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百章 铜雀台烧烤
    “侯爷,马上就到邺城了。”亲兵队长阿木图指着前方隐隐约约的黑影说道。奔跑了两天两夜,差不多安全了。邺城是大魏目前的前沿阵地,由太守贺拔岳镇守。这个是老朋友了,惺惺相惜。这次过来一顿酒肯定是免不了了,而且见到老朋友很开心,自然不用说。

    “邺城?”崔蒿听到以后,不由得长吁一口气,这可是一个好地方啊。 始筑于春秋齐桓公时,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先后以此为都。

    "我们的骚客又有什么大作要出吗?“阿木图打趣道。说实话,贺六浑队伍里面学问最高的就是崔蒿,还有苏焯。其他人都是没有念过书,是被贺六浑逼的认识了字。所以崔蒿的地位是靠文化显摆出来的,因为大多数将领都请教过,要认字啊。

    “这里可是王霸之地啊。乃我心目中大英雄曹操的龙兴之地,更是我仰慕的曹植写洛神赋的地方,我不敢有诗,不敢有诗啊。”崔蒿一点没有觉得被调侃,反而郑重其事。

    果然,进的城来,觉得气象不凡。全城东西长7里,南北长5里,外城有7个门,内城有4个门。中轴安排,老王宫、街道整齐对称,结构严谨,分区明显。有两重城垣:郭城和宫城。郭城有7座城门(南面3座,东、西各1座,北面2座);城中有一条东西干道连通东、西两城门,将全城分成南北两部分。干道以北地区为统治阶层所用地区,正中为宫城,内有举行典仪用的建筑和广场。宫城以东为宫殿、官署。官署东为戚里,是王室、贵族的居住地区。宫城以西为禁苑──铜雀园,其中有粮仓、武器库和马厩;园西北隅凭借城墙加高筑成铜雀、金虎、冰井等三台,平时供游览和检阅城外军马演习之用,战时作为城防要塞。东西干道以南为一般居住区,划分为若干坊里;3条南北向干道分别通向南面3座城门,中轴线大道北通宫城的北门──端门。城的东门外为对外交往和设市之地;迎宾馆──建安驿设于此。邺城的西门外有大片皇家苑圃和水面,曹操曾在此操练水军。为供城市用水,引漳河水从铜雀三台下流入宫禁地区,一部分河水分流至坊里区,从东门附近流出城外。

    不过,城里更多的压抑,戒备森严。自己率队经过村庄时,已经发觉没有人烟。要进城时,远远的被喝住。而且就算知道是侯爷也不让进,要汇报给太守才行。看来已经开始备战了,这贺拔岳还是有一套,令行禁止。直到贺拔岳的亲兵前来,才放行。

    跟着贺拔岳的亲兵一路前行,发现这里也有很多寺庙。城里城外都有,说明这里特别崇尚佛教,不惜动用大批力量修建佛教石窟寺。

    看见贺六浑对寺庙感兴趣,带队的亲兵笑着解释道:“那座寺庙就是著名的城中寺,是西域沙门佛图澄所建八百多所寺庙之一。佛图澄“前后门徒几且一万。所历州郡,兴立佛寺八百九十三所”。”

    阿木图跟着说一句:“佛图澄太有名了,我知道。”

    花弧笑笑说:“你都知道?”

    阿木图嘴巴一撅说道:“佛图澄以神异著称。据说一次石虎与他正谈得兴起,忽见他一皱眉:“反常,反常,幽州正遭火灾。”便取一杯酒洒出去。又继续谈笑。过了很久才说:“好了,火己灭了。”石虎派人去查看,幽州人说:“那天大火从四门烧起,众人正惊惶无措,忽然西南方有黑云飘来,降下骤雨来了火,奇怪的是,雨水酒气很重。”更神奇的是,佛图澄左*的旁边起先有一个小洞,直通腹内。有时佛图澄把肠子从小洞中取出来,有时佛图澄用棉絮把小洞塞住。如果想读书时,就把棉絮拔掉,洞中发出的光亮,使一室通明。逢到斋戒之日时,佛图澄来到河边,把肠子从洞口掏出来,用水洗净,然后再装进腹中。”

    这话说的花弧目瞪口呆,真的是世界之大,什么都有啊。

    崔蒿点点头说道:“这是真事,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东侧中部四组故事画中部的两组画面是描绘《幽州灭火》的。北壁东侧中部故事画下层左侧,描绘的就是佛图澄在河边以水洗肠的情景。”

