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十四章 平城的震撼
    接下来这五百里属于非常轻松的距离,虽然距离比较远,但是没有人抢劫,没有人暗杀,所以非常平顺。当然还是花了整整五天时间,毕竟队伍里面还有马车,还有美女,速度慢是正常的事情。

    一路上,胡姑娘与淡然大师靠的近,几乎都是在淡然大师的马车上度过的。听空性的说法,好像问究佛理,谈古论今,讨论最多的居然是易经。贺六浑有点蒙圈,这个鬼东西,女人居然懂?怎么可能呢,自己记得淡然大师在上次出征前刷了一卦,说的自己云里雾里。但是那一卦的准确性是毫无置疑的,一开始大军陷入困境,最后剧情反转,大胜而归,自己还得到了幢主的位置。无不印证了大师的高水准。可是,那些名次和术语,贺六浑根本看不懂啊,这个胡姑娘居然能和老和尚谈谈易经,贺六浑也是醉了。

    反正淡然大师也很喜欢胡姑娘的悟性,两个人有时一天都待在一起。贺六浑有点郁闷,本来是自己经常和大师聊天的,现在插进来一个人。而且最可恨的是,自己总要去问候一声吧。自己一去,那个胡姑娘就立马一声不吭的起身走人,一句话不说也就罢了,当做自己完全不存在。

    贺六浑这个心里郁闷啊。因为你的存在,导致暗杀。我多问了几句,反而变成了仇人。记得以前那个晚上两个人好像非常亲近了,现在居然变成这样。而且按照道理,我答应了你继续在队伍里面,就是在保护你。现在居然还要被你给脸色,一腔郁闷无处说啊。就算你是美女,我又不是宇文泰,傻成那样。

    想到宇文泰,心情好很多了。这个傻大哥,居然只有一个交代,照顾好胡姑娘。真傻,还不知道人家胡姑娘心里这么想呢。

    看着贺六浑一脸垮掉的样子,淡然大师说道:“你个小子,千好万好就是桃花劫太多了。”

    贺六浑郁闷的说道:“大师,天天被女人脸色,还是好事吗?”

    空性小和尚在一旁合不拢嘴,他是自始至终什么都看在眼里。所以也是第一次打趣说道:“师兄啊,劫是应运而生。劫就是运,运就是劫。桃花过旺就成了桃花劫。我倒是建议师兄,去前方道观买一把开光的桃木剑,挂在腰间,说不定就好运连连了。”

    贺六浑想揍人都没有力气了,因为大师居然也笑了起来。

    队伍越过大青山,接下来就是进入山西境内了,这里其实就是北朝的发家地了。也是贺六浑要去的第一个大城市,当年的北朝都城---平城。

    平城就是现在的大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西界黄河,北控大漠,东连倒马、紫荆之关,南据雁门、宁武之险”。境内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形成许多天然关塞,在军事上进有依托,守有屏障。“三面临边,最号要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首都之门户,三晋之屏藩,中原之保障,被誉为。北方锁钥”。

    进到山西境内,淡然大师的话开始多了起来。围绕着他的人也多了起来,因为这个时候听听讲古论今是非常惬意的事情。对于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怀朔的这些将士来说,更是非常必要。因为他们发现越过了阴山之后,视野范围没有了大草原,居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看不见边的麦田。而且人马也越来越多,村庄也越来越多,不到十里就有人烟。完全不是大草原那种,跑一天马,都是只有自己的身影。

    淡然大师这时有点像生物老师,教一些没有出过家门的孩子。就连小麦都可以说出个道道,毕竟在 山西境内,种的都是春小麦,一年一收,大约在十月分收割。

    但是,贺六浑发现,这一路上的农民的脸色不好,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怎么看怎么像饥民。 非常纳闷,这里不是有那么多田吗?为什么看的心情很沉重,没有那种沃野千里的感受。

    再沿着御河往下走,到了一座不高的连绵起伏的山边。这座山一点不起眼,西临御河。向西延伸,与采凉山之间山坳有直通贺六浑一路过来的白道。

    淡然大师又开始讲古了:“你们都听说过,汉朝的一大事,就是白登山之围。这里就是白登山。当年汉高祖 亲率领三十二万大军迎击匈奴 。时值寒冬,天降大雪,气候十分寒冷,汉军虽然“卒之坠指者十二三”,但见匈奴只有老弱残兵,更是获胜心切,便不顾前哨探军刘敬的劝解阻拦,率领先头骑兵部队直追到大同白登山,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被冒顿单于忽然率领四十万铁骑伏兵将汉军团团围困白登山七天七夜,汉军断粮断水,十分危困。多亏谋士陈平为刘邦出谋划策,送重金和美女图像给冒顿单于之妻阏氏,才解围。“这种前朝的军事故事,是所有士兵都喜欢听的。

    花弧等人开始惊叹,不禁驻马观看。

    而贺六浑开始纳闷,这里怎么可能围住几十万大军。山不高且不说,而且不是特别宽广。估计是少部分骑兵被围住,走不脱。

    不过,这一路行来,他逐渐明白平城(大同)的军事地位之重要。说那么多,就是一句话,北方的少数民族入侵,大多数都是从这里突破来的。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一路还不到一半,已经让大队里的人有了更多的感悟。贺六浑看见司马子如一路上非常用心在看,而且他的习惯是会记录下来。就策马过去问道:“子如,这一路上感触颇多吧。”

