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一章 忍也是一种成长
    第一章忍也是一种成长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有无尽的哀痛,还有就是坚定的成长。这一场大胜,绝对可以算是军事上的一个奇迹, 但是对于所有的怀朔官兵来说,内心都有无尽的哀痛。出来时候,接近两万人的战斗部队,到现在为止,剩下5000人不 到,而且君主级别的人花木槿战死,幢主级别十几个。特别是轻骑兵部队,去掉了一大半,就连重甲骑兵,也,损失近半,唯一好一点的就是张顺志的床弩部队。所以实际上面没有一个兄弟是高兴的,整个队伍的氛围都非常的压抑。

    更压抑的事情还在后面,大战结束之后不久,广阳王元渊的部队就已经来到了面前。看着广阳那张虚情假意的脸, 所有怀朔的官兵都是怒目而视,没有一个人露出笑脸。崔蒿那边急得跳脚,因为他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得罪广阳王的 时候,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就越要把握好自己。鸡蛋碰石头的事情,不是现在做的。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贺六浑政治智慧的 时候,如果你真正想成就一番事业,忍耐就是你最基本的政治素质。

    历经两世的贺六浑,自然非常清楚,虽然他的痛苦,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因为这些部队,都是他自己的希望,但是他更加知道的是,自己的路还很长,活着的人还要走下去,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呈匹夫之勇,斗一时之气。该低头的时候你必须要低头,该忍住的时候必须要忍住。

    于是贺六浑独自上前参拜广阳王,身边陪同的是,柔然的大王子阿那可都。这个时候他不可能让自己身边的人,跟过去,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肯定会出事。贺六浑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就是非常正常的属下参拜上司。

    “见过大都督,属下不辱使命,已经阵斩破六韩拔陵。”贺六浑不卑不亢。

    “哈哈哈,真是一员猛将啊。”广阳王元渊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因为他也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副将,还能翻得了天。这次大获全胜,自己带兵抄了,破六韩拔陵的老巢,现在已经,公家的两镇,自得意满,这一次在朝廷里面,还有谁敢 来说?我,当然他也要非常感谢贺六浑,这个伟大的妻子,如果不是他,拼命的拖住了这么多的军队。让破六韩拔陵, 捐吧,两千的军队都调空了,给自己的大部队,偷袭两镇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花什么精力,贺六浑,13多少,这就不是他的考虑,其实他整个平光才是他真正自己愿意看到的,谁叫他那么不识趣,居然和尔朱荣,眉来眼去,要知道,虽 然他和尔朱荣,关系不错,但是那也只是朝堂上的利益勾结,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兵马,那当然是毫不客气的。

    “这次你也立了大功,能够看下破六韩拔陵的人头算是手工吧,我定当会对朝廷,周报,贺六浑你就等着升官发财吧,”元渊自得意满,也就大开口的开始许诺了。

    “谢过都督。”贺六浑还是面无表情。,这种表情其实最适合现在的人心态,因为毕竟自己损伤太大,如果这个时候还厚 颜无耻的,去拍马屁,说不定元渊还真的反而起了疑心,再来点什么手脚,更麻烦,宁愿得罪君子,不愿得罪小人,这就是为人处事之道啊,攻战武川镇,收复怀朔你的部队不用再去了,就到后方休养吧。你放心,军队的犒赏少不了你。

    ”元渊也看得出来贺六浑,内心的一些不满,这也是正常之事,谁愿意做一个妻子呢?现在自己也做到仁至义尽,把它算是个密码给他补上,再给他一个功劳,升格一级,也算是对得起他。

    不过他心里面也暗暗的,惊讶,居然这小子能挺住三天,还能彻底的击败,破六韩拔陵,也算是真的有点本事,可惜呀,你不投靠我,当然在我这个地方也不可能有出头之日。

    一旁的幕僚刘先生看在眼里,忧在心里。俗话说,宁欺老,莫欺少。广阳王这次是彻底的得罪了怀朔,官兵,你怎么知道上次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本来他建议广阳王,无论如何也派一支部队去救援一下,至 少表示一个心意,但是广阳王就是不听,一兵不发。其实他也深知广阳王的性格,,就是容不得,背叛。这样的心态下 去肯定会出问题的,手下的人只要有一点点忤逆,你就把他置于死地,你手下全部都是,卑躬屈膝的人,这样的人有什 么作用呢?看来自己这个主子也不一定是一个好主子,自己还得要另想办法。

