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龙角
    军议完毕,又是深夜。

    在晋阳贺六浑没有熟人,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所以就到驿站住下。一行人吃了点东西,很快就入睡了。的确是疲惫了,这么多天一直在赶路。大家都睡得很熟,贺六浑也不例外。没有谁是真正铁打的人!尔朱荣也给了自己休息三天的假。

    贺六浑晚上做梦了,不仅梦见了老婆大人,昭君。还梦见了可爱的女儿,居然还会叫爸爸了,真的是想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梦一场,非常失落。昭君和女儿还在武川镇呢,那是千里之遥啊!洛阳到晋阳一千里,武川到晋阳也是一千里。在古代,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到的距离!

    第二日,休息日。

    贺六浑不用去点卯,自然就放身边的人假。也让他们去城里看看,玩玩。阿木图也扭扭捏捏出去了。这个家伙坐不住,早就想去见识晋阳的繁华。不过也的确辛苦。小小年纪跟自己到处奔波。

    只有贺若敦和花弧在身边,也不愿意出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贺若敦居然不在。花弧说,有人找,他出去了。贺六浑还纳闷呢,我都不认识什么人,你小子哪里有人。后来一想,有可能是这小子娘家的人把,等他回来再说。

    午饭就变成两个人在吃,贺六浑顿时觉得有趣。因为习惯了军营生活,大家都是一块儿吃饭。每天热热闹闹。现在两个人吃饭,看看花弧会怎么办。万万没想到花弧吃的飞快,一个劲的低头猛吃饭,贺六浑夹菜给她也不理。本来想逗几句都来不及,五分钟不到,吃完了。然后下桌,走出门外。

    留贺六浑一个人大眼瞪小眼,吃饭更觉得没有味道了。现在想想,还是怀朔好,那么多兄弟,哪天吃饭不是大呼小叫,开开心心的。现在做侯爷了,一个人孤零零的。

    正胡思乱想之际,贺若敦回来了。平素傲娇的脸上,居然喜气洋洋。

    “是不是你娘子过来了?”贺六浑边吃饭边随口问道。

    “切,她来了还要我接吗?不自己跑来。”贺若敦说这话是有底气的,李雍容虽然在李家堡那边霸道,但是结婚之后对贺若敦那是言听计从,典型的夫唱妇随,让人大跌眼镜。

    “那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你小和尚又有艳遇了吧。”贺六浑开玩笑。这也有可能,因为贺若敦蓄发之后,的确是帅小伙。更可怕的是武功,已经是所有人之上了。

    “师兄,您在说自己吧。”贺若敦居然开始调侃。“我劝您赶紧吃饭,待会要去见一个人了。”

    “什么人啊!有那么夸张吗?”贺六浑自然是慢条斯理。只要尔朱荣不找我,谁还会让我赶紧吃饭。我好歹也是侯爷,好不好。

    “师父来了,就在阳曲文殊寺。前面释小龙派人来告诉我的,我准备马上走。”贺若敦慢条斯理的说道。

    “啊!淡然大师。”贺六浑差点噎住。这个名字一出现,自己顿时满心热起来。把碗一放,立马走人!

    从晋阳到小五台山不远,才五十里。

    小五台山,位于阳曲县城东北40里处。一行人紧赶慢赶不到两个时辰,就到阳曲县石岭关下,可见东北方向一道兀立挺拔、郁郁葱葱的山脉呈现面前,这就是小五台山。小五台山最高海拔1914米,五座台顶犹如五根擎天大柱拔地而起,巍然而立,上傲苍穹。小五台山集人文历史、古典故事、佛法智慧,自然生态、隽秀山峰、幽深峡谷为一体,人文自然资源极为丰富。山脚下是峰东村。登山时,坡陡路峭,碎石山路尚不难爬,但进入荒湮已久、荆棘没头的盘山古径中则是不到五台非好汉了。脚下,厚厚的枯枝腐叶,每迈一步必须拨开重重的灌木圪针,旁边则是深不见底的沟壑。

    中台山腰就是文殊寺,该寺依山壁建于2层楼高的石基之上,攀上石基看到的是白云洞。白云洞亦称发云洞,据说常有白云从洞中飘出。这是一个自然生成的山洞,进深20米左右,山洞里有一尊文殊石坐像,相传是唐以前所刻。洞口有3级石阶,石基座上两边各分布着3个柱墩石,显然洞口原来有建筑,阶下还有两座结构精密的旗杆石和杆顶石斗,洞顶和周围散布着数通石碑,石崖上还有字刻,多为明、清时代修缮记载,白云洞便是"系舟信雨"求取甘霖之所。转过白云洞,是三四间石窑,中有一门,匾额刻有文殊寺字样,门前有一个深达十几米的井,可见寺中人烟繁盛。寺中有3进院,环绕皆是2层石窑洞,能看到成片的彩塑佛像和许多石碑。文殊寺有石窑四五十间,香火旺盛 。

