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文学 > 历史小说 > 燕藏雪 > 正文 第十二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两个大男人的呼吸都屏住了。

    贺六浑不是第一次见美女,要知道昭君和云姑娘本来就是让自己惊艳,提高了自己审美水准了。但是现在,贺六浑终于承认,还真有祸国殃民的女人存在。就像当代最流行的一句话,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同样的,美女还真有让人惊艳的。

    胡姑娘身穿白色的两当亵衣躺在床上,一张锦被轻轻的盖在胸前。她眼睛是闭上的,全身一动不动,只有胸部的锦被会随着呼吸缓缓上下浮动。但是,就这个样子,已经让两个大男人喘不过气来了。因为,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贺六浑的第一印象是白,真的太白了。以前没有完全看见的手,和脖子、脸,现在都看的清清楚楚,浑然一体,如玉一样的白润,完全没有一点点瑕疵。肌肤吹弹可破就是这样的说法。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张脸是典型的瓜子脸,还是巴掌脸,一看就是让人怜惜 的感受。鼻子小而坚挺,鼻头的光洁更让人想抚摸。嘴巴更是小巧,嘴唇是肯定没有化妆的,却红的就像血一样,更给人一种妖艳。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眼睫毛非常长,虽然是闭上的眼睛,可以想象,那个睁开会是怎样的惊艳!

    还有一个是贺六浑打死都不敢说的事情,这个女人太像后世的女神紫林了。身材好,长相好,声音嗲,真的是5000年才能出一个的妖精。

    宇文泰什么样子,就不用说了。反正他在贺六浑身边,一动不动,仿佛不存在一样。哦,对了,呼吸非常急促,还是存在的。

    两个人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了,突然身边一个声音说道:“两位幢主,要怎么做,赶紧说。”

    两个人对视一眼,脸红脖子粗啊。原来是是花弧走了进来,打破两个人的呆萌。这个语气,一点不像下属,更像撞破了奸情的女子在骂丈夫。

    宇文泰回过神来,说道:“既然胡姑娘还未清醒。我等还是在房外商量吧。”

    贺六浑赶紧点头称是,在花弧的鄙视的眼光中灰溜溜的出门。边走,贺六浑还在郁闷,不就是看了一眼美女吗?至于你花弧那个鬼样子。

    几个人走到门外,下了楼。

    宇文泰已经清醒了,仿佛又是那个举止大方,挥斥方遒的幢主附体了。他蹲下来,仔细翻看这几句尸体。每一个细节都没有疏漏,特别是把一个个黑巾都解下来,细细观察。

    良久,他才站起来。挥挥手,其他人才把尸体拖走,处理。

    宇文泰走到贺六浑身边,低低的声音说道:“二弟,我们进你屋去谈。"贺六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只觉得不简单。这不刚下来,又进房间,怎么回事?

    走进贺六浑的房间,屏退所有人之后,宇文泰开口了:“二弟,你是否得罪了什么人?”

    贺六浑答道:“要真说起来,就只有葛荣将军和宇文家族了。大哥你在这里,肯定宇文家族不会这样去做。而葛荣明显的不太可能,已经西逃了。”

    宇文泰说道:“二弟,不是这些人。这些黑衣人不是普通的刺客,虽然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带,但是我仔细观察,他们身强体壮,配合默契。不像是乌合之众。而且额头都有痕迹,那是长期戴头盔,或者军帽。再看看刚刚他们的武力水准,一般的镇兵根本不可能挡得住。更可怕的是这些家伙悍不惧死,牙套中有剧毒。这些不是中兵!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白鹭!”

    一句话把贺六浑说楞了。中兵知道,那是相当于宋朝的禁军,也就是天子脚下的兵!这哪里跟哪里啊,怎么可能?我一个小小的远在边疆的幢主,也就是个连长营长的人物,怎么可能和中央大佬扯得上关系!

    还有白鹭?这个名称怎么好像没有听过。

    宇文泰娓娓道来。北朝建国后便声称“取法少昊(少昊是汉族神话中的五方天帝之一,其族以凤鸟为图腾)”,用鸟的名称命名官职。初期的官制,是鲜卑官制和汉制相互混杂的。官吏的名称多仿照自然物之名而起,如奔走的使者,叫做凫(伯)鸭,取其快速之意;“内监察机构”的属官被称作“白鹭”,寓意是他们应该像脖颈高挑、双腿细长的白鹭那样居高望远,从而监视和监督各级官员们的不法行为。

    “白鹭”官大多数都隶属内朝侯官曹,因此也被通称为“侯官”。

    贺六浑长出一口气,笑着说道:“白鹭是官啊,我还以为连动物都得罪了。“但是看着宇文泰一点不好笑,而且 越来越严肃,就不说话了。

    白鹭很美,但侯官可就不是什么好鸟了。首先,侯官机构是脱离正常国家官僚机构的“法外之地“,直接听命于皇帝,这就有点御用特务的感觉了。其次,侯官机构的组成人员以“国人”为主,也就是说,能进入侯官机构的,必须是鲜卑族“自己人”,这就很有些民族偏见与民族歧视的味道了,和北魏所积极倡导的汉化背道而驰,南辕北辙。

