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就是我的家
    杨忠看着眼前这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侯爷,心里百感交集。年龄比自己小,将近十岁,家庭出身比自己还要更弱。但是现在就已经是大魏朝的侯爷,人比人真的气死人。但是自己这么久,和他相处下来,觉得非常投缘,而且不自觉的被他吸引,更主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韧劲和坚定的信念。特别是面对各种困境的时候,沉着冷静。这些都还不是主要的,现在看来,最主要的是一种阳光的气质,非常的吸引人。所有和他接触过的人,都喜欢他,不自觉的追随。有的时候又表现出那种小孩子的气息,就像现在这样。

    自己好歹也算名门之后,可是一直以来,在这个乱世都安定不下来,就算是跟随父亲在山中隐居的时候,也还是一天到晚都要担心受怕。两次兵败,都是惶惶不可终日。与詹国兴县令算是投缘,但是完全没有现在的感觉。决定跟贺六浑之后,却发现心情踏实了很多。

    聊天休息半个时辰之后,大家继续上马。

    路过一个收税兼预警的小哨卡,类似烽火台,杨忠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贺六浑的影响力。因为他发现,哨卡上的军官们都认识贺六浑。一见到贺六浑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而且脸上的笑容,显得那么真诚,不是属于虚伪的拍马屁的那种,是真心实意的那种仰慕。对了,应该还有一种感觉,就是骄傲。

    更让杨忠想不到的就是,居然哨卡上还分出了一半人陪着他们回武川。那些被分配了陪着走的几十个士兵眉飞色舞,没有分到任务的,垂头丧气,太明显。

    队伍的人马增加了很多,当然跑的也就慢了一些。继续在跑了20里不到,远远的大概可以看见武川城的影子。就听得见远方的震动声音。杨忠估算至少前面有数千人的队伍正在奔来,这个场面可是够大了。

    贺若敦警惕性依旧很高,还是安排队伍做好战斗队形。陪着走的士兵们开始整队,表情严肃。其实小心一点不是坏事,因为草原实在是太大。一小股的敌人,马贼如果要流窜进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杨忠看着贺六浑,感觉他到了草原以后比到了晋阳还紧张。这不是他的老家吗?为什么他会这么紧张?

    马蹄声越来越响,震耳欲聋。杨忠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到,这数千人的骑兵队伍整整齐齐,指令化一。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数千人的骑兵,高头大马,着装都是一致,而且都是自己想象不到的黑色铁甲,长枪。甚至是马的前面都有护甲。不就是重甲骑兵吗?我的天,居然有数千人。这得是多少钱啊?这都是拿钱堆出来的。更邪门的 就是,每个军人外面都罩一件白披风,与黑色铁甲映籿,整体效果完全不一样,蓝天白云下,白茫茫一篇,看起来铺天盖地。这种队伍的气势就是一往无前,无坚不摧。你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比一般的骑兵高一截,就仿佛一种黑压压的气势,要压得喘不过气来。

    为首的两员大将,更是气宇轩昂,其中一位白面书生一样,长得不错。另外一个就粗狂的多,眉眼间有点贺六浑相似的地方。

    一看到贺六浑的队伍,粗狂的那个将领把长枪高举摇了两下,身边的号手急促嘟嘟两声。所有的骑兵立马停下来,迅速整队对齐。然后两位将军飞身下马,号手继续吹号,数千人也是飞身下马,他们倒没有跪下。动作整齐划一,就听到哗哗的声音。

    两位将军,半跪下来,高声喊道:“恭迎侯爷回家!”

    数千人马上也半跪军礼,用拳头敲击胸甲,很有节奏。哐哐哐,“恭迎侯爷回家”!哐哐哐,“恭迎侯爷回家”!哐哐哐,“恭迎侯爷回家”!呐喊声震天动地。然后全体安静下来,纹丝不动。这个气势一般人都受不住,太逼人了。

    杨忠看见贺六浑的眼眶湿润了,但是没有下马。端坐在马上,用手敲击胸甲三下,算是回礼。然后向前猛地一挥,大喊道:“回家!”

    号声又起来,两位将领带着数千人刷的同时起身,翻身上马。大队人马分成两个方阵,从贺六浑的身边骑过,紧跟随在后面。两位将领直接跟在贺六浑马后,与贺若敦、杨忠并排。贺若敦看着两个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武川城门口。

    杨忠再次震撼了!

