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格局
    贺若敦冒了一句:“师兄,我听崔蒿说过一些道理。他说北朝的君主,大都是胡人,本来就不读书,茹毛饮血,凭着动物本能做事情,当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淡然大师说道:“贺若敦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想,小子你自己肯定想过。继续说。”淡然大师是个真真的好老师,因为是启发式教学。

    “我觉得是人心坏了。子杀父 父杀子,太多了,后赵石虎掌权时期的案例让我们对人性已经失望。”贺六浑说道。

    石宣当上了太子,但是老皇帝石虎又宠爱另一个儿子石韬,石宣眼见自己地位岌岌可危,不惜铤而走险,诛杀石韬,石宣把石韬砍掉手足、双眼刺烂、破肚而死,石韬之死,让老魔头石虎肝肠寸断,发誓要寻找凶手,可笑的是石宣自以为做得干净,结果却在石韬的追悼会上表现弱智,别人都在哭天抹泪,石宣却嘿嘿窃笑,为了验证石韬已死,石宣竟然命人掀开死者被子查验,然后仰天大笑出门而去,这可真叫做自造孽,不可活。石虎在查实了石宣罪证后,对石宣的惩处可谓天下奇观,老东西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囚禁在帝国的仓库中,用铁环穿透下巴还上了一道锁,并且拿来石宣做案用的刀箭,让其舔去上面的血迹,石宣彻夜哀号,响彻宫殿。

    石虎对待石宣的酷刑历史罕见,惨不忍睹,即使多年后的今天,当你读到这一段血淋淋的描写时仍然心有余悸,你想像不出父子之间的不共戴天竟然会到如此血腥的程度,石虎命人在邺城北堆上柴草,上面设置了木竿、竿上安装了辘轳,接着把石宣押到柴堆下,然后拉着石宣的舌头,把绞索套在石宣脖子上,再仿照石韬所受的残害,砍断石宣双手,挖去眼睛,刺穿肠子,最后把他投入火堆,任石宣烧成灰烬,即使这样的惨刑,老魔头还不解恨,接着又将石宣的妻子和儿子九人杀死,又把石宣的卫士、宦官等数百人车裂,将尸体投进漳河。

    五胡乱华时代是古中国的一段特定历史时期,也是封建社会里最黑暗最没有人性的一段时期,中国历史上虽然不乏父兄争权,兄弟相残的故事,但是象石虎这样丧心病狂,以及蛇鼠一窝争狠斗凶,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这群凶残儿子,却是旷古奇闻,世所罕见的。

    “还有根子就是社会动荡不安。割据的帝王很多有“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贺六浑继续说道。事实上,但凡动荡不安的历史时期,总是会出现不少变态的皇帝。还说南汉皇帝,居然要求自己的臣子全部阉割。另外因为割据时代相对于统一时代而言各种皇帝很多,且更换速度很快,给人造成了“多变态皇帝”的一种印象。

    贺六浑想到这里突然就说道:“大师,你是在拯救人心?佛教传播就是为了这世界一片安宁。我明白了,大师,你这个才是真正的大爱。佛教传播的目的,不是为了自我的宁静。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懂得真善美,让更多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

    大师点点头说道:“小子,你现在终于悟到了。其实真正的佛教的教义就是普度众生,不是去躲避,在一个深山老林里修行,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接受到幸福真谛。我所做的,就是劝导所有的人向善。而你,现在要完成的事更加艰难的世俗修行。你要能够攀登到最高峰,去扭转这个社会的车轮,让它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从小开始一直守护你的原因。我相信你是佛祖派到人间的护法,这一路的变化可以充分的证明,你就是佛祖最佳的选择。贺若敦就是你的护法神。这天下已经200多年征战不休,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涂炭。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希望。”

    贺六浑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压力太大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救世主吗?我有这么大的能量,我怎么感觉自己不太像?

    “大师,有那么多的人为什么会认为是我?我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贺六浑不知道怎么办。美国大片里面随便一个小孩子都是要去拯救世界,但是如果你真的承担起这个责任的时候,突然间会发现非常的恐慌,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水准,自己的视野都完全不具备,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佛曰,不可说。”淡然大师哈哈笑道。“其实你今天能够说到这些话题,能够阐述到这种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想。接下来好好的进入你的世俗修行,我也会守护在这个五台山上。相信不久的将来,你自然会明白我说的一切。其实就像我,也不明白你到底从哪里来?”淡然大师又开始云山雾绕。

    “好吧,反正你说了就算,我反正就小日子慢慢过了啊。”贺六浑又开始耍无赖。

    淡然大师看着贺六浑点点头。

    “这是我跟你一起谈的第二次关于前途话,我相信还会有第三次。因为这个时代,你还没有真正去把握它的特点。随着你阅历的增长,你还会跟我再聊的。。”

