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140章 点评背水
    ”我们现在常用“置之死地而后生”来显示一往无前的勇气。但是韩信所谓“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亡地”与“死地”不是绝对的,也不是必胜的法宝。又是400多年后,魏国名将徐晃照搬兵法,“昔韩信背水为阵,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也”,非但没有激发出士气,反而士气逐渐瓦解,被蜀将黄忠、赵云击溃,兵士纷纷被逼入汉水,死亡无数。”尔朱荣笑道。

    ”为什么后世模仿背水一战的人,统统以失败告终?那是因为,他们错把勇气当做克敌制胜的法宝,他们不知道,要完成“背水一战”这个局,有多困难,除非有像韩信一样水准的将领才能做到,而且还有前提!前提就是,对方要有失误,如果对方根本不给机会,连韩信想要把这一局做好,也是不可能的。”尔朱荣继续分析。

    “这个局分了很多的部分。最关键的部分是要让对方的主将轻视对手,才能做出错误的决策。”

    “第一步,韩信不把这些新军放在背靠河水的一面,他们会士气低落,溃逃势必难免的,人人为自己而战,为生而战,必将人人敢战,敢战之师,上下则同心,同心则同欲,同欲则人心齐,人心齐则士气旺,士气旺则可胜。但是仅仅有这个还是完全不够的。”尔朱荣难得一见的认真分析,贺六浑听的也非常认真。

    “对方大将陈余自然认为这样的一万人马肯定必死无疑,全军压上。结果久攻不下。这是第二步”

    “韩信安排2000骑兵绕道敌后,攻击军营,插满自己的军旗。这是第三步。”

    “第四步,赵军心态变了。对赵军来说,促成他们失败的不是正面的汉军,赵军如若失利,也必是暂时的,大可退回营垒,改日再战,但望见营垒插遍红旗,则表明退路已无,赵军正处于一而胜,再而衰,三而竭的第二和第三阶段的衔接处,而恐慌是会蔓延的,这种蔓延促成了赵军的军心垮台,兵败如山倒,恐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五步,大军反击,同时还有伏兵,让赵军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场战争怎么打成这样了。赵军发现自己已经面对前后夹攻,退无可退了。”

    ”韩信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他能从陈余的部署中洞察敌人的目标,从而制定极具针对性的战术、策略。韩信在每一次的策略选择上,都能选到优选策略,几乎做到零失误。贺侯爷,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尔朱荣长篇大论说完,然后看着贺六浑。

    贺六浑点点头,又摇摇头。

    “王爷的意思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意思吧。”贺六浑说的稀里糊涂的,但是尔朱荣笑得很开心。

    “现在我想的方式就是这样。如果现在我们是一支强军对抗强军,那么他们一定会小心翼翼。但是如果要他们产生轻视之心,那就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兵马不足一看。只有等到他们轻视了我们,才给我们可趁之机。”尔朱荣的确有自己过人之处,并不是外界看的那么嚣张无比。

    “示敌以弱。我明白王爷的意思,然后要抓住敌人漏出来的机会,一击必中。”贺六浑明白了,这就是自己部队潜行的目的。

    “根据这段时间了解的情形来看,葛荣的部队的的确确差不多有15万人。如果我们一个个去攻打的话,杀敌3000自损800。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去对抗,的确是非常难的。那么现在我们就要找到一次一击必中的机会,现在就看葛荣会不会让我们有这个机会了。”尔朱荣第一次露出一丝忧虑。

    “那王爷的意思是?”贺六浑不敢想,三万对十五万,汗哒哒。

    “我会在一次堂堂正正的决战中击垮对手。你要做的就是你最擅长的,你明白的。哈哈哈”尔朱荣呵呵笑道。

    “这几天你先休息一下,过两天我们就回来做最后的安排。这个天下我都拿得下来,更何况这么一个小小的葛荣。”尔朱荣恢复了那种藐视一切,霸道总裁的模样。

    说话间,费穆已经把牛羊等大批物资送进来了。尔朱荣出手不凡,足足够一万人好好吃十天的加餐。真的是下血本了!

