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女萨满也是人
    毡包里面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所以人还是需要信仰的,统治者更需要。很多事情用宗教来解决,更加的合理合法,而且好使。就连秃鹿硫和哲别这样的怀疑派,现在都低头认可,而且看起来是内心认同。因为大萨满代表的是神灵,大萨满认可的出兵一定会成功的!

    这个萨满的力量会有如此的强大,这就是信念的作用。远远的贺六浑一方面开心,另一方面也有点忐忑。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靠近这个萨满,就是会紧张。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那是一种仿佛被人看透内心的惶恐。

    阿那环走了过来,对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当然露出笑脸,亲昵的拍拍头。然后转过身对着贺六浑说道:“贺将军,既然天神都已经认定,可以出兵。那么接下来你就和可都商讨细节吧。”

    贺六浑点点头:“感谢可汗的神明大度,我相信此次出兵定然会有双方都满意的结局。”

    阿兰也笑道:“父汗大人,这下一切都好了。“小姑娘的想法简单,既然两国都可以联合出兵,自己的事情自然就好了。她哪里知道男人的世界,究竟在意的是什么。

    阿那环也没有说其他事情,也不答话,就这样走了。

    大王子阿那可都也走了过来,笑着对阿兰说:“我们草原最闪亮的明珠, 来让她最亲爱的大哥抱抱。”可都是真心喜欢自己这个妹妹,因为她是真正的天真。一些刁蛮都是被父汗大人宠出来的,而且和自己是真正的亲兄妹。

    “见过大王子,您看?”贺六浑施礼之后,想问问如何安排。

    “贺将军,此地就不谈出兵之事。待回到城里,我自会去找你。你现在先陪好我最珍贵的妹妹吧!”这话一说,贺六浑看大王子就越来越顺眼了。阿兰娇羞的瞪了大哥一眼。大王子笑着出了毡包。

    那边的哲别简直是悲痛欲绝,恨恨的低头出去了。秃鹿硫也是目不斜视,当做没有这个人一眼,从贺六浑眼前走过。

    “你就是那个阿尔斯兰?真的是一条好汉子!配得上我们草原最美丽的花朵!”塔塞走过来的第一句话,就让阿兰非常的不好意思,虽然心里是非常开心的。

    “叔叔。。。”声音婉转延伸,动人心魄。

    “好了,好了,叔叔最怕你撒娇。是不是又想要我什么好东西?上次的赛马都是我给的。”塔塞完全不是阿那环说的那么阴险 ,至少目前在阿兰面前就是一个非常和蔼的长者。

    “那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好不好?我哪里是那样的人。”阿兰有点囧,在自己的心爱人面前更要面子。

    “好吧,是我送的。下次草原最美丽的花朵出嫁,叔叔更会送给你神秘的礼物,你一定会心动哦。”塔塞笑着打趣。

    “啊, 是什么礼物啊!”阿兰问道。真的是孩子啊,一下子就被绕进去了。

    “看吧,我们的阿兰就想嫁人了,哈哈哈。”塔塞捧腹大笑。

    “不理你了,再也不理你了。”阿兰这才明白叔叔在逗她,恼羞成怒。一个身材完全成熟的少女,心思却依旧天真。这就是传说中的*啊!极品。

    “叔叔说的是真话,一定会给你惊喜。好了,不耽误你们两个了。贺将军,有空的时候,请你到我的毡包去喝酒,一定要来啊!“塔塞笑眯眯的发出邀请。

    “一定一定。”贺六浑点头应诺。他也很想知道,这些草原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心世界。更何况出兵必然要接触更多的人马,多点了解总是好的。

    因为阿兰,贺六浑基本上就已经见识了草原上的主要人物。女人是一张最好的名片,哪里都是熠熠发光。

    等到人都走光了,毡包里面就剩下了那个大萨满,还有一个同样绿袍的人。

    “姑姑,我来帮你吧!”阿兰还是比较乖巧的,主动上来帮忙卸妆。的确是要卸妆,一个萨满身上多少零碎东西。

    大萨满摇摇头,依旧是盘坐在地上。

    “阿兰,你先出去一下。”大萨满这时的声音比较真实,比较干净。能够听得出很疲倦但是非常强势。

    “姑姑?”阿兰非常惊讶。自己什么都没有说,怎么会叫自己出去?贺六浑才是第一次见面的人,会不会什么问题?

    “听话!阿那岳莲,你也出去。”大萨满的声音不容置疑。

    阿兰有点惊慌,握住贺六浑的手。贺六浑冲她笑笑,握紧她的手几下,示意不要紧。

    等到毡包里面就是两个人时,大萨满说道:“你坐下吧!”