    陪着大师吃了一顿饭之后,带着贺若敦告辞而去。每一次见到大师,自己的心情就会安宁很多,但是这一次自己觉得有了很大的一些压力。自己也开始思考,是不是真的救世主。

    一路上,策马奔腾,风声从耳边拂过。看着沿路的风景,劳作的农民,自己想想,反正我尽力而为吧。

    回到驿站之后,留守的亲兵送来了好几封信函。居然都是邀请自己吃饭喝酒的,其中就有元天穆,斛斯椿,尔朱世隆。元天穆和尔朱世隆还好说,毕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但是斛斯椿自己的确没有太多的接触,居然会约自己吃饭,这倒是一个很蹊跷的事情。

    当然,更蹊跷的事情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清兵挤眉弄眼的告诉自己,有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候。

    贺六浑非常的纳闷,自己应该没有认识的人啊,晋阳这块地方怎么还有一个自己认识的女人来找?这真是太邪门了。不管他了,反正进去看看再说,心底无私天地宽。真正自己放不下来的人,就只有尔朱云了。不会是尔朱荣吧,哎呀,这倒是非常有可能,因为晋王府就在这里。而朱云好歹是晋王府的公主,那自然肯定会在这里啊。一想到这些,自己的心情陡然间就蹦蹦跳,赶紧往房间走。

    说实话,自己还真的已经有了好几个女人,但是这些女人当中,最让自己放不下的人就是尔朱云,有点像自己初恋的梦想。自己一直都记得那次在洛阳城见面的怦然心动,可惜从那以后就天各一方,再也没有得到她的消息,就算是尔朱兆都没有再跟自己说过,仿佛在自己的世界消失一样。

    急促的走到客厅,一进门贺六浑就知道肯定不是尔朱云。自己魂牵梦绕的人,身影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更何况,现在眼睛看到的这个人,非常的丰满成熟。隐隐约约自己应该知道是谁,但是一下子说不出来。

    “请问这位姑娘,有何贵干。在下就是贺六浑。”贺六浑彬彬有礼。在大魏朝男女之间地位并没有相差悬殊,这是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之后比较富有特色的一种。在前文叙述男女平等。

    “不会吧,变成侯爷之后,就不认得我了吗?”那个面纱女缓缓站了起来,身材相当不错。声音比较尖利,但是非常的熟悉。

    贺六浑脑子里面像搜索引擎一样迅速的把自己认识的女人扫一遍,就是想不出来。只好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道:“嗯在下。。”

    突然间脑子灵光一闪,说道:“你不会是?”

    面纱女点点头说道:“既然侯爷已经认出了我,那就不必要说出我的名字了。我在这里等这么久,就是为了来对侯爷说一声感谢。如果没有你的大力协助,我们的部族,肯定就已经四分五裂,很有可能被灭。所以大行多次托人来告诉我,要给你尽可能多的帮助。无论你需要什么,我们都会给你最大的协助。”

    “无论什么都可以吗?”贺六浑不好的脾性又出来了,开始调戏女人。

    “你真的不担心我是做什么的吗?什么条件你都敢提吗?”面纱女也不简单。

    ---------------------------------------------------------------------

    占据河北一带的葛荣军队由于缺乏粮食,便派遣他的仆射任褒领兵向南侵犯,到了沁水县,朝廷任命元天穆为大都督东北道诸军事,率领宗正珍孙等将领讨伐葛荣。

    孝庄帝下诏声称:“朕要亲自统领六军,扫除平定燕、代地区的匪患。”并任命大将军尔朱荣率领左军,元天穆率领前军,杨椿为右军,穆绍为后军。葛荣得知朝廷大军前来,便率领军队退守相州城北。

    葛荣率军包围了邺城,军队号称有百万之众。游击部队已经过了汲郡,所到之处大肆残杀掠夺,尔朱荣上表请求讨伐葛荣。

    秋季,尔朱荣将侄子肆州刺史尔朱天光召来,命他留守晋阳,嘱咐他说:“我本人不能到的地方,只有你在,才能使我放心。”

    尔朱荣又派人用囚车将葛荣送往洛阳,这样一来,冀、定、沧、瀛、殷五州就全部平定了。此时,元天穆驻军于朝歌城南,穆绍、杨椿还没来得及发兵,而葛荣的军队已经被尔朱荣消灭了,于是元天穆等人都停止了发兵。

    孝庄帝任命尔朱荣为大丞相,他的儿子尔朱文殊、尔朱文畅也都晋升爵位为王,同时,又任命杨椿为太保,元徽为司徒。不久,孝庄帝又任命尔朱荣的嫡长子尔朱菩提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将长乐等七郡各万户,连同先前已有的十万户,都作为尔朱荣的采邑,并加封尔朱荣为太师,以嘉奖他平定葛荣的功劳。

    冬季,葛荣被押至洛阳,孝庄帝亲临阊阖门,葛荣被押来见过孝庄帝后,在都市斩首。(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