    尔朱荣离开不久,花弧就回来了。明显的白净很多,说明养的不错。

    司马子如等人看见花弧,非常兴奋。这些兄弟也是好久不见,都是厮杀出来的交情,自然是非常深了。

    晚上大家好好的聚餐一次,喝的晕晕乎乎。士兵们也是兴高采烈,士气高昂。

    贺六浑也很明智,接下去就是沙场点兵了,能开心的时候就让兄弟们高兴就好。所以他主动承担了巡夜的责任,结果花弧也跟了来。

    “看起来不错,呵呵”贺六浑见了花弧,一般都是话少。特别是这次人家真的是为自己挡枪,还能怎么办。可是花弧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当然不错,我还以为你们直接去战场,不来找我呢。”花弧说道。

    “怎么可能呢,都是兄弟。更何况你那么能干,少有的大将之才。最近觉得人才不够用啊!”贺六浑这话倒是真的,原来的兄弟一个个都各守一方。现在身边的人反而少了。

    “我很能干,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花弧居然有点要撒娇的味道,讨表扬了。这在以前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看来花弧的心态也在悄悄的变化了。

    贺六浑当然只能咳咳咳。

    “贺若敦去哪里?”花弧问道。

    “他和杨忠去北部了,希望他们能顺利归来。”贺六浑边走边说,天边晚霞非常的艳丽,火烧云。

    “哦,那你的安全怎么办?我来负责吧。”花弧很自然的说道。

    “你是要大用的,现在一万人呢,其中的俱甲铁骑就是你的了。”贺六浑笑道。你在身边,还不尴尬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怎么敢啊!

    花弧眉头一皱,说道:“你身边没有人怎么行。”

    贺六浑哈哈大笑道:“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我身边一万铁骑。居然还能有事,那这个天下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花弧还想说话时,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扭头一看,司马子如和高岳。嘴巴里面明显还有酒气,看来还是喝了点酒。但是,非常清醒,说话利落。

    “大哥,巡营都不说一声啊!”高岳埋怨道。

    “今天晚上兄弟们喝酒热闹一下,我就来巡夜,这有什么啊!”士兵们开心,当官的守夜,这也就是武川军才有的事情。

    “大哥去哪里,我们自然要跟着去哪里。”高岳嘟囔道。

    “好久没有和兄弟们一起这样巡夜了,哈哈哈”贺六浑真的非常开心,一下子找到从前的感觉。记得以前在怀朔,兄弟们一起出操,一起吃饭,一起站岗,一起遛马,一起喝酒,一起巡夜。那个时候,怀朔城内外留下多少开心无忧无虑的笑声。

    现在晋阳城外军营里,在这安静的月夜下,四个人一起巡夜,一起聊天,又找到了那种齐心协力,共同向前的感受,内心深处自然而然的感动。

    回头看过去,一个个脸颊上已经有了更多的坚毅和从容。虽然早就不是青葱少年,但是那种对视的默契依旧,情感依旧。

    四个人一起来到军营大门的岗楼上,不约而同的朝黑黝黝的夜里看去。前面那隐隐约约有亮光的地方,应该就是晋阳城了。两边都是隐隐约约的山的黑影,仿佛摸不透的未来。

    还是高岳打破宁静,说道:“大哥,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和你在一起了。感觉现在好像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们几个兄弟。”

    司马子如也点点头说道:“现在觉得这个夜,*静了。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感觉真好,特别踏实特别安心。”

    贺六浑笑笑不说话,其实心里非常难受。自己地位越来越高,和兄弟们一起时间越少。更多时间,都没有来想这些问题。现在,这个寂静的夜,却让自己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我们究竟在追求什么,切莫忘记要常常停下脚步,看看自己的兄弟姐妹,看看自己的心。切莫蒙尘,切莫忘怀。

    花弧回过神来,也没说话,只是偷偷的看着挺拔的站在风中的贺六浑,太帅了。

    贺六浑指着右边的山影说道:“兄弟们,翻过几座山,就是井陉。那个地方地形十分特殊:所谓井,高峰环绕,中间低洼,山凹如井者也。所谓陉,山脉中断,两岭紧夹,而成孔道者也。

    那是天下九大雄关之六,晋冀交通之咽喉,赵国之命脉者也。那里估计就是我们即将要去的地方。

    还有南边一点的滏口陉,一出去就是磁县。不说是井陉,就是磁县,即将是我们兄弟扬名天下的地方。其实,这一次我心里是不踏实的。但是现在和兄弟们一起巡夜,一起聊天,突然间觉得踏实很多,我现在有你们,就有了全世界。”(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