    司马子如本来不是特别爱讲话的,微微笑道:“幢主,大开眼界。这白道之重要,显而易见。武川就是一座桥头堡一样,而这里的平城就是中流砥柱。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当年一定要从盛乐搬来定都平城。这里才是真正的宏伟辽阔。”

    侯景在一边也接话了。因为进入到平城境内,斥候也不多派了,所以他就跟在贺六浑身边。

    “幢主,这么多的良田,那是多少粮食啊。可以养很多军队吧。”侯景的角度就是不一样。

    “其实,这里还不是真正的中原。如果到得中原,估计你们就知道,为什么说得中原者得天下了。”淡然大师在一边补充道。

    司马子如和侯景有点脸红,还真的是井底之蛙啊。

    贺六浑现在逐渐明白自己的优势了,那就阅历,就是视野,就是思维的不同。见多了,自然就知道这个世界的格局。你的格局多大,就决定你发展的范围多大。除非是逼上了梁山 的人,走一步是一步。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话说得有道理。

    到了平城门口,又是一阵惊叹。城墙之上的城楼巍峨高大,看起来头都必须仰起来,差不多是怀朔的两倍高啊。城门洞都有几十米长,那是多么幽长。进来之后还有瓮城,又是一阵惊叹。这个敌人冲进来还要再夺一道门。司马子如和侯景这两个军事控,更是在想怎么办来夺城了。想想还是没有办法,一脸沮丧。贺六浑其实心里也是震撼的,倒不是眼界问题。而是在目前的冷兵器时代,这样的坚固大城,怎么可能被攻下。要知道,城墙之高,连一般的云梯都够不着啊,怎么上墙?

    进来平城之后,这群乡下人又开始惊叹了。

    这里是北朝的旧都,当年定都平城后,“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进行一系列的首都建设,宫殿苑囿、楼台观堂等重大工程。其实也不说多么豪华,广大,只要对比一件事情就好了。怀朔一般就是一到两里方圆,就是说,一面城墙最多600米,四面合围就是八里。现在呢,平城外郭,周回三十二里。也就是最少是十倍之上,那当然是吓到怀朔一群小兵了。

    看到一伙乡下小子进城,淡然大师就勉为其难的介绍了很多,不然显得太丢人了。

    原来平城由皇城、京城、郭城组成。北面为皇城,皇城南是周回20里的京城,其外是周回32里的郭城。也就是说,大家其实在外城呢。这个皇城是严格有设计,皇家尊严一点不能少。像天文、天华、天军这样的大殿就有24座;至于里面的内宫什么西宫、北宫、南宫、东宫、宁宫等宫类似于后世的北京城。当然那种郊坛、方坛、五精帝坛必须有;还有太庙、太社、太稷帝社、孔子庙、虎圈、圆丘、方泽、明堂、灵台、辟雍等。其建筑规模、数目之繁多、布局之道严、规划之完整是前所未有的。(部分资料摘编百度百科)古代最至高无上就是皇帝,那就是该有的必须都有。

    再加上北朝佛教鼎盛,神图妙塔,对峙相望,京都内寺庙上百所,僧尼三千余,除“冠于一世”的云冈外,尚有“天下第一”的永宁寺,“京华壮观”的天宫寺及五级大寺等,不一而足。

    当年 为了改善城市环境,从城北引如浑水,从城西引武州川水入城,使平城大街西岸有潺潺流水,东西鱼池有游鱼嬉戏,水旁弱柳、丝杨、杂树交荫,利用水和树把城市打扮得清新雅致,配上巍峨的宫殿楼阁,真是花团锦簇一般。确实是“灵台山立,壁水池园,双阙万仞,九衢四达,羽旌林森,堂殿胶葛”。贺六浑这些人走进来,对比一下怀朔镇,那当然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了。

    到了平城,唯一的好处就是贺六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这里毕竟是旧都,治安肯定不错。可是进城不远,就看见坊市经常出现一些军人随意欺辱小商贩的事情,顿时蒙上一层阴影。看来地痞流氓,军匪恶霸是哪里都有啊。而且这些人看起来已经习以为常了,特别是一些汉人的小店,被鲜卑军人勒索,敢怒不敢言。哪里都是一个小社会,哪里都有黑白两道,哪里都有灰色地带。

    入住之后,各行其是。

    那些办事的人员自然要去送礼,贺六浑也要去都督府军营报个到。淡然大师自然是要去永宁寺参拜了。因为这是是最大的皇家寺院,内有七级佛图,高300尺,基架博敞,天下第一。

    -------------------------------------------------------------------

    佛塔是佛教徒供奉佛祖舍利的纪念性建筑,又称舍利塔,是早期佛寺中最重要的宗教建筑。汉字中原本没有“塔”字,它是魏晋时期翻译佛经时,根据梵文Stupa的音译,简化后创造的一个汉字。梵文Stupa音译原为“窣堵波”、“佛图”、“浮图”,后简化为“塔波”,进一步去“波”变成了“塔”,意译则为“方坟”、“圆冡”。(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