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233 大秘密
    等到葛大会被带出去之后,屋内只剩下葛荣与贺六浑两个人。()

    “侯爷,您是非常聪明的人。如果我说的条件不够好,你肯定不会帮我,而且说实话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只不过我是信任你这个人。”葛荣说的非常直白,看来他是的的确确想用一个大秘密来换自己儿子的性命。

    贺六浑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其实我并不是需要你的大秘密。而是我想满足一个临终老人的愿望,只要我自己能够做得到的话。”

    “呵呵呵。我葛荣纵横一世没有看过谁是一个真正的圣人,只是看你自己给的利益到不到他所需求的罢了。现在这个斗室里面也是我们两个人,所以后夜我们打开窗户说亮话。”葛荣是这种味道,他以为看透了整个世界,所以最后依旧是想用利益来换取自己儿子的性命。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将军说的不错,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情,现在我也是看看你的利益有多大,值不值得我去冒险。”

    葛荣哈哈大笑道:“爽快。侯爷这两年时间整个河北都被我拿下来了,可以想象有多少的金银珠宝被我所占。狡兔都有三窟,我现在已经把这些珠宝都藏在了河北的一座山,如果你答应我给我儿子一条生路,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这个石库里面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可以让你以及你的后代享用无穷。”

    贺六浑一点都没有惊讶,微微的皱了皱眉说道:“是这个条件吗?”

    葛荣惊讶道:“侯爷,你可能没有想到过这个石库里会有多少金银珠宝。”说句实话,他觉得喝酒很可能是一个穷小子,没有意识到这个金银珠宝到底有多少。

    “如果这个的话,我们今天不谈了吧?”贺六浑起身准备走。一点金银珠宝贺六浑怎么会看在眼里?当然这些东西对自己可能会有用,但是与自己要冒着风险相,实在是太小了一点。

    葛荣继续诱惑道:“侯爷你真的不想要吗?这里是富可敌国的财宝。”

    贺六浑摇摇头,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眼神非常的坚定。

    葛荣点点头说道:“看不出来后也是如此贪婪的人好吧,我告诉你,我其实藏的不是一个地方,一共有三个地方,这下应该足够了吧。”

    贺六浑没有说话。

    葛荣这个时候有点发急,她觉得和刘洪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说话,而且显得非常的贪婪,要知道这些金银珠宝真的是富可敌国。“贺侯爷小小年纪胃口未免太大了一点吧,你知道用这些金银珠宝都可以去武装10万大军,这可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葛将军现在都是将死之人还把这些财物看的那么重吗?你能留给你的儿子吗?”贺六浑一击必,一下子说的葛荣顿时软了下来。

    “侯爷,我现在能拿得出来的也是这些藏起来的金银珠宝,你到底还想知道一些什么东西?”葛荣一下子从原来的强势地位变得软弱无,显得非常虚弱的对贺六浑说道。

    每一个枭雄都是一个演说家,都是一个戏剧家,都是一个绝佳的演员。任何时候都不要相信他们,只有一面,他们一定是多面手。在人前一套人后,可能一套在下人面前一套,在别人面前一套,在朋友面前一套,在级面前一套,在下级面前一套。。。。每一面都是游刃有余。

    贺六浑最大的优势是思维和见识。数千年的化传统,历史长河给他的智慧,让他能够学会辨别目前所遇见的各种障碍。

    所以他继续的摇摇头,不说话,看着葛荣。

    “你到底想要一些什么东西,你自己说嘛。”葛荣忍不住焦躁起来,他自己认为最大的秘密已经说出来了,但是贺六浑好像根本不在意,所以心情已经非常的郁闷,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想要的东西你很清楚,只是你没有说罢了。”贺六浑轻轻的回应道。

    “我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留下,除了这些金银珠宝之外。侯爷有话请明说。拜托拜托。”葛荣这时候表现得非常无奈。感觉到这个小年轻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本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非常的老奸巨猾,而且贪婪无耻,似乎想榨干自己身的每一滴财富。

