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142章 肯定南下
    “那里认为他可能去那边呢?”尔朱荣问道。

    斛斯椿摇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敢说了,哪里都有可能。”能有这样的思路,已经不错了。贺六浑感觉不能小看斛斯椿,很有全局观的啊。

    “方先生,你怎么看?”尔朱荣继续问道。

    “斛斯椿将军说的对。现在只有判断准了葛荣的下一步行动,才能够明白我们自己的做法。从现在的排兵布阵来看,我感觉叛军想从西边进军的可能性应该没有。一方面是他们肯定畏惧王爷的威名,第二方面应该是他们对山西的地理形势没有把握。”

    贺六浑点点头,说的完全正确。葛荣是什么人?他本来就是从六中出去的,非常清楚,山西的地理形势险要,也更知道山西队尔朱荣的带领之下,这些兵马有多么强悍。就算他知道尔朱荣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敌人,想和尔朱荣决战,绝对不会选到山西里面去。

    “至于南下还是东向,这一块我的确还是把握不准。”方平有点麻头。

    因为按照他的估算,如果是他站在葛荣的这个角度上来看。目前虽然说有大胜之威,但是自己的脚跟没有站稳,而且目前军队最缺乏的是粮食,那么最好的办法应该是东向去夺取齐鲁大地。那块地方是重要的产粮区,到这些地方去收集粮食,整训兵马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已经派了一支部队去攻打沧州,而沧州又已经拿下来了。

    但是隐约有感觉,葛荣这样的人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方平说完了这番话以后,大家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的的确确意见不一。

    尔朱荣笑道:“贺六浑,现在应该你说话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集中在贺六浑的身上。贺六浑明显感觉到有几缕目光是不带善意的,特别是那个费穆。所以枪打出头鸟,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中国人就是一个最大的毛病,看不得别人好,最希望的是大家一样,就算是一样苦都可以。

    其实自从上次听到尔朱荣说自己是非常强悍的,能够替代他的位置的那种说法之后,自己就已经非常的低调了,但是低调不属于真正优秀的人。不招人忌是庸才。在中国这个社会里面,你自己的领导是至关重要的。幸好尔朱荣对自己还是非常宽容。

    管不了那么多了,该说的还是要说,特别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

    “王爷我认为葛荣肯定南下。”贺六浑说的非常坚定,掷地有声。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尔朱荣说道。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想当真正的皇帝。”贺六浑淡淡的说道。

    不拿下洛阳,怎么才能够叫真正的皇帝?现在葛荣号称拥有百万大军,占领了河北五洲之地。仅仅是他感觉到气势如虹,他手下的那么多封的王侯将相。个个都嗷嗷叫的,都感觉自己了不起。要到洛阳城里,来见见世面。

    去东边是不太可能的,因为那时间会拉得很长,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东边主要是宇文泰的部队在那边。他本来就和宇文泰不和,怎么可能跟着宇文泰的部队往前走?

    现在是哪里?有粮食他就会往哪里跑。南下也是著名的粮仓,而且还有机会进入洛阳,成为真正的皇帝,他怎么会选择从其他地方走?

    估计没有错的话,现在河南大地里面肯定很多的官僚地主都已经纷纷向他投诚,暗中派出了很多人去表忠心,去表白。这样的话肯定就更会他下决定南下进攻洛阳。

    哔哔吧啦一大通话说完。

    费穆第一个跳起来想说话,然后看着尔朱荣也不敢说。

    尔朱度律也还是有些疑问,说道:“要南下,那必须要攻下好几座大的城市,这难度非常之大呀。而且还要跨过黄河,非常的不容易啊。”

    邺城就是面前最大的一座。现在尔朱兆7万大军在那里守候,哪里那么容易攻得下来?

