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十三章 这就是诺言
    虽然贺六浑一肚子犹疑,但还是与胡姑娘继续同行。因为他知道,麻烦已经惹上身了,就算自己想摆脱,估计也是不太可能洗脱。不如就这样迎上来,男子汉大丈夫,头掉了也不过碗大的疤。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姑娘,说实话,哪有不喜欢美女的男人。不过,对胡姑娘的感觉,贺六浑明显觉得和昭君,云姑娘不一样,有点亲近不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心里还是很郁闷,就是这群混蛋居然不知道自己的用心,真的是好心当作驴肝肺。而且才认的大哥,也是黏黏糊糊,一点没有那天喝酒的爽快。不就是看了个美女吗?怎么就感觉要献身一样,真的是见识太少。

    宇文泰不管贺六浑的腹黑,这几天基本上的时间都耗在客栈,就差端洗脚盆了,真的是太没有出息了。说是说送贤弟,却一直骑马陪在胡姑娘的马车边,笑嘻嘻的不停说话,一直送出来二十里路。那个表情,唉,就不多说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啊。

    “ 大哥, 你都送出二十里了。再送,就要过了大青山,到平城了。”贺六浑实在忍不住了,这个自诩为英雄的人物,怎么就没有一点英雄的样子呢。关键是还影响了我们赶路,再黏糊,有本事你送到洛阳去。

    宇文泰在贺六浑面前就比较持重,也不恼。笑笑的跟胡姑娘告个别,意思无外乎回来必须找我啊,我接风我负责安全。

    然后对着贺六浑一拱手:“二弟,此去洛阳,城大水深,一定要步步小心。宇文家族的那边我已经交代了人,住宿是没有问题。自己要千万小心啊!”

    贺六浑笑道:”大哥放心,我尽早回来与你相聚。现在做了函使,要经常跑呢,你不会每次都这样送吧,哈哈哈“

    宇文泰黑脸一红,也是哈哈大笑:“你小子就是会笑话你大哥。”

    贺六浑心里也是一暖,毕竟才几天的交情,居然把人家平城的、洛阳的资源都用上了,这还要怎么说。嘴巴上继续说道:“好了,好了,大哥你赶紧回吧。胡姑娘我保证会照顾好。”

    虽然这一路来,胡姑娘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贺六浑心里这个憋屈啊!这送人事情还是我做,脸色一点不给,都笑给宇文泰了。

    总算告别了。

    贺六浑喜欢和大师一起赶路。淡然大师习惯坐在马车上,不过是没有遮掩的,敞开式的自然风。这一路上,淡然大师与贺六浑交谈的不多,毕竟时间短,事情又多。不过这次他还是让空性把贺六浑叫过来,一起坐在马车上。

    “小子,你这次认的兄长颇为不凡,倒是可以深交啊。”淡然大师很喜欢看相。

    “那是当然,我贺六浑看得上的大哥肯定是人才。”贺六浑还是嘻嘻笑,只要在淡然大师这里,他自己就全然放松。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他日,你们对阵沙场,如何相处?”淡然大师的问题一向尖锐。这次也让贺六浑陡然一惊。

    “大师,为什么怎么问?”贺六浑有点疑惑。

    “此子不是甘于人下的英雄,而是骨子里颇为孤傲。你看他对谁都笑,其实很有分寸。他身边的下人都离得远远的,很是畏惧。”淡然大师看人很是有一套,贺六浑明白的。

    “各为其主的话,定不会在战场上松懈。但是我肯定不会杀他,都是兄弟嘛。”贺六浑还是很轻松的回答,完全没有当回事。

    淡然大师,笑笑不说话了。

    这一路还有的走啊。武川是穿越大青山南北的极少数通道之一。大青山并不险要,但因为两侧都比较平坦,所以在草原上显得很突兀。因此大青山自古就是隔绝草原南北的天然屏障,而武川则扼着连通大青山南北的咽喉。

    从武川这一路到平城,必须要穿过大青山,这是比较险要的一段路。虽然不长,也有近佰里。峰峦叠嶂,连绵起伏。地形地貌奇特,地质构造复杂,青山主峰有海拔1572米,主体浑然雄奇,奇石林立。有的似威武的神像,有的像慈祥的寿星,有点像猛虎下山,来者无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加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草甸,见不到裸露的土地,又带有一种阴柔之美。可谓阳刚与阴柔兼具的地方。

    大队人马开始进入山道,这时 空性和尚靠了过来,说道:“贺师兄,那个马贼好像食言了。原来你看错了人,哈哈哈。”

    贺六浑才想起来,杀破狼原来说过要到武川来找他。花弧也是笑笑,揶揄贺六浑了。“幢主,是你说的啊。当时我就说了,不能放他走,马贼还能相信。”

    贺六浑也笑了起来:“原来你们两个想看我笑话吧,故意等到离开武川才来告诉我这事。其实你们看看啊,我除了被你们笑话一下,又没有失去什么。”这个心胸,真的是没话说。

    花弧这时心情非常好,居然开玩笑了。说道:”幢主原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笑一笑啊。当时还以为你从来不会错呢。原来也是瞎蒙的。“

    说这话时,边上的亲兵哼哈二将也笑起来。贺六浑一瞪眼,赶紧又闭嘴。花弧更是笑的开心了。

    大队开始进入大青山狭窄的道路,看着两边郁郁葱葱的树木。贺六浑感慨的说:“如果每个失误都是笑一下就过去, 那我们真的是非常幸运啊。”

    正说着呢,前面的斥候飞奔来报。前面有人堵路!

