    这句话肯定是气话,如果要是输了,就被砍头。那么他现在身边的那些人,元天穆,还有那个逃跑的尔朱度律。甚至包括他自己的儿子尔朱菩提,守在洛阳的也跑了回来。这些人通通都要被砍头。

    贺六浑恰到好处的站出来说道:“启禀晋王。当时乱兵冲阵,我不敢放这些兵马进入。否则的话,可能我的阵营也会被冲垮。所以在这里请费穆将军见谅。”

    其实每一个经历过战争的人都知道,乱兵冲阵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当然也只有这种狠下心来的人才能够坚持住底线。所以尔朱荣当然不会怪罪,但是心里有没有疙瘩,那就很难说了。反正这一次那是得罪死了费穆,以后有的麻烦了。

    “好了,不要丢人现眼了,爬起来站到一边去。”尔朱荣训斥道。

    费穆灰溜溜的爬了起来站到一边,当然眼睛还是狠狠的瞪了贺六浑一眼。现在矛盾公开化了,这个以后日子难过了。

    尔朱度律此时站了出来说道:“晋王,卑职建议暂缓进攻。大军已经连续征战了数月,而且进入了冬季。不利于在开展大规模的进攻,所以我建议是否能够暂缓进攻,先休整一段时间再说。”

    方平立马站出来说:“度律将军,千万不可。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这一次我们没有乘胜追击,那么接下来就很难再次攻过黄河去了。”方平肯定是非常清晰的,必须要尽快去攻占洛阳,不然的话等到伪帝安稳下来,那么整个局面都出问题了。

    费穆插了一句嘴说:“方先生,现在我们哪里有乘胜追击?前面一个中郎城我们都没有拿下来。那个陈将军的部队,的确是有点诡异。这次我败的并不冤枉,就是有点莫名其妙。他3000兵马,把我2万人马都给冲散了。而且前面那么多将军也败在了他的军阵下,你要是真有办法的话,先想想怎么把中郎城给拉下来。”

    最后这句话把方先生给憋死了。任凭谁也没有想到,而朱荣的部队可以用2万人击败了葛荣的20万大军。但是现在自己20万军队集结之后,居然拿不下一个小小的中郎城。而且更关键的是,而朱荣麾下的这些将领,一个个被杀得灰头土脸。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真的是天道循循,报应不爽。

    听到了这些东西,尔朱荣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尔朱荣心里也是纠结万分,现在的结果让骄傲的他的确无法忍受。但是他又非常清楚的明白对方的实力!首先是在攻打怀州的时候,自己这方所有的计策都毫无收效。死在城下的人至少有数万人。要不是后来有一个对方将领因为家人的原因投降了自己,估计自己这20万人还在怀州城下徘徊。

    接下去的时候,大军开始围困中郎城,就更是踢到了铁板上。对方根本就不是在守城,而是经常出击。三天时间打了十多场战争,自己手下的将领几乎都被折辱。特别是自己的侄子尔朱仲远,居然还被砍了一条胳膊,简直是奇耻大辱。

    现在士气低迷。看得出来,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打仗,都想回到山西去。对自己而言,现在能够把整个河北,半个河南拿下来也差不多足够了。更何况自己最近心烦意乱,被元天穆这些人怂恿的焦躁不安。称帝的问题非常敏感,前面自己已经请示过几次长生天。最后的结局都是不能!内心的冲动和对长生天的恐惧,让尔朱荣无所适从。

    元天穆这次也站了出来说道:“的的确确现在天气也变冷了。特别对于攻城方来说极为不利。再加上现在皇上也在上党,实在不行的时候,可以把皇上迎接到晋阳。原本我们大魏王朝就是从草原而来,最早的定都就在平城。所以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番话说的尔朱荣比较舒服,频频点头。

    如果正统的大魏王朝把都城迁到了晋阳,那么不就正好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那么自己是真的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本身山西的气候就比较好,而不像洛阳那么燥热不堪。

    很多的将领都点头称是,频频称赞。

    费穆火上浇油说道:“上党王说的对。首先一个是现在我们士气不对等,对方连胜级证实其如空,我们现在有点心灰意冷,这样去作战,效果当然会差距很大。其次,天气原因我们就不用多疑了,一到了冬天作战的时候效果就更为特别是对于骑兵而言。第三个原因就是我们可以休整兵马,等到春季之后再来进攻。现在刚刚收复了整个河北,也需要时间去稳固。更何况黄河这个天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难过。只要我们守住了怀州,他们也无所适从。”

    看到整个形势一边倒,尔朱荣也在点头, 方平急得够呛,他发现自己一个文官面对这么多的武将,真的是说不清道理。猛然间他看见贺六浑一声不吭,没有赞同这些说法,而是站在边上沉默不语。眼睛一亮,冲着贺六浑说道:“贺侯爷,你怎么不发表下建议呢?”

    方平觉得贺六浑应该不会像这些人一样,鼠目寸光。特别是看到他一直在沉默认真的思索,就知道他心里有一些主意,这一个人的确是可以担当大任的人,所以他的眼光和视野,与一般的将领都有所不同,以前自己也领略过,所以相信他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尔朱荣听到这句话也说道:“贺侯爷,你也来说几句。你一向智谋出众,肯定有所思考。”如果没有后面这一句话,贺六浑心里就很舒服了。加上后面这句话,就有点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元天穆这些人还好,费穆的目光那已经是毫不掩饰的嫉妒羡慕恨。

    先不管这些了,提些自己的建议再说。

    贺六浑点了点头,上前施礼说道:“启禀晋王,在下觉得上党王与其他几位将军说的很有道理,的确现在的形势对我方不利。”

    这话一出,方平差点就晕倒了。

    贺六浑接着开始,继续往下说:“一场战争的胜利外呼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就目前而言,我军的确在这些方面都不占优势。暂缓进攻,休养生息一阵也是可行的。”

    方平现在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叫他说话又来了一个坚定的休战主义者。

    “但是我觉得现在绝对不能停,而且必须要加强进攻。”贺六浑突然亮出了观点。

    整个大堂热闹了,众人七嘴八舌。

    “哦,你倒是说说看。”尔朱荣也大为奇怪。

    “打仗不仅仅考虑的是成功,还要考虑的是国家大义。南蛮北犯,国家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而大王却畏难不进,必然让天下人失望。大王欲做齐桓、晋文,匡扶王室,就不能有畏难情绪。否则人心一去,大王还靠谁扫荡天下?”贺六浑这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铿锵有力。

    这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

    虽然这句话比较难听,但是这句话非常中肯。如果要是尔朱荣继续想维持在全国人当中的信念,光辉形象,那就必须要把这场战争继续打下去。有的时候做事不是都考虑第一,都考虑实力的均衡,还要考虑的是一个声誉问题。

    尔朱荣这脸色有些难看但是没有说话。

    费穆又跳了出来说:“民族大义,这样的帽子谁都可以扣,你要是有本事你就来做啊。那现在就由你来攻打中郎城,怎么样?你来把中郎城拿下来,我也支持你继续的进攻。”

    这话说的也也有道理。民族大义的确比较重要,但是你没有一定的实力怎么做得成?现在中郎城就像一只老虎一样的摆在面前,你怎么办?

    所有人也都频频点头,大话谁不能说,有本事你亮剑来试试。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费将军说的很有道理。虽然上一次我们没有真正的和白袍军对抗,但是我们扪心自问,离开他们的实力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果要我去攻打中郎城,我的确是不一定能够攻打得下来。而且还很有可能也和费将军一样被击败。”

    听到这里,费穆得意洋洋。(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