    花弧就更合不拢嘴了。

    崔蒿继续说道:“这里真的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战国时,西门豹为邺令,投巫凿渠,破除迷信。项羽为推翻秦社,誓师于漳南。曹操虎视中原,战败袁绍,据邺而统一北方。临漳也是纵横家鼻祖鬼谷子的故里。破釜沉舟、曹冲称象、七步成诗、文姬归汉等成语典故均出自临漳。“洛神赋”“铜雀台赋”等名诗佳句至今传诵。到这里来,我都觉得要小心翼翼点。”

    贺六浑心里也是一种莫名的感受,感觉有种冲动。这里和洛阳完全不一样,自己到洛阳的时候,仅仅是一种羡慕,欣赏。而到这里来以后,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总觉得自己有某些人,某些事正在找自己,和自己的脉搏一起跳动。总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的熟悉,仿佛就是自己家乡,应该呆的地方。真的是有点莫名奇妙,玄乎。

    说心里话,自己是非常敬仰曹操的。虽然曹操被三国演义异化成为白脸奸雄,但是他能够统一北方,平定叛乱。手下能够拥有那么多的精兵悍将。更主要的是他的一辈子,都称之为丞相,而没有变成皇帝。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个亲兵队长说道:“侯爷,前面就是铜雀台了。我们将军在台上等候您呢。”

    一说到铜雀台,所有人眼睛都瞪大。这个铜雀台真的是让所有人感觉到太震撼了。且不说规模有多大,只告诉你高度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60多米。三组同等规模的高台在一起,至少几百间房子,窗户都用铜笼罩装饰,日初出时,流光照耀。此刻正好是夕阳西下,阳光斜照,显得金碧辉煌,雄壮无比。其中铜雀台最为壮观,台上楼宇连阙,飞阁重檐,雕梁画栋,气势恢宏。楼顶又置铜雀高一丈五,舒翼若飞,神态逼真。

    这三座高台是曹魏时建北邺城,以城墙为基础,建筑了著名的三台,即金凤台、铜雀台、冰井台。曹操和他的儿子们在这里宴饮赋诗,造就了著名的三曹七子,为后世留下了“建安风骨”的美誉,是为我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亲兵队长继续说道:“前为金凤台、中为铜雀台、后为冰井台。我家将军就在中间那座呢。“

    沿着台阶缓步而上,视野逐渐打开。这里地处冀州最南端,西望太行山,东眺齐鲁地,位居中原腹部,扼守燕赵南门,素有“天下之腰脊、中原之噤喉”之称誉。地表平坦,耕地广阔。

    贺六浑手一指西边,问道:“那就是太行八径吧。”

    亲兵队长赶紧恭维道:“侯爷真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里就是滏口陉。”

    司马子如来了就好,这里就是一个遍布丘陵的平原,地势自西向东缓缓倾斜。真正险要之地就是滏口,北有鼓山,南有神麇山(俗称元宝山),系滏阳河上横切山地形成的峡谷。因紧临“泉源沸腾,滚滚如汤”的滏阳河上源而得名。这里山岭高耸,地势险要,古为连通晋冀之间天然交通要道。

    阿木图没有想这些,突然间问一句:“你们家将军请我们侯爷吃什么啊。这里都有什么好吃的。”贺六浑眼睛一瞪,阿木图吐了吐舌头。

    花弧笑道:“我也正想问呢。”贺六浑就无语了。

    亲兵队长笑道:“我们将军准备好了邺城“六大名吃”“大锅羊汤”、“临漳扒兔”、“黄辛庄块肉”、“热锅肉”、“顶盖烧饼”、“传统烩菜”等。侯爷,各位将军肯定满意。”

    贺拔岳就站在铜雀台的大殿正门口,一看见贺六浑就哈哈大笑,走上来一个熊抱。

    “等你好多天了,还以为你回不来了。”贺拔岳一开口就没有好话。

    “乌鸦嘴,我不是回来了。遗憾了吧。”贺六浑也立马回应。

    “那是那是,你还是不要回来的好,不然我就是第一了。”贺拔岳嘿嘿的笑。

    “这个第一是什么啊?”阿木图悄悄的问花弧。

    结果被贺拔岳听见了,扭过头来说道:“你家侯爷不回来,这个侯爷的位置就是我的。晋王账下,我就服一个人,那就是你们家侯爷。除了他,就是我了。他不回来,我就是第一猛将。”

    阿木图一咧嘴,哪里有这样的朋友。

    “不一定吧,我兄弟很多,比你强的多得是呢。”贺六浑也嘿嘿的笑。“不过,我的兄弟们都没有你胆子大,居然敢在铜雀台请我吃饭。”这可是有僭越嫌疑啊。开始还以为是来这里参观,哪里知道是来吃饭。

    而且贺六浑还没有说其他话,大殿旁那个露天的台上,已经摆好了东西。这哪里是邺城六大名吃,这就是一个烧烤摊啊。

    也是醉了,两个贺将军,在铜雀台吃烧烤!(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