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二章 平等只是个笑话
    贺六浑走出了灵堂,来到外面透透空气,因为心里的郁闷,的确是无法言诉。

    侯景跟了出来,脸上是愤恨的表情,说道:“这样的朝廷,我们是绝对不会认可,总有一天我们要让他知道我们自己的厉害,总有一天我会报复他们。让他们也尝尝妻离子散,这种痛苦。”这是侯景第一次,说出这么狠的话来。其实他已经压抑了很久,,自从知道高车族呗,作为棋子之后,接二连三的这种背叛让她的确愤恨不已。

    不用说,他没有任何一个怀朔官兵忍得住这样的事情。贺若敦一向比较洒脱,但是这一次也是咬牙切齿。平常的时候,花木槿经常向他讨教武功,有点像是兄弟的感觉,现在一下子人没了。越是在铁血年代,越重视兄弟情义。所以他也愤恨地说道:“我从来都不是要保这个朝廷,我就是要听,师兄的话,是要守护我们自己的家园。”

    司马子如坐在外面的台阶上,凝视远方不语。

    卢长贵眼睛还是红的,,他其实是非常重感情的人,平时咋咋呼呼,但是和兄弟们都合得来:“你们还总是说什么?朝廷朝廷,我从来就不相信他们,如果真的有信任的话,那只能是我们靠自己的兄弟。我们在边塞呆了这么久,朝廷为我们做过什么事情?我们看不到一点朝廷的恩惠,就为了他牺牲了多少自己的兄弟。这次大战之后,我再也不想为这个朝廷作战。”

    其实作为底层的人民中,本来国家朝廷就是一个比较虚幻空渺的东西。如果人民没有切切实实感受到朝廷带来的恩惠,那么一定会离心离德。其实,这些官兵都是真正的精英,而这两次的背叛,已经彻底让他们寒了心。你要我忠于你,一定是有忠于你的原因。这个时代很少那种盲从的人,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先活下来。

    贺六浑内心其实很明白,这些都是气话。对于朝廷,对于王族,对于皇帝而言,,所谓的平等,只能是个笑话。要知道,天下都是皇帝的,那么你们这些人为了皇帝去死,那也是理所当然。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逻辑。

    崔蒿此时也一起站在外面,他也心情很压抑,说道:“兄弟们说的都是个道理,但是现在,我觉得大家还必须要忍耐。”

    话音未落,卢长贵就跳了起来:“忍忍忍究竟要忍到什么时候?见到广阳王连一句话都不去说,这算怎么回事嘛?”

    原来兄弟们心里都憋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去发泄。现在崔蒿,成为了发泄的篓子,所有大家对朝廷的不满都爆发出来了。侯景你在一边说道:“我真的是不想忍了,不行,我们就到草原去,我们还怎么可能活不下来,有我们这些人,在草原上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谁都会来巴结我们。”

    崔蒿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接下话来。面红耳赤,呆在那里不吭声了。

    贺六浑开始说话了:“各位兄弟,大家都安静一下。其实你们脑子里想的,你们所生气的,我也都一样,但是我在面对广阳王的时候,真的恨不得,一刀砍了他。但是我知道不能,因为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卢长贵,你知道我们还有家人,我们还有兄弟,还有亲戚,如果我们,任意妄为,我们现在就会给家庭带来,灭顶之灾。说到底我们的能力还不够强,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我们现在其实要做的,就是积累,就是往上爬,要等到某一天,我们说一句话,整个朝廷,都会侧耳过来倾听,那才是我们真正,开始说话的时候。现在崔蒿说的没错,我们必须要忍。不该说话的时候就保持沉默,要记住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份。”

    一番话之后,大家开始冷静了下来。

    司马子如也开始说了几句:“将军说的很对,我们现在才多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天的痛苦,以后还会再发生,但是只要我们活着,我们就必须要登上权力的巅峰。只有我们活得更好,更高,才能够真正告慰我们,已经逝去的兄弟,也才能够更好的保证他们的家人的生活。”

    花弧终于还是走了,带着花木槿的灵柩回家。送别的时候花弧,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眯成了一条缝。贺六浑走过去抱住她,,说了一句话:“,等你回来,。”此时此刻所有的兄弟齐刷刷的站在大英门口,行军礼,送别自己的兄弟。直到马车消失在,天边。