    听到这样的安排,贺六浑也完全接受,这个时候,他也更不希望自己部队在能冲上前线作为炮灰了,你剩下来的每个人,都是他最宝贵的财富,真的不希望在有任何的人损伤。现在他最忧虑的是不知道自己回去如何面对,那些失去,丈 夫的家庭,他觉得自己是无法,面对,那,那些泪水。他一想到那送行的人群,那些场景就心如刀割,作为一个将领, 真的是很难,不单要带领自己的队伍,获得胜利,还要去面对,其他种种情感的纠结。一个人的真正强大,就是内心的 强大,他必须学会这些,必须要开始面对这些问题。

    带着沉闷的心情,贺六浑回到了军队的驻地。首先就来到了花弧的住处,他的堂弟花木槿,是这次战争当中死亡的最高级别的将领。花木槿的遗体已经装入木棺,摆在简易的灵堂里。贺六浑沉默的上香之后,来到,一旁呆坐的花弧身

    边。

    花弧神情木然,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原本它属于一个比较嚣张的性格,,但是这次打击之后,他变得木纳了很 多,要知道花木槿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是特意为了她才一起冲军的。这些年基本上是形影不离,但是现在天人相隔,可想而知,他现在的悲痛,而且更难过的事情是,他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花木槿。

    听卢长贵说,花弧一直保持现在这个坐姿已经一天了。滴水未进,滴米未进,人都怕他出事,但是都不敢说什么,因

    为都知道他的性格。

    也只有贺六浑,过来了,花弧,的眼睛才开始动了,动。在接过贺六浑递过来的一杯水之后,花弧,开始喃喃自语。

    “如果我再多一点脑子,就不至于会这样。我为什么要充得那么前?我为什么就不能够自己去死?”花弧后悔莫及。你 去,确实轻敌了,在最后的这一刻时间里,再多等一会儿,哪里会出问题?这样大的问题。可是现在说一切都晚了,这个结果已经不可逆转,这就是现实的残酷。生命是不可逆转,,就像历史,从来不允许假设一样。既然发生的事情都是没有办法去改变。

    “别再责怪自己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要好好的接受。我想花木槿,肯定希望你是能够快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颓废。”贺六浑劝慰道。其实他也知道,这样的劝慰没有多大的作用,关键还是要花弧,自己能够走出来。

    “我要是不那么毛躁就好。其实花木槿,提醒了我很多次,叫我做事不要太急。我从来都没有当真,但是现在就因为我的失误让他去死,,我回去怎么能够见得了我的叔叔?”花弧痛不欲生,再一次的呜咽。

    能哭出来就好,就怕他现在憋住自己。

    “其实你应该欣慰,因为我们已经帮花木槿,报了仇。每一次的失误,其实都是我们成长的过程。这一次的失误太大了,我也非常的难过。,但是总这个样子不是办法,我们现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听话,吃点东西。”贺六浑耐心的说道。

    说来也怪,一见到贺六浑,之后,花弧,就状态好了很多,仿佛找到了一个依靠。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花 弧,第一个想法就是想,靠近贺六浑,的怀里。,现在他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那么无依无靠,需要一个强大的肩膀来支撑。

    其实最亲近的几个兄弟,都知道花弧,内心的真正想法,但是谁都不会去捅破它。

    “接下去我还要做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想回家。”花弧的确有点找不到方向。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一旦受到 巨大的打击之后,就会开始怀疑人生。

    是啊,这次大会槐树之后,我们接下去要做什么?这是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问题。花弧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引发了所有人的思考。守护这个家园,从目前来看,我们已经做到,那么接下去的时候,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也好,你先回趟家,过一段时间,心情好了,我们去接你。”贺六浑思前想后,本来就要派人把花木槿的棺材送回家。

    ,正好这件事就让花弧,自己去做,然后也顺便休息一阵。家才是最好的港湾,也是心灵的休息地。(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