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洗肠
    贺六浑在邺城就一晚,感觉就像一年。

    从开始的放松开心,到剑拔弩张以为要拼命,再到尔朱兆的出现,最后还见到传说中的郦道元。动荡年代的生活就是这样,你永远想不到下一刻会是怎么样?就像现在,马上睡一觉又赶赴洛阳,明天又会是怎么样呢?自己好像一直没有停下来,从来都是忙忙碌碌,根本就没有时间想远方,想希望。

    策马奔腾的路上,贺六浑也是如是在想。

    因此在路上打尖的时刻,贺六浑问崔蒿和一旁也在喝水的花弧:“我好像一直没有停下来,都在奔波。”

    崔蒿仔细看了看贺六浑,说道:“侯爷居然会停下来,回头想。说明又提高一个境界。”

    贺六浑笑骂道:“滚,少来贫嘴。说实话。”

    “那就是你老了。只有老人家才不停的回头看,用即将逝去的年华来安慰走不动的日子。”崔蒿居然这样回答,又惹来贺六浑一脚。崔蒿故意不躲,嘿嘿嘿的笑。

    花弧也笑笑的看着,一边说道:“侯爷现在想这些,我不知道意味什么。但是我觉得跟着侯爷走南闯北,挺新鲜的。而且带劲,有味道。”

    阿木图在一边也凑趣说道:“我们怀朔的人,哪一个不羡慕我。能跟着侯爷,一步步升官发财。大家都说,跟着侯爷才有前途。”

    贺六浑更是骂他:“你个混蛋,原来跟我就是升官发财。我有难,你就跑吗?”

    阿木图狡黠回答:“当然是我第一个上,侯爷有事我哪里活的了。当然升官发财我也要啊。”贺六浑摇摇头,没有办法。现在阿木图都已经提升为副军主了,的确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特别是在混乱年代,不是自己人哪里敢用,敢信任。

    “其实,侯爷偶尔回头看是好事。走的更稳。我读的书里,多少发迹的人却不知道天高地厚,最后栽了跟头。更重要的是侯爷一直很清醒,从来没有骄奢淫逸。所以我们大家,一直追随,不曾走远。”崔蒿居然说的很深情。

    贺六浑也被感动了。

    “崔贤弟是被我巧取豪夺的,现在也有四年了。”贺六浑长吁短叹,时间真的很快。

    “我还踢过你的门呢,当时还以为是傻子。”花弧居然神采飞扬,想起来初见面的时刻。“不过,你这个人是挺坏的,居然骗了我那么多装备,还有马。”

    “哈哈哈,开心”贺六浑心情马上好了很多,从一开始的彷徨中走出来。“那是你年轻气盛好不好,套子里面你就想钻进来。”贺六浑也开始打趣,不过总觉得有点怪。套子,钻进来,污了,污了。

    “再也不会被你骗了,放心好了。”花弧很快回答道。

    “我人品有那么差吗?”贺六浑问道。

    “有!”花弧,崔蒿,阿木图齐声回答。

    贺六浑一脸糗样。

    众人哈哈大笑。

    贺六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走吧走吧。”一起上马,扬鞭而去,留下一地的笑声。

    两日后,来到洛阳。

    每次来到洛阳,贺六浑都是觉得非常震撼。

    的的确确,洛阳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市,有接近100平方公里,人口约60余万,相当于现在一个三线中等城市的规模。可是,那是在公元500年,也就是1500年前。

    再和怀朔对比一下,那就是九十分之一大小。可想而知了,更关键的是城高10多米。没有感觉的话,告诉你,五层楼高,或者是学校升旗国旗旗杆的顶端。一般的云梯怎么可能搭上来?

    也是怪事,每次自己走进来,怎么脑子里想的都是攻下来?贺六浑心里也是纠结。

    沿着慈孝里,走西阳门,进内城,目的地是晋王府。

    晋王府就在永和里,这是洛阳城里高官住宅区。“皆高门华屋,斋馆敞丽,楸槐荫途,桐杨夹植”,因此“当世名为贵里”。 里内“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至于晋王府,屋宇奢侈,梁栋逾制,一里之间,廊庑充溢,堂比宣光殿,门匹乾明门,博敞弘丽,诸王莫及也。

    阿木图先到门房去交涉,贺六浑就在外面等。现在已经不是原来北秀容的军营了,规矩森严。官越大,离开现实越远。不是你想这样,而是别人希望这样。原来贺六浑见尔朱荣随时随地,现在不一样了。自己也主动遵循了这个规则。

    不一会,阿木图陪同一个管家,其实就是一个军官模样来了。

    “末将尔朱东乌,见过侯爷。”贺六浑第一次见到这个看起来形貌威武,满脸胡须的将军,也不敢怠慢,拱手回礼。

    “末将已经派人向中书令大人禀报,还请侯爷到厢房等候。”尔朱东乌也明白,这个人好歹是个侯爷,也是有名有位的人,所以赶紧请到厢房去。

    中书令?贺六浑一边走进王府,一边纳闷。随口问道:“敢问尔朱将军,中书令大人是?”