    生活还要继续,军队还在前进。

    按照惯例贺六浑还是一样要去参加中军大帐的议事。当然他也只能是听听而已,因为现在按照,广阳王的要求,现在他的部队作为后勤部队负责粮草。的的确确现在他也打不动了,两万人,现在还剩下不到5000人。这么高的战损比例,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

    所以作为旁听生,贺六浑,基本上不讲话。其实本来,广阳王手下认识他的人就不多,熟悉的就几乎没有,除了贺拔岳之外。但也轮不上他说话,所以他目前的这种状态是对头的。

    通过中军大帐的议事他也知道了现在形势的发展。抚冥镇柔玄镇已经都被拿下,,现在十多万大军包围着武川镇。里面,人心慌慌,攻下来也是指日可待。所以整个军营洋溢着一种快乐高兴的氛围,这和怀朔,官兵的心情当然是截然相反。

    这些天唯一让他高兴的就是阿兰公主天天都在陪伴着他。阿兰公主是一个非常腻歪的人,几乎恨不得天天粘在他的身上。因为很清楚,,一旦战争结束,公主就必须回到大草原。那个时候这种情侣的分别就让人受不了了,所以他非常珍惜现在的,时间。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除了做好必备的工作之外,贺六浑就和阿兰公主,一起出去打打猎,骑骑马。这个生活也是过得逍遥自在,心情也逐渐的慢慢好起来。

    直到过了几天之后,中军大帐再一次议事的时候,贺六浑才知道,这些天,进攻武川镇,几乎没有任何成效。因为在里面的破六韩孔雀已经陪着破六韩拔陵的儿子破六韩常弃城而逃,朝着怀朔方向走了。

    于是大军进驻了武川镇。经过战乱的武川镇,成了一片的废墟,大量靠墙墙的房子都被拆掉。,而且很多地方都是破破烂烂的,垃圾成堆,里面的居民的这都是非常凄惨,看起来很多人就已经饿了很长时间。原本富庶繁华的街道,现在都是冷冷清清,很长时间都看不到人。更奇特的是很多地方居然都开始长满了杂草,这就说明根本没有人来,真正管理这个地方。要知道这个地方原来是属于六镇当中最繁华的一个镇,做生意的人非常多,现在却变成了如此的冷清。没有安全保障的地方,再多的钱别人也不敢来赚。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恢复了。

    广阳王的心情当然不错,他住在武川镇镇将府。这里倒是没有被破坏,因为原本就是破六韩常的驻地。但是进驻武川镇的,第一次议事,就看见他在那里暴怒。而且是没有理由的,暴怒,整个议事过程当中,就只下发了一道命令,全军迅速整装待发,追击叛军。

    于是莫名其妙的,所有这些本来已经放松的官兵,慌慌乱乱的开始准备,然后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就已经出发了。作为后勤部队的贺六浑,自然是最后一个走。他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问,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现在,结局已经注定了。破六韩拔陵一死,人心涣散,就连武川镇里面,十多万大军,据说跑出去的只有两万多人,大量的人都已经投降或者是四散奔逃。除非是广阳王发了疯,自己作死,不然的话无论如何,抓到破六韩孔雀和破六韩常,就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至于广阳王为什么那么暴怒,显而易见,不可能是敌人造成的,那当然就只能是内部的人造成。高层之间的互相倾扎,争权夺利,抢夺功劳,这些事情,作为一个最低等的将军贺六浑,是想介入也无法介入的,更何况自己的功劳谁也抢不过去,。

    阿兰公主没有跟着哥哥一起,冲在最前面。阿那可都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更多的掠夺财富。在他眼里看来什么东西都可以带回草原,所以它带来的部队住宅,进了武川镇的时候,几乎就把驻地洗劫一空, 连很多门板都被拆下来了。而且不停的开始派人往,草原运东西。广阳王庄的什么都不知道,贺六浑就更什么都不能说。

    贺六浑带着的贮粮大军,出发了,不到50里,就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大部队已经全部停下来了,当然,,广阳王暴怒的原因,也就,出来了。(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