    “他们不是正常人,他们本来就是一伙亡命之徒,而且现在也变成了赌徒。如果我们真正站在他们的心态去分析,就发现只有南下是最符合他们现在的心态。”贺六浑解释道。

    尔朱荣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了你行吧。你的观点就是我的观点,我觉得葛荣一定会南下。”

    贺六浑赶紧躬身施礼说道,王爷过奖,王爷过奖。

    既然大方向已经定下来了。那就要考虑如何来应对,所有的人又站在沙盘面前开始纷纷商议,不停的开始出主意,提想法。

    最主要的就是站在两条路上,一条就是井陉,另外一个就是滏口陉。最下面的那三条路,那不是去对抗打战了,而是去救人了。更何况皇帝已经准备亲率大军出发,那往下面走的话,那不就两军会合了。肯定不会是往下面去走。

    贺六浑这个时候就不敢再继续去卖弄了。如果都是自己说建议所想法,然后最终被采纳的话,那自己真的会成为众矢之的了,要学会藏拙。

    其实这些将领,都是尸山血海里面打拼出来的,就算是文化层次不高,但是战略的眼光和战术的修养一定是有的。认认真真的一番商量之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最终指导大家确定了,还是一定从滏口陉出发。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里的地理形势复杂一些,可以让敌人的军队不至于太集中,才有可能给自己可趁之机。

    费穆和方平争论好久,最后达成一致,皆大欢喜。

    说实话,如果真的是30万部队对3万部队的对抗。就是一个个不动,让你去砍,你都会把自己累死了。更何况是人,而且是差不多的军队对抗。所以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说起来很多,实际算起来的话太少太少,相对的比例来说太少太少。

    “大家都已经商议定了,接下去的事情就不用我吩咐了,十天之后,大军出发。贺侯爷,方先生留一下”尔朱荣言简意赅,散会。

    贺六浑示意司马子如,花弧在外面等。司马子如问道:“这个沙盘?”

    尔朱荣笑道:“贺侯爷,这个东西还要带走吗?”

    尔朱度律一直赖着没走,嘿嘿嘿的来到边上说道:“大哥,这个玩意,比较粗糙。不如先给我玩几天吧。让贺侯爷给你再做个好一点,精美一点的,怎么样。贺侯爷肯定是很大方的人。”

    方平笑嘻嘻的看着,看贺六浑怎么办。

    贺六浑点点头说道:“只要王爷喜欢,肯定要认认真真做个更好的。”

    尔朱度律大喜过望,说道:“大哥你看啊,不是我抢啊,是人家送的啊。”

    尔朱荣非常无奈说道:“你小子从小到大,见好东西就要。这毛病一点都没有改啊。”

    尔朱度律脸皮非常厚:“大哥什么人啊,哪里在乎这些。你知道我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我就拿走啦,来人来人,来人,帮我拿东西。”

    说完之后,面对着贺六浑笑嘻嘻的说道:“侯爷,东西我绝对不白拿,赶明儿我就会送几个美女,还有一些东西到你府上去,一定要记得笑纳啊。”

    贺六浑连连说道不敢不敢。

    司马子如眼睁睁的就看着这些东西被拿走,只有无可奈何的走了。做这些东西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拿点泥土石头,把它们粘在一块,但实际上面耗费了自己,多少时间,要算比例尺,算精细度。

    贺六浑无奈摇摇头, 然后和方平一起来到后堂。

    后堂就是一个书房,尔朱荣示意两个人坐下。侍婢倒上茶就悄无声息出去了,房间里非常安静。

    贺六浑突然想起了一段话,是在说中国的权力架构的。一般来说,决定大事的会议都很小。几个人私下里开完一个小会,大事情就已经定下来了。真正要上会的事情都是小事,唧唧歪歪,每个人都发言,体现民主。

    现在想想好像真的很有道理。放在大殿上面讨论的军事,基本都是大家能够想得到做得到的事情。我真正意义上面有些决定性的密谋,往往都是几个心腹之人决定的。

    “这场战争一定要打赢。”尔朱荣说道,“从今天来看,大家的信心还是有些不足,的的确确我也能够理解大家的想法。方先生有一个思考要和侯爷商量一下。”

    方平点点头说道:“侯爷,其实我和王爷想过一个计策。据我所知,你擅长做这方面的事情,就是你和兄弟们说的,斩首行动。”

    贺六浑心里一惊,这是哪些人说的话呢。的的确确自己在怀朔保卫战的时候做过类似的事情。那个时候还是派花弧去做的,就是击杀了卫可孤。

    赶紧站起来说道:“那次的行动非常的危险,我也是被逼无奈,偶尔为之。”

    “在内堂里面就不要那么拘谨啦,还要站起来说话干嘛,坐下来。”尔朱荣说道,很亲切。“你把那次的经过完完整整的告诉我。”(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