    贺六浑觉得这趟差事实在是折腾啊。原来所有人都羡慕的事情,可以很风光,可以见识大城市,可以见到更多的领导,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才出发几天,马贼也拼了一场,还被暗杀一次。现在居然又是堵路,这光天化日之下怎么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啊。这个世道难道就已经是兵荒马乱了吗?

    想到这里,戾气也上来了。佛挡*,神阻灭神。该来的,都来吧。

    贺六浑一催马,带着哼哈二将就往前面奔。这时,大队伍都非常紧张了,立马进入到临战状态。花弧照旧还是压阵,整理后面的具甲铁骑。其他人马也各自开始准备,毕竟已经进入山区,这个遇到伏击还是有点麻烦的,躲起来都折腾。就算骑兵搞个阵型都是比较啰嗦,所以大队伍谨慎是有道理的。

    等冲到前面,隔着列队的阵营缝隙一看,贺六浑气的发跳。现在真是杯弓蛇影了,总共前面才五、六匹马,就吓得如临大敌一般。

    空性小和尚自从打赢了那场之后,几乎每次贺六浑出战都铁定跟在身边,跟在后一个马头的位置。其他将领倒是不能乱动,因为一旦开始作战,各管一方。

    贺六浑还没有开始说话,空性居然咦了一声,说道:“师兄,还是你赢了。”

    有点莫名其妙,贺六浑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是杀破狼?”

    空性点点头。不对啊,看长相完全不是啊,贺六浑有点疑惑。不过他也不担心,就这些人,垫马脚都不够。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那种百人斩,也不可能出现。

    两个人策马越过前面的马队,来到最前面。就见五个人骑马站在队伍前面,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其中一个器宇轩昂,好像认识有好像不认识。

    贺六浑仔细看看,觉得不太像,杀破狼不是络腮胡子吗?这个刮得干干净净,而且看起来很顺眼,颇有点后世外国男明星汤姆克鲁斯的感觉。与那个蓬头垢面,满脸络腮胡子的杀破狼怎么会一样?但是,感觉眉眼还是有点那个味道。

    还没有等贺六浑开始说话,对面的那个人一见贺六浑,也没有了刚刚纵横天下的那种豪气。赶紧翻鞍下马,顺便对身后几个人大吼一句:“还不滚下来。”身后的四个人立马就一刺溜下马,动作熟练至极,看起来都是好手。

    贺六浑禁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杀破狼,你这是演哪出啊?居然改成拦路抢劫了?“

    杀破狼这时居然主动单脚跪地,说道:“幢主,独孤信前来报到。”

    独孤信?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比较熟悉,而且显得那么酷酷的。贺六浑脑子那么一下子没有抓住那个一瞬即逝的信息,随口问道:

    “你不是说在武川吗?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独孤信,言出必从,不然何以为人。男人一诺值千金!本来我处理完事情后,带着几位一定要跟随我的兄弟来投靠幢主。可是因为我本人在武川有点影响,怕被人认出,徒添幢主累赘,所以就想幢主必定会路过此地。不如为幢主蹚道,所以就提前绕道来到大青山前。”

    “哈哈哈,你也是有心之人啊。”贺六浑开心的大笑,能够得到这样的人效忠当然是一大快事。

    这时,花弧也赶到前面来了。陡然间冒出一句:“杀破狼,今天看起来很帅气啊!”空心小和尚也说:“原来那天有胡子,现在看清了还真的不错。”两个人居然开始夸奖别人的相貌了。

    他们两个不知道,这几句话居然让独孤信以后从来不留络腮胡子了。变成了“美容仪”,就是容颜和仪态都很漂亮,也就是长得又好,又会打扮。而且更关键的是他的后代更是妖孽般的存在,这些留到后面继续说了。

    贺六浑赶紧跳下马,把杀破狼,也就是独孤信扶了起来。继续问道:“杀破狼不是你的名字?”

    独孤信(后文都叫独孤信了,杀破狼就成为历史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杀破狼这个称呼是自己取的,拿来吓唬人。在草原上做马贼,如果没一点威名,是很难吸引到其他人跟随的。我本名就是独孤信,我也是鲜卑人。”

    听着独孤信的说法,贺六浑明白了。他这个部落出自北魏时代北鲜卑独孤部,属于以部落名称汉化姓氏。“独孤”即“屠各”的不同汉译 。

    花弧更是哈哈大笑:“你的名字好,既有独孤的这种气势,还有君子之风的信义。好名字。幢主的名字才不好呢,不知道他父母当时为什么取名六浑。可能是指他本来就是个大混蛋吧。”哇塞,也就是花弧敢说,其他人哪里敢这样。

    空心小和尚笑的合不拢嘴,贺六浑有点尴尬。而后面的胡姑娘的笑声居然清脆的传了过来,真的是醉了。

    独孤信油然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好像不是错的,跟这样的主公在一起应该不会太差。

    “幢主,前面虽然崎岖,但是非常安全。我们已经探过路了,今日可以穿过大青山。再有几日,就可以到平城了。“独孤信说道,看来这个家伙转换角色很快,不错不错。(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