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九十章 花弧敬酒
    高敖曹居然也不说话了。于是大家默默的喝酒,吃菜。这样喝闷酒,喝了几轮之后,开始有人说话了。

    这时,宇文泰身边的一个白净高大的将军接过话来:“就是因为这个,我家王爷和齐皇意见不和,才分兵来攻沧州。我家王爷多次提醒齐皇,要于民修养,不要杀鸡取卵。但是,其他人已经收不住手了。你们现在是在冀州的南部,再往北去,就知道什么是千里空巢。”

    “宇文盛,你也不要说了。”宇文泰皱眉。

    “王爷,你能忍,我们都忍不了了。原来说是义军,现在就是强盗。原来说是被逼反抗,求条生路。现在杀人如麻,不分老幼,抢的红了眼。实在是忍不了。”宇文盛非常的气愤。

    宇文盛,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和灵魂,不仅想起来,自己原来还听过一个很特殊的名字叫杨忠,虽然自己的这个历史字是不是非常的丰富,是这两个名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隐隐约约的就在自己的脑海里,怎么就想不起来呢?接下去的朝代应该是什么,哦不对,接下去的朝代应该是隋唐,那个隋唐演义里面最出名的人物,应该就是,哦,对了。

    天哪,那不就是杨坚的父亲吗?杨忠。宇文盛,那不就是后来宇文化及的爷爷吗?我的天哪,我原来是在和这一帮人在一起。要知道接下去的这些人物,那都是左右了中国近500年历史发展的重要人物。这也就是后来出现的关陇世族。多少皇帝,多少世家大族,都是从这里开始生根发芽,开枝散叶的。

    “大哥,既然是这个样子,那为什么不早就回到大魏来,和这些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有前途,而且这些人,和他们为伍,那真是一种羞耻。”贺六浑义正言辞。

    “开国侯的话我都不太赞成,魏朝现在是谁的天下?如果是用我来说,我肯定不会投靠尔朱荣。这个家伙杀了那么多的人,没有道理的去杀。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投靠尔朱荣的。”说话的居然是高敖曹。

    宇文盛不乐意了,反驳说道 :“如果是我,肯定不会去投靠大魏。大魏现在还有什么呢?除了皇家的名义在这个地方。尔朱荣杀的人发的好,这些人都是尸位素餐,只顾自己不顾百姓的人,他们自己以前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占过多少鲜血。”

    贺六浑现在是非常尴尬,因为他自己现在就是尔朱荣的人,那现在自己怎么去面对这种话啊?虽然自己也不太同意,尔朱荣去杀人,但毕竟自己就是他的属下,怎么办?

    崔蒿非常的聪明,马上就转过话题,开始说道:“谁是谁非不是我们现在能够说的,以后的历史都能够确定。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是非功过,自己都不要去评说,让后人来确定。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当下,现在怎么能够活下去,怎么能够把,身边的人做好?”

    贺若敦说话非常沉稳,站起来大声说道:“我不太会说话,但是我最赞同的,就是我大哥说的那句话,他说,男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守护和创造,守护好自己身边的人,守护好自己身边的事,去创造新的天地去创造新的世界。所以我谁也不跟,就是跟着我的大哥。”

    宇文泰听了这段话,眼睛一亮:“贤弟呀,你真的是人中豪杰,前几次和你喝酒聊天,听到你很多的想法跟建议,那真是高屋建瓴,天马行空。上次你跟我说,没有纪律和梦想的军队就是一盘散沙。所以,为兄带兵就是按照你说的在做。为兄非常喜欢跟你一起谈话聊天,那真的是受教了。我敬一杯。”

    贺六浑也有点酒意,摇摇头说道:“大哥,你知道,最让我佩服的是什么吗?就是你的博大和沉稳。每次我和你见面,总觉得心里非常的踏实,总觉得非常的亲近,所以不管走多远,不管走到哪里,想到大哥,我心里都是笑的。你是我永远的大哥,我敬大哥。”

    酒逢知己千杯少。喝酒就怕话越来越多,那酒就越来越多了。你敬我一杯,我肯定要回敬一杯,你也回敬了我一杯,我肯定要带回去一杯,酒就是这样喝下来的。特别是高敖曹,和贺若敦这些人,一见如故,喝起来那就更不要命。贺若敦这个人虽然说话不太多,但是酒量也非常的大,所以正好和高敖曹两个人对劈。喝大了以后,两个人都开始拿坛子喝,真的是不要命。边上一大堆人开始起哄,特别是那个人宇文盛更是开心的要命。酒至酣处,居然还开始唱歌跳起舞来。

    宇文泰喝的有点多,但是心里非常高兴。“兄弟,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这么多时间来,心里非常的压抑,觉得看不到希望,但是兄弟来以后,我就觉得心里亮堂堂的。”

    贺六浑还是能够控制住自己,回答道:“大哥,我也非常开心,再过一段时间,你回来以后,那我们就可以同殿称臣,那个时候我可以天天陪着你喝。”

    宇文泰摇摇头说道:“兄弟,我不可能回大魏的。”

    贺六浑奇怪了:“大哥,怎么回事?”

