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风骨就是好硬
    一般人见到心仪已久的对象,或者偶像会激动,那是正常的。因为那代表梦想居然实现了。贺六浑现在激动倒不是梦想,而是总算找到一个自己知道名字的人,活生生的人。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自己原来感觉那么孤单啊!看来人的社会性就是最正常不过的属性,是存在的支撑。尽管眼前这个人很严肃,一点笑意没有。

    贺六浑禁不住还是有点亲近感,走过来主动问候:“在下贺六浑见过郦侍郎。”

    哪里知道郦道元赶紧避开,然后马上躬身施礼说道:“郦道元见过侯爷。”

    贺六浑有点尬,“侍郎多礼了,我是晚辈。年龄比你小,切莫如此。”

    郦道元一本正经道:“侯爷这样就不对了。我敬的是朝堂的规矩,敬的是大魏的规范。如果上下的礼仪都没有了,这个朝堂就没有秩序可言。”

    贺六浑算是皮厚,现在也有点脸红。不过他能理解郦道元的想法,人家敬的是规则。这样的人就是真正强大的人,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尔朱兆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他看人很简单,喜欢和不喜欢,对味还是不对味。显然这个郦道元肯定不是对味的人。

    “郦侍郎,那些逃兵现在怎么样?”尔朱兆关心的是这个。

    “禀告国公爷,士兵们都能稳定下来,就是情绪不好,打架斗殴比较多。本来下官正想给兵部汇报,早作谋划为好。”郦道元一板一眼。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解散了吧。”尔朱兆也不是傻子,懂点手腕。

    “国公爷,这些中军都是精兵强将。此次战败,诚乃内耗。不是被战败,而是被拖垮。这些士兵将领,能够跑回来,已经殊为难得。还是恳请国公爷明鉴。”郦道元也真是大胆,什么话都敢说。现在元渊依旧死了,居然还敢为他说话。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太少了,也难得。当然也为世不容!

    其实说到广阳王元渊的死,还真的是好长的故事。

    元渊再次临危受命,重披战袍,到河北去战鲜于修礼。但是那个被他戴绿帽子的人元渊的远房堂兄弟、城阳王元徽选择出手。因为元渊领兵在外,人不在朝中,人不在,我说什么,他也就没什么反驳的余地了;如果元徽很担心元渊会再次载誉归来,到时就更难对付了;当然主要原因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北魏朝廷风雨飘摇,而元渊却手握重兵,这是任何一个乱世的皇帝所不敢看到以及不敢多想的。

    所以元徽采取行动了, 只对掌握实权又昏庸无能的高太后说了元渊两个词,就足以让高太后对元渊采取行动了:心不可测,恐有异图。高太后 转身回宫就写了一份密诏,送给在前线的剿匪总司令元渊的副手、章武王元融,要他严密监视元渊,采取必要的防备措施。

    女人,就算贵为太后,有时精明得可怕,有时愚蠢得可怜,大概这是女人的天性,让她们做统治者,真是勉为其难。而章武王元融作为一个纯爷们,在整个事件中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他接到胡太后的密诏之后,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将密诏捧在手里,直接拿给了元渊。

    元渊看到这份密诏,脑袋嗡了一声,差点晕倒,心说我在这儿拼死拼活捍卫你家的江山,你倒对我使这些下三滥的招式,神马玩意!当下元渊立即上表,提出解决争端的合理化要求:要我全力平叛可以,先把元徽调出京城,不然,我没法专心迎敌。

    元渊等来等去,没有等到朝廷把元徽调离中央,等到的却是令他火速进兵,征讨葛荣的诏令。更糟糕的是他的副手兼好兄弟、章武王元融在征讨葛荣的战斗中兵败身死。

    元融的死对元渊的打击是致命的,从此他对葛荣又惊又怕,再不敢轻易出兵;同时,他更怕高太后的命令,他整天沉浸在“诏书恐惧症”之中,生怕胡太后又让他进兵,或斥责他进兵缓慢、贻误战机。当初意气风发、威风八面的那个北魏柱石,在高太后和葛荣的双重打击下,已经迅速变成了一个懦夫 。

    更惨的是城阳王元徽直接给在前线的杨津写了一封信,要他对付元渊。杨津就在元渊 退守定州的时候,派遣敢死队,突袭元渊的司令部,深夜之中,情急之下,元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率领了几个亲随仓皇逃走。结果被葛荣的巡逻兵抓到。

    一代叱咤风云的北魏名将,就这样窝窝囊囊地死在了定州城下!