    城门外长达数里的兵马,分步兵,骑兵,车兵列队欢迎。贺六浑的马速慢了下来,开始缓步前行。

    走到一个队列,贺六浑敲击下胸甲。下面的部队敲击胸甲三次,齐声高喊:“恭迎侯爷!”

    杨忠等人紧跟其后,感觉这些士兵精神气士卒,而且领头的很多人明显的老兵,很有杀气。更关键的是每个人看见贺六浑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崇拜。这是怎样的一支部队啊!

    偷眼看看其他人,都是激动的脸红,但是没有人不自在,觉得都正常。特别是护送回来的哨卡上的人马,牙咬得紧紧地,一个个都快激动的哭。

    沿着长长的欢迎队列来到城门口,欢迎的队伍变了。是一个半老头带着一帮文臣站成一团。居然里面还有个瘸子官员,真是奇葩。可是这个瘸子神情自若,安稳如山。当然这文臣队伍就和武将的队列完全不一样了,他们站得有秩序,但是没有那么规整,喊起来的声音也没有武将那么齐。齐刷刷的开始跪拜。

    但是贺六浑对待他们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立刻跳下马来,抢步上前。一把就扶起了那个半大老头:“苏先生,你切莫这样,折杀我了。”

    杨忠一看这个架势,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属于贺六浑集团里的核心幕僚。的确不错,他就是苏焯。苏焯最大的优势就是管理,有他在后防根本就不用担心任何的问题,不论是民政,还是刑务都顺顺畅畅。所以,最后给他起了个外号,说你干脆不用叫苏卓,直接叫顺畅。

    苏焯哪里肯答应,还是一定要往下跪:“礼不可废。这是朝廷规则,必须要遵守。不然我们都不做到,怎么可能有好的规则和秩序?”

    贺六浑就是不肯,苏焯就是要跪。最后还是拗不过他,让他半跪一下就扶了起来。

    再往里走,还有一帮人,身后摆着香案。这些人一看就是城里的名人乡老,年纪都是非常大了。有几个走路还是颤巍巍的,头发胡子都白的。为首的一个是大胖子,就像弥勒佛。看见贺六浑就带头跪下,那几个老头子也要跪。

    贺六浑这下急了,赶忙扶起大胖子。杨忠非常聪明,一推身边几个将领,大家一起上前把老人家搀扶住了。

    “胡善人,你怎么也来了。干嘛要这样客气。”贺六浑认识这个,就是自己起家时候,送自己第一匹马的胡大商人。

    “能来迎接侯爷的是我们的荣幸。何止是我们要来,侯爷请往里面看。”胡大商人一指身后。

    我的天哪!进城门的主街两旁站满了人,真的是人山人海。杨忠被吓到了,贺六浑真的是这么受欢迎吗?军人,杀气,老百姓怎么会这样喜欢一个军人?

    胡大商人递过来一杯酒,大声喊道:“恭迎侯爷回家。”

    身后的密密麻麻人群一起喊道,声音开始不齐,后面越来越齐整,整个武川镇都是,回家,回家的声音。

    杨忠完全被感动哭了,因为这些人不是官府做工作来的,当然也不是逼来的。因为每个人眼里都是狂热,都是热爱。

    贺六浑眼眶含着泪,第一杯酒没有喝,撒在地上。杨忠明白,这是纪念逝去的兄弟,第二杯酒也没有喝,不知道什么含义。身后的兄弟们跟着做,杨忠也一样。第三杯酒拿起来,带着一点哽咽,贺六浑喊道:“为了我们的家园,干,干,干!”

    身后的数十人,一起举杯,一起呐喊:“干,干,干!”虽然只有几十人,声音浑厚,冲天而起,直破云霄。

    接着阿木图牵过马来,贺六浑翻身上马,率先而行。身后数千人,规整队列入城。一路上都是欢声笑语,都是送酒送东西。杨忠就被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塞了几个包子。

    更奇葩的是,两边的酒楼上,居然还有很多美女,都在掩嘴笑。更是看得入城的骑兵心蹦蹦跳。甚至还有胆大的,扔荷包,手帕。

    但是杨忠发现,这些军人嘴角会有笑意,步伐和动作一丝不苟,照样铿锵有力,没有被打乱节奏。反而是自己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办,还拿着包子,扔不是,不扔不是。幸好阿木图等人习惯了,伸手过来接住,放进背囊。

    这一路上,杨忠汗流浃背。太热情了,这不是做戏,是武川镇人真的是拥军模范,那是骨子里的热爱。女孩子对于军人,是真心地喜欢。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真的是一个谜。(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