    “我想要的是晋王想要的,你心里很清楚。”贺六浑一语惊醒梦人,然后一个字都没有多说,这样看着葛荣。

    葛荣猛然间从床跳了起来,这个动作有点大,房间本来小又较矮,他这样跳起来差一点都碰到了头顶的床架子。

    “你知道什么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你是人还是鬼啊?”葛荣嘴里连番的说出来一些话,说明他自己已经语无伦次。贺六浑的话一下子击溃了他内心当最柔软的一块,也是最隐蔽的一块。

    贺六浑摇摇头,没有吭声。

    葛荣这样站在床居高临下的看着贺六浑,但是看起来他自己已经完全的崩溃了。两个人这样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最后葛荣还是败下阵来,颓废的瘫软了下去,嘴巴里面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呢?这个秘密应该没有人知道。”

    过了好一会儿,葛荣平静下来,开始说道:“侯爷能不能实话实说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贺六浑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说了。这个自然是有人透露给我的,而且我敢保证的是你肯定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给尔朱荣。”

    葛荣一愣,马明白了说道:“侯爷你的的确确是城府非常深的,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如果我要是告诉了尔朱荣这个秘密,那现在你看到的肯定不是一个活的个人,早是一具尸体了。”

    贺六浑其实很多都是故意蒙的。因为他很了解而尔朱荣,而且也发现了那个大萨满。而尔朱荣是一个非常非常迷信的人,他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他相信长生天。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一些千丝万缕之间的联系,他现在其实也是最后赌一赌,看看能不能套得出来这个秘密。

    “侯爷,你确定想知道这个秘密吗?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这些后患问题吗?”葛荣继续问。他现在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但是也已经相信了七八成了。

    “其实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想通过你的嘴巴来印证而已,这肯定是长生天带来的,谁都不敢私下隐匿。”贺六浑豁出去了,干脆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底牌也隐隐约约的露出来。最后干脆又补充了一句:“算萨满也不能。”

    一听到这两个关键词,葛荣长叹一声,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看来侯爷的志向不小啊,尔朱荣这个地方估计也不是你长久所呆之地。这个秘密实在是太大了,我建议侯爷你到外面去看一看会不会有人在边。因为我相信尔朱荣不会这样放过我的。”葛荣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悲凉。

    贺六浑摇摇头说道:“不用担心,外面都是我自己的兄弟,如果真的有问题,那我不敢这样进来和你说话。”说实话,如果没有花弧在外面,贺六浑绝对不敢这样说大话,因为的的确确而祝融都没有得到的东西,自己如果知道了,那肯定会出大的问题,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兄弟,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觉得侯爷还是要小心一点,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这个人是多么的恐怖。”葛荣似乎是好心的提醒,又似乎是在挑拨离间。又有点是像在故意的拖延,看来这个秘密真的不小,不然的话他不会这样的,再而三的犹犹豫豫。

    “葛将军,其实你很早认识晋王,对吧?有可能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晋王安排的吧。”贺六浑最后一击,再看葛荣说不说。

    “好吧,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秘密可言。”葛荣这个时候真的开始相信了。其实到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能说不能说的,自己这意思是肯定的,关键问题是在于下一代的问题。

    “侯爷你肯定熟悉我们草原人最信仰的萨满教了,你肯定也知道长生天认为人有多个灵魂。草原人相信人有三个灵魂:生命之魂(斡仁)。系生命之神赋予,它同人的生命共始终,人死则永远离开躯体而消失;②思想之魂(哈尼)。为人在清醒时的思想和梦见闻,它是暂时远离身体和其他灵魂交遇;人死后它不消失,需请萨满将它送入阴间,以免在世作祟,伤害人畜;③转生之魂(法加库)。系转生之神所赐,人死后按其生前品行,或转世为人,或投生动植物,妇女不育、流产,认为是她们没有转生之魂或该魂被攫所致。各魂只闻其声,不见其形。”葛荣开始认认真真的解释了这个秘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x.html(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