    走进第三进院落,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盘腿禅坐在大殿前的蒲团上。小和尚释小龙伺候在一边。

    贺若敦抢先一步,跪倒在地,语音哽咽:“师父。”这小子,叫师傅都要抢先一步。

    贺六浑其实心里一热,眼泪差点下来。的确是多久没有看见师父了,这个从小到大一直陪伴自己的大师,其实就是自己的父亲了。

    “大师,你来怎么都不说一声。”贺六浑强忍住激动,还是开口笑道。

    淡然大师缓缓起立,转过身来,胡须有点花白。脸上还是那种淡淡的笑意,其实内心也是非常激动。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两个徒弟,现在有了如此高的成就,那是自然的高兴。

    还不等两个人说其他的,大师慢慢的走了过来说道:“两个痴儿,跟我走。”

    贺六浑和贺若敦非常纳闷,这怎么回事,和平常不太一样啊!但是大师已经走了,两个人自然跟上。

    出了大殿,继续走。出了文殊寺,继续沿中台山小道向上爬。淡然大师要带我们爬山吗?一路上磕磕碰碰,都是野路。到了山顶,大师迎风而立,须发飘扬,仿若神仙。

    “你们回头看看晋阳吧。”淡然大师说道。“你们仔细看,山西东为太行山,西为吕梁山,北有万里长城,南有黄河天堑,自古有“表里山河”之称。山地、丘陵、川谷、盆地,纵横交错,关隘林立,极宜隐蔽腾挪,又不失运动转输之便,是以极富战守回旋余地,正如古人所谓“东阻太行、常山,西有蒙山,南有霍太山、高壁岭,北扼东陉、西陉关,是以谓之四塞也”。而晋阳位于四塞之中央,它的周边有石岭关、天门关、赤塘关、阴地关、南关、旧关、娘子关、龙山、蒙山、卧虎山等关山环绕,大地形、小地形构成层层易守难攻、可进可退的天然屏障。古人用“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来形容晋阳的地理形势,可谓恰到好处。“

    两个人站在山顶,极目四眺。今天天气很好,看得很远。山川河流,历历在目。人还是要站在高处,视野才宽阔。平常感觉雄伟巨大的晋阳就像一个小盒子,规规矩矩的放在汾河上。

    “你们知道这里又叫什么名字?”淡然大师示意脚下。

    那个筛子摇摇头,的确不熟悉。

    “系舟山。传说在大禹治水之前,汾河里有黑龙肆虐,日后被尊为汾水之神的台骀为民除害,斗杀了黑龙,黑龙的尸体化作太原西侧绵延的山脉,大禹治水时曾在龙头山的山巅上系过舟,因此,这座山日后就被称为系舟山。曾任大魏朝 参政的祝颢,参拜系舟山时诗曰:"滔滔洪水溺人寰,圣德神功力济艰。不信当年昏垫险,请看云际系舟山。"这首诗歌颂了大禹治水的德行,又暗喻了系舟山的高大险峻。(是明朝的诗,借用。)”淡然大师说道。

    “师傅的学问就是高。”贺六浑张嘴就是马屁。贺若敦只撇嘴。

    淡然大师微微笑,继续说:“我原本以为,晋阳这种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不能成为长足开放而辐射天下的大古都;而天造地设的险要地理形势,又赋予晋阳以控制全局的独特战略地位,决定了它往往成为割据政权的都城,或者中央王朝不可忽视和缺少的别都与陪都。但是,我感觉我错了。”

    “据当地人祖祖辈辈传说,晋阳别称"龙城"。我看了很久才发现晋阳龙旗封腾,一条真龙正在腾空。而龙角则在小五台山,就在那边。”淡然大师手一指。山顶不大,另外一边就是一个巨大的石崖,约莫二人多高。看起来是有点牛角的味道,尖尖的向天而立。

    贺六浑有点感觉被忽悠,但是大师从来不说假话。这么慎重的来文殊寺,自然有道理。

    “中华的龙脉源于西北的昆仑山,向东南延伸出三条龙脉,北龙从阴山、贺兰山入山西,起晋阳,渡海而止。中龙由岷山入关中,至秦山入海。南龙由云贵、湖南至福建、浙江入海。每条大龙脉都有干龙、支龙、真龙、假龙、飞龙、潜龙、闪龙。要做大事首先要搞清楚来龙去脉,顺应龙脉的走向。现在看来,尔朱荣要称帝,自然是顺应龙脉所求了。”

    “那师傅,你来这里是做什么?”贺六浑似乎猜到了什么。(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