    可见,拓跋氏一边吸纳大批汉族士族加入政权,发挥作用,但是内心深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一直在作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侯官系统的行事风格是十足的“特务范儿”。其人选都是皇帝最亲信的人,官位很低,权力却大的惊人,且行动诡异隐秘,直接对皇帝负责,都有通天之道。

    更可怕的是,据《魏书》记载,这些侯官的公开身份扑朔迷离,百官一无所知,也许身边的某某某在某一天就要了自己的命,这令百官互相猜忌,道路以目,连朋友都不敢来往。

    侯官们还经常穿着便衣或普通官员的服装,“杂乱于府寺(各官府办公机关等)间,以求百官疵失”,一旦发现,就会严加追究、盘查,严刑拷打,逼招口供甚至就地刑决。

    也就是说,侯官虽然不属于是国家正常的监察和司法体系,但是,却掌握着监察权、逮捕权、处置权等强大的权力。

    随着权力的扩张,侯官组织最多度人竟数超过一千多人,这可能也是中国古代规模最庞大的特务组织之一了。

    仅就一个例子,便可见当时侯官之烈。

    有一个侯官告发司空庾岳(司空是最高级的官员之一,比如,孔子就做过鲁国的司空),而告发的内容非常搞笑,竟然是说庾岳总穿华丽的新衣服,而且行为举止风度翩翩,怎么看都像是在模仿君王。

    这很明显就是无中生有的栽赃构陷,甚至连“莫须有”都算不上。但是,拓跋珪竟然真就把这个大功臣给抓起来杀了。

    (都是真实的正史,取自 历史大学堂文:杜宇峰)

    这些话一说完,贺六浑的汗就下来了。我就是边塞的一个小营长,怎么会得罪了类似后世的锦衣卫吗?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就像现在一个小营长得罪了国务院总理兼军委副主席,你说这日子还能过吗?

    “大哥,不是我们昨天喝酒被别人听到了吧。”贺六浑猛的想起来,昨天是有很多大不敬的言语。

    宇文泰说道:“这绝不可能,白鹭的活动能力在边塞还是不强的。而且要来也是找我们,怎么会找到胡姑娘。更奇怪的是,就算被我们抓住,这些家伙也不用死啊。只要给镇将一个手令,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贺六浑现在晃晃脑袋,开始发问:“大哥,这个白鹭现在都是谁在掌管?”

    宇文泰说:“现在朝廷大权都在司徒高肇手中,就是当今皇帝宣武帝元恪的舅父。宣武帝元恪不理正事,侯官的权利肯定都在高肇那里。“

    “可是,我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啊。估计问题出在胡姑娘身上。还是等她醒来再说。"贺六浑说道。这是最靠谱的说法,但是自己是答应了负责胡姑娘安全的,怎么办。

    宇文泰想想也是,两个人相对无言。

    这时,侯景敲门,说胡姑娘醒了。两个人赶紧来到胡姑娘房间。

    胡姑娘完全恢复了状态,虽然还是斜靠在床上,但是面纱也披了起来,手套也带了起来。屋子里现在已经好几个人,那个侍卫头领,花弧,还有司马子如等几个都在。

    见到两个人进来,就依靠在床上还是略施一礼,还是那么低沉诱人的声音说道:“感谢两位将军的援手,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再次感谢。”

    宇文泰现在好像没有了原来的淡定,居然有点红脸,当然谁也看不出,本来就黑。笑笑拱手:“在下赶来,事情已了。未能及时赶到,惭愧。”

    贺六浑也是笑笑说道:“胡大商人交代,一定要保证胡姑娘安全。所幸花弧幢副发现的早,不然真是愧对老朋友了。”

    紧接着,贺六浑就问道:“胡姑娘,这些刺客,你是否认识?”

    “小女子一个也不认识。”胡姑娘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为什么他们会来刺杀你?”贺六浑进一步逼问,语气有点不好。边上的宇文泰扯扯他的衣袖,意思是别这样逼得紧。

    “小女子的确不知,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胡姑娘泫然如泣。问一两句就哭,不太像往日的作风啊!

    “那你这几个侍卫是哪里的人啊?”贺六浑还是有点急,因为他一方面是有点担心,怎么可能惹到特务。另外更不希望自己的兄弟们出事。

    “他们都是胡叔叔的手下,我也不是太清楚。”胡姑娘的声音显示,她已经哭出来了。

    “那你去京城到底是做什么?”贺六浑还是不依不饶。

    “我去看我姑姑。”胡姑娘终于哭出声来。结果一房子的人都对贺六浑怒目而视,只有司马子如比较清醒,皱做眉头。

    边上的侍卫头领估计也是狠人,说道:“如果幢主你担心,我等就此别过,各行其路。“

    这时,花弧说话了:“幢主,还是我们加强戒备吧,我不信我们这些人还护不了一个女人的安全。”

    侯景没有吭声,眼睛看着贺六浑。宇文泰居然过来拍拍肩膀,说道:“二弟,你是出了名的智谋过人,胡姑娘的安全有问题吗?”

    贺六浑无语!一群混蛋,还不知道多大的坑呢。( 燕藏雪 http://www.5mwx.com/3_3625/ 移动版阅读m.5mwx.com )