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三章 两个枭雄的会面
    前面横亘着一支大军,高高的大纛,旗上赫然两个字:“尔朱”。

    难怪广阳王气急败坏,他已经在这里征战了一年半时间,好不容易联合柔然,杀掉了,破六,韩拔陵,收复了三镇,眼看着大功告成,自己也就会成为朝廷里面最为显赫的元帅。但是他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破六韩孔雀,破六,韩常,居然帅的剩余的兵马投降了尔朱荣。当然毫无疑问的是,剩下来的怀朔宇文素、沃野葛荣,纷纷都投降了尔朱荣。这偌大的功劳陡然间就只剩下了一半,这叫广阳王,怎么能够接受?

    原来以为而作荣的一只偏军,最多,就打打敲边鼓,结果没有想到成为了主力军,反而收复了三镇。更让人气闷的是,破六韩孔雀,这些人带领的精兵,都成为了尔朱荣的战利品,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让人受不了的事情吗?

    更让广阳王受不了的事情是,尔朱荣居然带着这些投降的将领,来拜访自己,这不是典型的炫耀嘛。按照官职,爵位自己都要比尔朱荣,高很多。但是自己是完全管辖不了他,因为他是一个独立成军的诸侯,而且深得几代皇帝的信任。所以他根本就不想见面,但是有没有办法。如果不去见面,就明摆着得罪了一个地方诸侯,更何况两个人以前还有交集,还有很多的利益共同体,见面,是非见不可,说话就可以,不用多说了。

    至于两大枭雄,见面说了一些什么东西?怎么见面的,贺六浑,都一概不知。因为自己是押粮官,而且又不是嫡系部队,在见面的时候广阳王根本不会带自己。只是他,明白一点,就是听说,广阳王几天打了很多人的板子,包括自己的一些心腹爱将。由此可知,那肯定是气的不行,找一些途径来发泄怒火了。

    等他知道这些东西的时候,其实就是尔朱荣照见自己的时候。尔朱兆来叫自己,去见他叔叔的时候,贺六浑还是有些犹豫,因为毕竟自己还是广阳王的下属。,这样,私下里跑到,另外一个元帅的,军营里去,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尔朱兆大笑道,:“你还管那么多东西干嘛?最多还有一个月他就管不了你了。她这个大都督是朝廷任命下来,专门针对,破六韩拔陵叛乱的。现在任务一旦完成,他就必须带领着中军回,洛阳,而你们这些地方的镇兵,就不用归他管辖。”

    原来还有这么多道道,贺六浑摇摇头苦笑。

    “而且你现在的功劳已经抹杀不了,估计你再升一级是肯定没有问题啦,更何况还有我叔叔他们会去帮忙,放心啦,走吧。我叔叔都说他非常期待跟你见面,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居然这么肯定你,你真是有福了。”尔朱兆笑眯眯的说道。

    “有福,我有什么福?”贺六浑有点莫名其妙。

    “装,你就装。趁着我叔叔高兴,你可以提下云妹妹的事情。”尔朱兆这句话来贺六浑,一下子脸就红了起来。

    “别胡说八道,现在不怎么敢说”贺六浑犹豫。

    “看情形再说吧,反正我是支持你的啊。”尔朱兆反正是个性情中人,嘻嘻哈哈的拖着贺六浑上马。

    尔朱荣军队驻扎的地方正好就是上次贺六浑曾经住过的驿站。现在里面车马沸腾,应完全变成了一个大型兵站。不过这个军营里的纪律是非常严格,就算是尔朱兆,也是一样,要按照规范递交通行令牌。,而且军营里面,几乎没有声音。贺六浑自己是亲眼见识过尔朱荣,如何来整顿军队,所以他自认为在这个方面,下狠手是远远不如尔朱荣。一代枭雄,当然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所以古代人经常说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 ,的确是有它的道理。

    还没有进中军大帐,贺六浑,就愣住了。因为他发现,站在中军大帐外面的,站岗放哨的,居然是自己的,义兄宇文泰。这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黑大哥了。宇文泰也看见了贺六浑,眉目间闪现了一丝尴尬,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

    尔朱兆笑道:“你们俩应该是认识的,那我就不用介绍了。这次宇文泰弃暗投明,的的确确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叔叔把他收为帐下,先任命做了一个军主。现在他已经是属于我叔叔的亲信之一,本来我叔叔说让他来做亲兵卫队的队长,可是他不愿意,说,还是想带兵打仗。所以现在呢现在帐前行走,还没有给一个具体的职务。”