    宇文泰不说话:“喝酒。”

    贺六浑知道,这个大哥最大的特点就是犟脾气,如果他决定了不说的东西,你打死了他也不会说,所以他只能够想办法,到后面能不能找个机会才能够套出他的心里话来。

    相对少一点的反而还是花弧。毕竟她清冷的性格在这个地方,再加上自己人也知道到底是什么性格。对她一般人不敢去随便劝酒,所以没有喝多少。麻烦的就是,其实花弧喝不了多少酒。花弧什么方面都比较要强,但是在酒量上那就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场合,无论是谁都会喝上几杯水,花弧到后面就喝的有点醉了。

    花弧主动端了杯酒,站到了贺六浑的面前。其他人那边热火朝天,喝的不亦乐乎,位置已经乱了,就连崔蒿也开始开始主动的敬酒。

    “开国侯,我敬你一杯。”花弧脸红脖子粗,但是很有点秀气。其实原本他就不会有这样的胆量,会在这样的场合公开的敬酒,因为贺六浑军中大将都知道他们之间的暧昧。但是现在这里无所谓,是宇文泰的地方。

    贺六浑不敢托大,赶紧站了起来说道:”我们之间就不要这样。”

    喝多了,胆子就打话,也就敢乱说,花弧马上接了一句话:“我们之间怎么样了?”

    贺六浑汗就冒了出来,不知道怎么回答。暧昧这件事情是非常伤人的,因为你不知道趋势到底是怎么样?更关键的是,花弧不是一般人,这个人是非常认真的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而且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也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两个人开始猜来猜去的事情,当然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贺六浑呵呵笑道:“那我就先干为敬。”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那就只好打个哈哈,把酒喝掉,化解目前的尴尬。

    花弧摇摇头说道:“我还有话说呢。”

    贺六浑点点头。

    花弧说道:“其实我要代表兄弟们谢谢你。跟着你一路拼下来,这么多兄弟都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做到了,如果不是跟着你,是绝对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花弧这句话结果被贺若敦听到了,马上就冲了过来,也举起了杯子:”敬我们家大哥。不是大哥带我出来,我现在还在做小和尚呢。我喜欢现在的日子,我喜欢大哥。”然后一推花弧:“花将军,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喜欢大哥,喜欢现在的日子。”

    贺若敦这个混蛋,进队伍的时间比较晚,所以他没太明白这个花弧和贺六浑之间的关系。这句话问出来,花弧的脸现在已经是比锅底还要黑了。换一个词语就叫做,红的发紫。

    花弧原本是想表达点心意,结果现在被这么一折腾,话说不出来了,反而自己尴尬得要命。

    贺六浑摇摇头说道:“其实不应该进,我要进还那么多的兄弟,都是大家一起拿命换过来的。”

    贺若敦笑道:“大哥话不是这样说的,这个世道谁不在拼命,但是跟着你一起拼命,我们就觉得有奔头,而且也从来都不吃亏,所以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大家都愿意。”

    一说到要敬贺六浑,崔蒿也过来了,高敖曹,宇文盛都来了。一起吵吵嚷嚷的要敬酒,特别是高敖曹拿个坛子过来。

    阿木图这次也跟了过来。也在高声的喊道,我们这些兄弟,没有你就没有今天,所以你要我们去死我们就去死,要我们喝死,我们今天就喝死。

    贺六浑一看这个样子是躲不过去了,直接把宇文泰拖了过来说道:”我也有大哥,那就是大哥要一起上。”

    结果群魔乱舞,后面喝的一塌糊涂。贺六浑的酒量应该是不错的,但是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大帐的。反正懵懵懂懂当中有一个人,拖着自己到床上,而且还把自己伺候的好好的。

    贺六浑已经醉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夫人在伺候自己,所以顺手就把她一搂,抱在怀里。那个人扭动了一下身子,想挣脱。但是贺六浑的手紧紧的,他也就没有,刻意的扭开,就这样两个人靠在一起。(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