    尔朱东乌立马毕恭毕敬回答道:“中书令大人,就是世子爷。他不喜欢这个称呼,一直让我们都叫他中书令。”

    贺六浑立马就懂了。

    大魏朝,中书令一官最为清贵华重,常用有文学才望者任职。比如十六国时前秦王鱼担任中书令,职高位隆,建言朝政。 尔朱菩提以荣翼戴之勋,超授散骑常侍、平北将军、中书令。这么多职务,还有世子这个头衔,居然他都不喜欢,就喜欢大家称呼他中书令,有味道。

    有了邺城的经历,贺六浑早就知道这个尔朱菩提的想法和做法了。可是现在自己要见尔朱荣,居然要通过他儿子吗?贺六浑有点不明白,于是继续问道:“尔朱将军,晋王不在府中吗?”

    尔朱东乌回答道:“侯爷,晋王的去向末将不敢揣测。”

    贺六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一行人来到厢房坐下,尔朱东乌走了。

    崔蒿凑到耳边嘀咕一声:“侯爷,不对劲啊。门卫怎么可能不知道晋王去向。”

    贺六浑点点头道:“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已经来了,不可能走。从目前的情况看,尔朱菩提再黑,也不可能在这里干什么。尔朱荣的威名在那里呢,他不动自己,没有人敢明着乱来。但是看来,自己是非要见这个世子爷了。

    结果预想不到,居然一等就是两个时辰。从中午等到下午,不停的有人来添水,就是没人召见。阿木图的肚子都叽里咕噜几次了,中午饭大家都没有吃的。但是贺六浑面无表情,安然坐着。其他人自然也不动。

    一直等到天黑,还是喝水。贺六浑继续安坐。

    直到王府灯火通明,已经到了亥时,再不走就要违反宵禁了。阿木图松口气,准备起来提醒侯爷,然后以这个借口离开。

    结果这个时候,一个仆人提着灯笼来了,请侯爷到大堂见面。

    贺六浑微笑着迈步向前,示意其他人继续等。

    进了大堂,主位端坐一个十三四岁左右少年,一旁伺候着几个仆人。说青年吧,个子是有了。但是脸上汗毛未退,一脸稚气。长得和尔朱荣很像的地方是白白净净,个子也高,差不多五尺多。不像的地方是英武之气不足,文气太多。最不像的是眼睛,尔朱荣是鹰眼,这个是桃花眼。

    按照级别,应该是世子爷给自己见礼。当然贺六浑不会傻到那个地步,主动上面,面带微笑拱手施礼,道:“见过世子爷。”

    尔朱菩提一皱眉,不过也没有怎么样,平淡的答道:“侯爷免礼,请坐吧。”

    贺六浑称谢在客位坐下。

    “让侯爷久等了,实在是事务繁多。 这里上上下下都要我来打点,所以怠慢了。”尔朱菩提其实还是孩子一样,但是说话一板一眼,像大人。对了,像。尽力模仿。

    其实尔朱菩提非常好奇,这个被自己属下可以提及要灭除的人,居然这么好的耐性。自从来到洛阳城后,身后自然来了一大帮簇拥者。形形*的谋士都来到身边,给了自己很多建议。其中更多的人提及,影响自己今后的就是尔朱兆。要对付尔朱兆,自然对付尔朱兆的左右手。最主要的就是面前这个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

    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见过人,就是随口让某人去说了一声,结果没用。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搞死几个人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这个人是侯爷,在当下作死也不是大事,父王还杀了几千个呢。而自己其实就是想给个教训,让某些人看看自己的手段,好玩呢。

    但是等到这个人居然回到洛阳,来到王府之后。自己立马来了第二招,吊着。

    结果,从目前情况看,是没有效果。这个家伙,仪表堂堂,居然饿了一天还是笑眯眯。

    再试探看看,这个家伙城府究竟有多深。

    “来人啊,上茶。”尔朱菩提吩咐道。

    你既然吼得住,那就继续洗肠吧。(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