    贺六浑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场面和自己的兄长见面,更没有想到的,见面的时候,自己的兄长,居然是一个在,大帐外,守卫的人,连进去喝酒的资格都没有。而自己却作为主要的嘉宾,这样的场景一下子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来处理。

    “见过大哥!”贺六浑还是按照原来自己和他见面的那种礼节,躬下身去。

    宇文泰赶紧避开一步,躲过施礼,说道:“贺将军切莫如此,军中上下有别,请莫乱了规矩。”

    贺六浑奇怪,道:“你是我结义的大哥,我这个是再正常不过了。”

    宇文泰说道:“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宇文泰乃是一个罪人,当不起将军这样的,称呼。”

    贺六浑胸口觉得很闷,一下子鼻子眼睛都酸酸的,强忍住一种冲动,说道:“大哥,只要你做过我的大哥,我就一辈子认你做大哥,我想我们之间不存在着什么地位差别。难道是你现在不想要。我这个兄弟了吗?”

    宇文泰明显地表现出一种感动,但是很快,冷静了下来,说道:“过去就是过去了,以前我们是平辈,任娇,现在我一个是个罪人,第二个现在是你的下属,所以我觉得在军营里面我们还是不适合这样去做。”

    这番话让贺六浑,感觉被泼了一盆冷水,自己满腔的情意,你真正的尊重,却被,以前的大哥误解。在他感觉当中宇文泰,是一个非常爽朗,大度的人。,难道时间。和地位,真的就可以磨掉一个骄傲的男人的,脊梁吗?

    尔朱兆听明白了,整个过程说道:“好啦,好啦,过去的就先过去。你贺六浑也是一个真性情中人,我也算是真正交了,你这个朋友啊。至于宇文泰,也先别在意,都给两个,一点时间,以后再叙吧。”

    贺六浑点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还是对宇文泰施礼,转身离去。留下宇文泰一个人在门口。宇文泰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波动。

    进了中军大帐之后,贺六浑发现不是自己一个人,里面居然还有两个,自己非常熟悉的人物。一个是元天穆,已经喝了酒,有了一点醉意,脸都是红的。另外一个居然是自己,还没有正式称呼的大舅哥,大王子阿那可都。那脸上更是红得跟济公虾一样,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尔朱荣端坐在帅案之后,微微带着笑,眉目间总有种纵横捭阖,睥睨天下的感觉。或许是自己多心,可是贺六浑总能够感觉到尔朱荣的的确确是根本不把所有的人放在眼里。

    一看到自己进去,尔朱荣立马站了起来,大笑道:“我们的功臣来啦,快快请坐。”

    这个欢迎的姿态做得比较高,要知道尔朱荣,已经是个侯爷。虽然说和王爷有很大的差别。,但是这种军功起家的家族,,又能够自霸一方,,而且深得几代皇帝信任的,自然在朝堂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特别是在这个,以军功发家的大魏朝,这种地方诸侯,更是所有势力拉拢的对象。贺六浑知道尔朱荣一向都不太鸟这些王爷,除了大魏朝皇帝之外。

    现在居然站起来欢迎自己,口气那么亲热,自己陡然间就感觉到,一种受宠若惊。赶紧躬身回礼说道:“侯爷太客气了,,在下愧不敢当。”

    “哎呀,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放不开。尔朱兆也是经常这样说,你。,你都是我的子侄辈,何必总是这么客气呢?太客气了,就见外了。”这一番话,说的更加亲热。

    然后尔朱荣转向元天穆和大王子说道:“贺六浑就不用介绍了吧。这次他的的确确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一个是给我份地图,让我一路都畅通无阻,第二是联络了他的,一个朋友宇文泰。结果我们一兵为发就攻下了怀朔,沃野镇也是主动来投靠。还有一个是更想不到的,那就是贺六浑,居然,击败了破六韩拔陵,彻底打垮了,这些游民的信心。不然破六韩常怎么会主动来投靠我?贺六浑你真的就是我们尔朱家的幸运星啊。”

    这话说完,贺六浑,不但是脸红,连脖子都红了。

    尔朱荣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更让我开心的事情,就是看见,广阳王,那尴尬的脸。几次我说要带兵来帮忙,都把我给拒绝。现在,我就是打了他的脸,他一声都不敢吭。朝廷给了他几十万兵马,打了两年时间都没动。我现在一只偏师,也独占了三个镇。还号称是我们大魏朝,,智谋军法,号称第一的大将军,呸!”(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