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凡事需要等待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那个侍女来敲门,叫自己出去。

    可能是自己心虚,贺六浑在和师太告别的时候,感觉师太,用很奇怪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反正也别管这么多了,事情做都做了,还能怎么样?其实贺六浑心里有一种变态的满足,现在我连皇帝的女人都上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回到了大宅子之后,所有的人都在等,但是这个时候自己很多话还是不能说。你现在最需要的事情就是冷静下来,然后思考下一步该干啥。尔朱兆也很快就赶了过来,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的各方势力都在焦急地等待消息。听到贺六浑把所有的事情介绍之后,尔朱兆也急匆匆的走了,因为这个时候他要一方面要去跟长乐王汇报外,还要写一封信,告诉自己的叔叔尔朱荣。

    反而贺六浑现在没有事情,除了去兵部报备之外。按照原来的惯例,皇帝有可能会糟践自己,但是他现在知道皇帝已经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就只要按照惯例去兵部点个卯,然后尽快返回武川镇。

    这个时候元匡过来了。这是贺六浑非常喜欢,也非常敬佩一个好官。在以前给过自己很大的帮助,而且对自己也看得非常重,自己结婚的时候还特意从洛阳跑过来祝贺。所以贺六浑是把元匡当做自己的长辈来对待,真正意义上的敬重。

    元匡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来到大宅子之后,很坦然地接受每个人的致礼之后,然后和大家一起坐在了堂前喝酒。崔蒿等人都听说过这个高官,也知道他和贺六浑的关系。随每个人,说着说着几句话都开始称呼他为老爷子,而不是称呼他的官位---中尉大人。

    而贺六浑的心思不定,有些纠结彷徨。元匡看得出来,故意没有说什么。

    元匡的确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和大家在聊天过程当中引经据典,所以崔蒿也参与,说的不亦乐乎,而其他的兄弟们,包括侯莫陈也都很认真的在听。

    突然间元匡问道:”侯莫陈,我现在来问你一个问题吧。大汉建国的时候,有了很多的功臣名将,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亦或是哪一个最厉害,最聪明。”

    憨憨的侯莫陈脱口而出说道,韩信。

    元匡笑眯眯的问道:”为什么?”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如果没有他的功劳,我估计当时大汉要想统一天下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吧。”侯莫陈答道。

    崔蒿马上接过话来说道:”我认为应该是萧何。萧何月下追韩信,有没有想和这个人?我估计,汉高祖会缺很多的人才吧。也正是因为他忠心耿耿,才能够等到后来汉朝的丞相。”

    就连侍卫聂阿大也凑过来说道。我喜欢周勃,我们老家人。也是一样贫苦出生,以编织养蚕的器具为生,经常为有丧事的人家做吹鼓手,后来又做了拉强弓的勇士。

    元匡转向贺六浑说道,你认为谁最聪明啊。

    贺六浑略一思索,明白了意思。随口答道:”老爷子是不是喜欢张良。”

    元匡哈哈大笑说道,为什么这样说。

    贺六浑也笑道:”汉初三杰里唯有张良可以算得上仁、智、勇三者皆备的完人了。张良的智在刘邦说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张良”这句话里可以得到最好的诠释,就不赘言了;张良的勇从他敢于和志同道合的力士一起在博浪沙刺杀由大批卫队护卫的暴君秦始皇的大无畏的行动中即可看出,也用不着多说;我认为张良的仁是值得大书一笔的。孟子认为理想的完人的气质应该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张良完全作到了这一点。张良在汉朝建国后的封赏会上的表现使包括刘邦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吃惊:他谢绝了刘邦对他的万户侯的封赏(包括属地随便挑选的特权),在刘邦的一再劝说下,他只挑了一个没人要的偏远贫穷的小县城留县。张良说:“陛下实在要封赏我,就把我和陛下相识的地方留县封给我做个纪念吧,我哪里当得起万户侯。我昔日刺杀暴君秦始皇,天下震动;现在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得到封万户侯的荣誉,这对我这个平民百姓来说太过份了,我真心地愿意放弃人间的富贵,过老百姓的日子。”而且张良说到作到,不但不作万户侯,连这个小小的留县县令也找了个机会放弃了。历史学家司马迁对张良赞誉有加:“运筹帷幄之中,制胜于无形;子房计谋其事,无知名,无勇功,图难于易,为大于细。”

