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师来了
    “你觉得我想做什么?”淡然大师微微笑。

    “大师,也不可能是在这里来专门守护龙脉。那只能是?”贺六浑觉得不好说。因为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大问题,他不可能帮忙尔朱荣,那么他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什么,应该明白了。

    “我坐观天象这么久,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寻觅到这个龙脉。所以我一定会在这里守护。这个龙脉还有一些蹊跷之处,我会在这个地方,认真的揣摩研究。这次我来就是告诉你们,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就会安心待在这里。”淡然大师娓娓道来。

    听到这里,贺六浑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其实他内心当中,是有一些恐惧的。说白了,他就是怕淡然大师毁掉龙脉。他都不在意这个龙脉是不是真的帮助尔朱荣称帝,而是担心,破坏龙脉会招来天谴,他就会立马影响到淡然大师的寿命。大师已经是父亲一样的人物,自己有很少的能够伺候在身边,但是如果他为了所谓贺六浑的发展而损害自己的生命,这就是自己完全不能允许的。任何事情完全靠天命,那不是贺六浑的主张。

    “小子,你应该明白。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自己,为师只是尽可能帮你化解一些劫难。”淡然大师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弟子,缓缓说道。山风很大,吹得大师衣袂飘飘。

    贺六浑站的地方比大师矮一点,踩在草地上。细细打量大师,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大师也老了,眼角的皱纹明显多了。而且胡须的斑白更是明显,原来自己记得当初在怀朔时,胡子都是硬邦邦的,黑黝黝的。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坚定,身影在山风吹拂下一动不动。

    突然就语音哽咽,自己说不出来。这时,贺六浑才发现,淡然大师相当于自己的守护神。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精神支柱,就在自己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大师牢牢占据一个位置。本来按照道理,自己也算发达了。大师完全可以享享清福,不在家修行,也可以去任何一座寺庙养生。但是,偌大年纪还在为自己的将来奔波。

    咬咬牙,贺六浑抿嘴挤眉,让山风多吹一下,把泪意与感动吹散。是男人,不是什么东西都挂在嘴上。

    “大师,你应该好好享清福。我好歹也是侯爷了,让我显摆一下好不好。”贺六浑调整好情绪,开始开玩笑了。

    “你个小子,为师出家就是为了离苦得乐、究竟成佛。要成佛就要净除一切罪障,成就一切功德,圆满福智二资粮,这就要从持戒开始。戒是“轨成出离之道”,是定慧之基。但要持好戒,有四个难关,分别是物欲、情执、名利和邪见,出家人必须先认识清楚,然后一关关去突破。”淡然大师解释道。

    “大师这样不好。那岂不是完全没了人情味。”贺六浑连忙反对。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在修行过程中,必须舍弃凡夫心,而家庭和感情正是凡夫心建立的基础。如果我们不舍弃这些执著,就很难舍弃凡夫心,很难从生命的局限中解脱出来,将小爱升华到大爱。只有摆脱狭隘的人情味,才能将有限的悲悯之心扩展到大慈大悲。否则,我们往往只会想着身边的家庭、亲人,很难将同样的爱扩展开去,对天下苍生生起无限的关爱和慈悲。所以真正的出家人乱世当入世济人,盛世应隐世清修。”淡然大师说道。

    “明白了,我就是大师的大爱。”贺六浑舔着脸说道。

    贺若敦笑着摇摇头说道:“师傅,师兄的皮比原来厚多了。官越大,皮越厚。”

    “有这样说自己师兄的吗?大师,这小子是不是犯了嗔戒。满嘴胡说八道,我现在是越来越像大师,虚怀若谷。”

    “受不鸟你。”贺若敦说不过贺六浑,不说了。

    “小子说的有点道理。一个人如果没有大爱,视野往往局限。如果没有虚怀若谷,那么永远不会进步。”淡然大师居然同意贺六浑的观点。贺若敦垂头丧气,更不吭声了。

    贺六浑喜滋滋的点点头:“大师说的全对。”

    “但是你现在表现出来的都是假象,不是真心。所以犯了妄戒,该罚。”淡然大师陡然间话锋一转,随手敲了贺六浑脑袋一下。

    贺六浑楞了一下,心甘情愿的挨了。嘴巴嘟囔道:“大师,不带这样玩人家的。”

    贺若敦一下子笑出声来!山顶回荡着轻松的笑意。

    接下来,大师坐在龙角上,看着两个弟子比武。不到三十招,贺六浑就被贺若敦踹了一脚在腿上,一个趔趄。淡然大师摇摇头叹息。

    贺六浑觉得脸红,继续再来。不过三十招,又被贺若敦击中胸部,登登登倒退,被一块小山石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另外一个小山石上,咯的龇牙咧嘴。

    “不玩了。”贺六浑知道打不赢。自己现在训练肯定没有放下,但是面对这个武痴,怎么赢的了。距离越来越大了,原来还可以棋逢对手。现在,丢脸了。

    贺若敦开心要命,也就是在师傅面前,在武术上自己可以虐杀师兄。其他方面比不赢,这个终归是厉害吧。其实对于师兄中,自己是五体投地的佩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师兄的使命就是拯救苍生;而 自己一生的任务就是保护他的安全,这也是大师给自己的信任。所以武功这一块,自己从来没有拉下一天。