    贺六浑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可以移动的凳子什么。现在感受到毡包一种神秘的氛围了,里面环绕的都是一些头骨和挂饰。头骨最多,既有人类的,也有各种巨大野兽的。面对苍白的骨头中间那空洞的眼窝和嘴巴,一点不慌那是假的。

    而且越来越心跳加剧,贺六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年轻人,你不应该来到草原的。”大萨满的第一句开场白居然是这个。

    “阿兰将会因为你终生不会开心!”这是第二句话。还没有等贺六浑回话,第三句又来了。

    “你是一个双魂的人,你的身体里面还有一个灵魂,遥远的灵魂。”

    这一句,让贺六浑真的是灵魂出窍。

    “你说什么?”贺六浑发觉自己的声音居然有点抖。多少困难自己都挺过去,多少孤独都耐过去,现在居然在一个看起来瘦弱的萨满面前有了惧怕。第一次感觉到那种冲动,就是想跑,做小偷被发现了想赶紧跑。

    “刚刚在骨卜的时候,我就感受到天神的叹息。那颗星就是你,压住了所有的细纹。如果没有你的进来,这颗星必然是我阿那家族的荣耀。可是,你的进来带乱了所有的一切。“大萨满的一席话真的是震憾。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贺六浑暂且不管真假,很是疑惑的问道。原来是一次骨卜,正好自己进来了而已。然后就牵扯上了,打乱了阿那族的命运。是不是太扯淡了?

    “我只是天神的代言,我不能替天神做任何的决定,不然更大的灾难将会降临在这个草原。世上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你的每一个行为都跳脱不了神灵的注视,正像你们大魏汉人所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只能每天都给长生天敬牛奶,让他照顾我们这个可怜的族群。“大萨满说的非常疲倦。

    贺六浑长出一口气,还以为被看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个,萨满,我觉得是不是你想多了?”贺六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太奇葩了。

    “这么多年骨卜,从来没有一次出现过星纹。这是天神在指示,我们的族群必然被这个星神所主宰。不听从的必然被抹杀,听从的必然成为垫脚石!这是宿命之门,你的脚印将踏遍草原,我们阿那家族将成为你的仆从!因为你不是这个草原的人,不是这个北方的人!”大萨满说的越来越认真,显示出按捺不住的恐慌。“每当我望向天空,就感到有一种深切的涵盖无比深刻的爱正透过星辰向我的心里传来。我知道,我们的祖先神就在星辰深处,正温柔地注视着我们。可是,这一次,我感觉到一种恐慌。年轻人,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萨满,我就是在怀朔出生长大的。”贺六浑决定还是不能说。

    “不对,不对,你的灵魂远远不年轻,难道是我错了吗?伟大的天神啊,请你给我方向。”大萨满开始喃喃自语。

    双灵魂?还是双重人格?贺六浑看过很多电影,知道双重人格指一个人具有两个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人格,并以原/初始人格为主人格,分裂/衍生人格为亚人格的一种精神变态现象。按照心理学说法,双重人格是严重的心理障碍,《七宗罪》《记忆碎片》《禁闭岛》不都是说这些变态的吗?

    我哪里有变态啊,我完全接纳了在这个朝代的一切了。原来总以为自己做梦,可是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兄弟,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军队,这里面大量的情感和支撑。都让自己明白,我是真实的,我就是在大魏朝。

    在毡包这个神秘的氛围里,在柏枝芬芳的气味中,两个人居然各自进入一种思绪。大萨满,在喃喃自语,向天神请示;贺六浑的思绪居然飘回到那个课堂,那个量子纠缠的话题。

    世界真的有灵魂吗? 我难道真的灵魂穿越?我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贺六浑反复的在问自己。

    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由看得见的物质研究到了看不见的原子、质子、夸克到中微子。现在又发现了比中微子更小物质,比如量子。量子纠缠证实了爱因斯坦不喜欢的“超距作用”(spooky a inadistance)是存在的。量子纠缠超越了我们人生活的四维时空,不受四维时空的约束。

    这种诡秘的相互感应让实证科学越来越难以解释。其实早在以前科学家在研究意识中遇到的困难是,无法用我们人类熟悉的时间、空间、质量、能量等来测量意识,但是我们每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意识是存在的。但意识本身仍然是个迷,究竟是怎么样产生?

    未知的我保持尊重,可知的我一定努力。贺六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就是我!

    ------------------------------------------------------------------------------

    为什么喜欢在这里发文,因为有真正的读者。作者写东西,有时候就像在大海里航行,漆黑的夜里找不到方向。一个人的坚持只能靠信念。而真正的读者就像朋友,陪着作者一起勾勒前方,共同奔赴未来。所以其他地方的更新逐渐停滞,就在这里慢慢生长,期待更多的朋友关注支持。(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