    朝廷里面本来对这事禁言。但是现在高太后自己被扔进黄河了,郦道元也敢说了。

    “你不是,被称为素有严猛吗?怎么会为逃兵败将说话。”尔朱兆笑道。“按照常规,这些人不被处死,也要流放啊。你居然还求情??”

    郦道元的确是比较酷的人,有个典故。 汝南王元悦是孝文帝元宏的儿子,他是一位王子,那个时候北魏的当权者是胡太后,而他是胡太后的儿子,其实并非胡所生,即此看出他是当朝地位极其显赫的红人。然而此人有分桃断袖之好,他喜欢一位叫丘念的男宠,二人整天泡在一起。各个地方官的选举,元悦均左右此事,然而在人选方面,他却听丘念的主意。看来男宠的枕头风也很管用。这件事情传到外面,当然让很多人痛恨这位丘念,然而他却始终藏在元悦的王府内,别人奈何不了他。

    某次,丘念从元悦府中走出,准备回家,郦道元立即将其逮捕,押入大牢。元悦闻听此事,立即去找胡太后求情,于是胡下圣旨,让郦道元把丘念放出来。郦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他为了以绝后患,就趁胡太后的圣旨还未送到之时,立即将丘念斩首。 真的类似于强项县令海瑞个感觉!

    “国公爷夸奖!”郦道元面不变色道:“下官为的是朝廷,守的是律法。”居然他就当尔朱兆是夸奖他了。这个人绝对是内心强大的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大。这个世界上,其实真正伟大的人,都是内心强大的人。他们有自己坚定的信仰,才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成功者从来不是侥幸,都是千锤百炼。

    尔朱兆被噎住了,忍忍说道:“既然你为他们请命,那你就把他们组织起来,正好守城。”

    “这个恕下官做不到。”郦道元居然又把尔朱兆憋死。

    尔朱兆有点发燥了:“我说解散,你不肯。我让你管你又做不到。你真当你是牛人,我动不了你是吧。来人啊,给我乱棒打出去。”尔朱兆勇猛过人,确实有点脾气。哪个纨绔子弟没有点脾气,尔朱兆已经算好的呢。

    “国公爷且慢,等郦侍郎说完吧。我看他还有话说。”贺六浑这时应该站出来了。他看得出来,郦道元是个正直的实在人,毛病就是不拐弯,硬碰硬。

    “你有话快说啊!”尔朱兆忍住了后面几个字,他发现和这样的人沟通会把自己憋死。

    “下官不是不愿意带兵,是下官不懂。国公爷如果安排人来带兵,下官愿意辅助军纪等。”郦道元还是一板一眼,面不改色。尔朱兆的脾气他仿佛看不见。

    “好好好,贺侯爷,你说的人,你说的事,要不你来吧。”尔朱兆有点忍无可忍了,就想早点把这个人赶走。

    “国公爷,我还得会洛阳向晋王汇报军情啊。这里倒是有个现成的人,诺,贺拔岳将军啊。”贺六浑笑笑回答。

    贺拔岳激动的挺了挺身子。自己知道,这中军逃兵是怎么回事,更知道这些人的战斗力。如果恢复了,那就是一只强军。而且更主要的是,这个时候去带兵,最乐意收拢人心。哪个将军不愿意带领战斗力强的军队,谁愿意和厢军,郡兵混在一起啊。

    尔朱兆看了看贺拔岳,问道:“贺拔岳,你能收拢这些个家伙吗?不对啊,守城的不也是要你上吗?”

    贺拔岳立马回答道:“国公爷,现在这邺城都是您的兵啊。守城的以郡兵为主,但是也需要有突击队啊。一味的防守士气会弱,有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是可以的。把中军部分人挑选好,与骑兵队组合,这也是一只重要力量。中军的其他人经历过战阵,可以组织到城墙上也成为主力守城军。如果加上这一万多人,我想邺城牢不可破了。那就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听到这里,尔朱兆笑了起来说道:“那这只突击队骑兵还是我自己来。我最不耐烦守城,突杀袭击这是我喜欢的事情。”

    贺拔岳立马说道:“最关键的是还是国公爷要去训话。您只要说一声,中军都会跟您走。肯定会忠心耿耿,谁不想跟国公爷建功立业啊!”看来贺拔岳的马屁功力,还是自有一套啊。

    尔朱兆哈哈大笑,很是受用:“那我现在就去中军一趟。郦道元,你是愿意跟我去突袭杀敌呢,还是愿意跟贺拔岳守城呢。”

    郦道元刚要说话,尔朱兆立马说道:“算了,你还是跟贺拔岳吧。估计你马都不会骑。”然后自顾自一个人走了。

    贺六浑只有苦笑。(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