    “任何的事物都有极致。但是任何人都喜欢去挑战极限,那是一种活力,代表生命的活力。贺若敦的武功越来越靠近极致。看来武学这块,他可以成为一代宗师了。六浑,你呢,就要在心态和谋略上成为宗师。这一次来晋阳,听到很多事情,也问了很多事情。你现在越来越成熟沉稳,胜不骄败不馁。面对任何困境都能保持好的心态,心性修炼也逐渐大成。那就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吧。”淡然大师对自己这两个弟子非常满意。

    “其实,弟子现在挺好的。已经有了侯爵位,还有昭君,心满意足了。”贺六浑嘿嘿嘿笑道。

    “真的是满足了?”淡然大师问道。

    “那当然不是。大师说我要干嘛我就干嘛。”贺六浑开始调皮了。

    “扯淡。好好说话。”淡然大师忍不住骂一句。这个弟子就是在自己面前没个正行。其实,他也知道,贺六浑现在威势越来越足。但是在自己面前却终是孩子。

    “其实,大师,我有很多困惑,自己都迷茫。”贺六浑开始收敛,在大师身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贺若敦也走了过来,一样落座。三人品字型,位于山巅,成为蓝天白云下的风景。

    “大师,其实我明白我要做什么。一开始在怀朔,我的目标就是立功,当个幢主也就非常不错了。后来到了武川,觉得军主也是不得了的目标。现在阿木图都是副军主了,身边各种将军一大把。一步步过来,自己地位越来越高,反而越来越有压力。自己发现责任越来越重,有越来越多的人需要我守护。这次到冀州一行,我发现,遍地饿殍,乱军造成的人员伤亡难以想象。更让我难过的是,原来认识的一些将领,现在成为乱军之后更是胡作非为,甚至比恶贼还不如,杀人如草芥,随随便便就没有道理杀人抢劫。我难以理解,原来在六镇,都是普通士兵,百姓的良善人家,怎么现在变成乱军之后,就像完全变了个人,成为六亲不认的畜生。如果说想自己活命起义我理解,为什么起义之后却比盗贼更可怕。到底是人心坏了,还是这个世道坏了。这已然成为我内心的阴影,人的奋斗到底是为了什么。”贺六浑见到大师就有话说了,这些也是一直憋在心里的东西。

    贺若敦听着这些,心里也在思考,习惯性的不说话。

    大师点点头,示意继续。

    “我们每个人都想活下去,都想生活变得更好,都想功名利禄。这个想法应该没错的,但是为什么天下越来越多的叛乱,越来越多的人心变坏。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讲古,总是说五胡乱华,杀人如野,很多宗族都被灭。在大魏之前,一个字:乱。出现过成汉、前赵、后赵、前凉、前燕、前秦、后燕、后秦、西秦、后凉、南凉、西凉、北凉、南燕、北燕、胡夏、冉魏、翟魏、西燕等等…… 杀来杀去,太乱太麻烦。说有很多变态的皇帝,羯族石虎的儿子,太子石遂更是变态残暴,他最大的爱好是把宫女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然后推去法场斩首。再把宫女人头上的血迹洗净,装在盘子里给宾客观赏。而这些可怜美女们的身子则被送进厨房做成菜肴分而食之。最后羯族都逐渐被灭国灭族。当时就在想,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了?都做了皇帝还不满足吗?”贺六浑喃喃自语般。

    -------------------------------------------------------------------------

    这是真实的历史。

    踏平晋阳的宋太宗赵光义在其阴暗而又狭隘的心理的驱使下,为了拔去龙角而派遣军士将系舟山山头削平。在太原城被攻破之后,宋太宗赵光义决定平毁太原城,这是出于多方面考虑的。

    首先是晋阳城城池坚固,易守难攻,宋军强攻晋阳造成损兵折将,损失惨重,故宋太宗决心彻底平毁晋阳城以消心头之恨。

    其次是当时的李唐是从晋阳起兵而夺取天下,到唐末五代一些割据者又据晋阳争夺天下,或抗衡中原王朝,望气者认为晋阳有王者之气,这是宋太宗要严加防范的。

    再次是宋太宗继位时,多有道教人物相助、道教附会天象认为:宋起之地为归德 (今河南商丘市)属于“商星分野”,而太原则属于“参星分野”,自古参商不相见,这样,当中央政权强盛时,太原地区最后才服从,而当中央政权衰弱时,太原则将最先叛乱,因此,不宜把太原列为方镇,应当降低它的等级。

    鉴于上述原因,宋太宗决定平毁太原城,让居民迁往汾水东的新城,把新设立的并州府迁到榆次。居民出城后,宋太宗下令放火,“万炬皆发,宫寺民舍,一日俱尽”。

    第二年四月,宋太宗又封堵汾水、晋祠水,灌入太原。古太原城经此火烧、水灌,变为一片废墟。往日被誉为“锦绣太原城”,并已逾千年的大都会便不复存在了。太原旧城被毁后,宋太宗又命将太原治所从榆次迁到唐明镇(即今太原市)。逃出城的百姓逐渐聚集到这里定居下来。由于此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982年(宋太平兴国七年),宋太宗赵光义派三交都部署潘美在唐明镇的基础上,扩大范围,修筑城墙,兴建太原城。宋初修建的太原城是一座土城,城池周长5.28公里。筑四门:“东曰朝曦;南曰开远;西曰金肃;北曰怀德。城西南至现迎泽大街北边,西至现新建路东边,后小河、东后小河是当时北面东边的城壕。

    据说赵宋在新修太原城街道时,都筑成丁字街,取其谐音,“钉”破“龙脉”,使太原不再出现“真龙天子”,危及赵宋天下。并忌讳使用“晋阳”、“太原”名称,而设为紧州军事,派潘美、杨业把守。(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