    元匡继续笑道:”你说的很对,但是也不完全对,其实我更喜欢张扬的是他的审时度势,是他的等待。张良在一开始的时候,想到对付秦国,做了很多的办法,但都没有效果。今天改变命运的是在他的等待,是在他在等待那个老人家,给那个老人家穿鞋。其实他穿的不是鞋,其实他穿的是等待。他在等待自己真正能够有实力,学会了老人的这些东西之后,才是真正的强者。

    火苗正旺着,你伸手到火里取栗子,你的代价是手要被烧残;火苗熄灭了,你伸手到余烬里取栗子,你的代价是手被烧伤;火苗退去,余烬冷却,你取出栗子,那是水到渠成的取,你要付出的不过是“耐心”而已。”

    说完之后,元匡就看着贺六浑。

    贺六浑明白了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感激地冲着他点点头。自己现在还非常的年轻,完全没有必要着急,而且现在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之后,现在的平静就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爆发,而这个时间段正是自己需要养精蓄锐,一个是要充实自己的头脑,一个是要充实自己的力量。自己现在可能最需要的也是去见一双鞋,也是去等待五天,也是需要等待那本太公兵法。

    人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动物,一旦心态调整好以后,做各种事情都会非常的积极愉悦。

    元匡最后喝得酩酊大醉,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随车送回去的,还有贺六浑特意给他带来的二十坛冀州好酒。

    崔蒿今天也喝多了,但是坚持着送完老爷子就去睡了。侯景今天也高兴,多喝了点。只有侯莫陈,喝那点酒和水一样。还是继续去安排值夜,因为这是侯景交代他的任务。毕竟有过前面那些次的刺杀,安全问题一点不能放松。当然这也是他的过人之处。只要交代给他的事情,他一定会扎扎实实的完成,一点都不会懈怠,这也是他的优势。

    只有独孤信悄无声息地陪在边上,今天晚上,他也是,作为主人一样的陪酒敬酒,虽然比较热情,但是自己并没有喝多少,非常有分寸。

    一切都安定下来了。贺六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独孤信也跟了过来。这些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处,非常的难得。

    独孤信很自觉的给贺六浑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一边。

    贺六浑茗了口茶,说道:”怎么了?有话要说?”

    独孤信点点头说道:”我不知道将军,到底在谋划一些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肯定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现在不知道我还能够在做一些什么事。?”

    ”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现在这个局面是我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你的能力的确非常强,现在能够控制住这么大的一个地盘,而且还能够和宫廷里搭上线,真的超出了我的预想。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可能是要杀头的事情。”贺六浑其实是在言语当中有些试探。

    ”只要将军信得过我,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去做。我想将军也肯定很清楚,我现在做的事情,也并不光彩到哪里去,更何况原来我就是一个马贼,如果不是将军你收留我,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杀了。在这个世道上,被杀头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是看自己觉得值不值得去做,有没有希望。”独孤信非常的冷静,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被安在这个地方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留在洛阳吗?”贺六浑继续问道。

    ”想过,我想将军给我在洛阳肯定是看中我的能力。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这个将军是想在洛阳留下一个眼线。这更说明将军的目光很长远,是想做一番大的事业,我跟着将军肯定就没有错。”独孤信回答。

    ”洛阳是一个方法,你现在在这里混出了这样大的一个局面,在一些程度上比我还更好,还要跟着我干什么?”贺六浑有点奇怪。因为自己都觉得,现在独孤信混的不错。而自己远在天边,哪里有可能镇得住他。

    ”说到底将军对我还是不放心。其实我在这里混得再好,也是无根之水。没有将军,你的面子,这些侯爷王爷也不会给我面子,我也会待不下去,这一点我是清清楚楚的。如果我想真的混得好,就一定要跟紧将军,而且更重要的时候我觉得我也不想一直都呆在这个黑道里,我想的是堂堂正正的跟着将军杀敌,挣回自己的功名来。”独孤信说的非常诚恳。

    ”说的好,那么我们就一起来做一番大事。我相信我也不会看错人。我现在,很快就会回去,你现在要帮忙我的,就是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孙腾一起,贵妃一直要保持联络,这条线一定不能断。朴素的时间段,还要给我保证,要保护好贵妃和太子。第二件事情,就是要盯紧高肇和元叉。近期来京城肯定会出现大乱,这段时间里面必须要尽快的把消息传递出来。”贺六浑叮嘱道。”你现在所做的事情都特别重要,一旦有一些风吹草动,必须要能够尽快的传递消息。我估计潜伏的时间不会太久了,很快就会大的变故。

    独孤信重重的点点头。

    ”元匡大人说得好,凡事都要等待。最好的会在不经意间出现。”贺六浑笑道。(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